橙酱🍊

随缘更新| weibo:橙子草莓酱_

 

危险发言时间:人家男才女貌(?好像有点不对)天生一对轮得到你们这些妖精反对?😊😊😊

  6 1

突然好想写卡睿的娱乐圈AU(想想都OOC到不行)快来打醒我!

  6 10

好久没见,这次尝试的是剑三鬼畜风,和黑戈壁剧情相关。

确实沉寂了很长时间。
为什么不填坑呢?
一是因为真的懒;
二是因为生活状态有了很大的改变,热情减退,很长时间没有提笔,摄入消化的文学作品也少,想动笔又十分尴尬地发现自己交不出尚且可以的文字。
现在生活慢慢回到正轨,希望自己还能写出新作吧。

  58 13

卡卢比×于睿 体服剧情续写

于睿前往黑戈壁调停塔克族与跋汗族的争端,中途险遭不测,好在最终化险为夷,待诸事平息已花费近半月的时间,她回纯阳时怀中抱着个未满月的跋汗族幼女,江湖间早就传闻纯阳清虚子与明教夜帝关系匪浅,一时间风言风语四起,说那幼女生得灰发赤瞳,与墨衫夜帝像极,定是清虚真人于睿和明教法王的私生女。

于睿向来不在意世人对她的损誉,对那些或探寻或怀有恶意的眼神视若无睹,仍旧潜心修道,尽心教导弟子。她的师兄弟知晓她心善,时常捡了罹难之人往华山上带,虽不赞同她收养义女,却也无可奈何。 
 
佘婵自幼便知自己与母亲甚至整个纯阳的人都不同,她的肤色太过惨白,像是长久生活在暗影之下生出的痼疾,那赤红色的双瞳...

  47 10

卡睿体服剧情整理

汇总一下体服最新的卡卢比和于睿的主线剧情:策划的思路比较跳脱,结局应该是冲着HE去的~

主要剧情大体如下:

剧情主要发生在黑戈壁( â€¢à¸´_• à¸´)首先是卡喵和他跋汗族的族人冰释前嫌,重归于好(多年前他被老族长陷害差点死在沙漠里被于睿救下),族人意欲将他推举成族长。

我们知道卡卢比所在的跋汗族和塔克族为了争夺水源时常发生惨烈的战争,两个部族之间的矛盾冲突十分尖锐,可谓世仇,互相想除掉对方,新剧情中这个塔克族为了利益和狼牙军暗中勾结。

这时于睿提出要见卡卢比一面,比较让人心疼的是任务提示词,卡卢比“惊诧得语无伦次”,落寞又期待地说这么多年了还以为于睿不肯见他。

然后两...

  27 12

现代AU 漠北夜雪(七)

叶芷青还想再替卡卢比说几句话,看见于睿苦恼的样子,自知多说无益,便闭了嘴。
离春节到来不过两天时间,两人去商场逛了一圈买了过年的新衣,从购物中心出来天色已暗,小雨淅淅沥沥下起来,夜色中的景物被雨水浸润,显得愈发模糊。
她们随便挑了家餐馆吃晚饭,大厅里液晶显示屏在播放JXTV的节目,纯阳集团新开发的一款羊毛衫保暖效果奇特,穿上后可以直接去南极捉企鹅,电视里李忘生正在给观众介绍这款羊毛衫的功能,脸上带着标准化的温润笑容。
叶芷青抽了抽嘴角说:"别看你师哥总是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表面越是波澜不惊的人,内心越让人看不透。"
于睿跟着抽了抽嘴角,缄默不语。
服务员大概是觉得这档节目太...

  38 5

截图来源见右下角水印。
 

和官方给的剧情一比才知道自己写的BE其实全都可以当糖,不要太甜好吗。

 ä¸€ç›´è§‰å¾—这是剑三BG里最容易HE的CP,总盼着男神女神有个好结局,果然我还是太年轻,忘了官方从来不给异性恋活路。
 å¡ç¿ä¹‹é—´æ²¡æœ‰éšœç¢æ˜¯å—,好的,策划来制造障碍,旁友们你们知道什么叫强行be吗,今天我算见识到了。
 äºŽæ˜¯åœ¨äºŽç¿è‡ªå·±éƒ½ä¸çŸ¥é“为什么自己放下了感情的情况下,她告诉卡卢比她心如止水了,这真是一个连正经理由都没有的莫名其妙的BE。

终于又黑了一把天下三智、纯阳女神的智商和情商,策划简直不能更开心了。

其实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高智商还是门派顶梁柱的女性NPC...

  17 14

雪诉离歌

李忘生收到于睿的飞鸽传书时正值初冬,华山上早就飘了几日细雪,那雪慢悠悠停了,天色却久不见晴,彤云细密,皆压在高峻的峰顶上,似乎不久后又要化成雪落下来。

山门下的台阶上也积了层薄雪,被踩得一片湿泞,他夜间躺在床上念及此事,正欲叫上几个弟子把雪扫净方便师妹上山,外头便响起了叩门声:“师父师父,于师叔回来了!” æŽå¿˜ç”Ÿæ²¡æ–™åˆ°äºŽç¿å›žæ¥å¾—这样快,忙提了灯笼带着弟子去迎。他这师妹心眼最多也最不受拘束,两年前离开纯阳孤身一人跑去西北荒漠里,说是要探寻世间奇迹,期间李忘生担惊受怕,三番几次催促她回来,得到的回复总是敷衍的很,后来他不催了,这丫头倒自己乖乖回来了,身边还带着个十来岁的少年,说是从歌朵...

  44

情辞【明唐BG】

明教驻扎的营地与战场隔着几个山头。陆千辞站在一截峭壁上俯视战后的枫华谷。

两地相隔甚远,细密的枫林遮住被战火烧得焦黑的土壤和道路旁堆叠的尸体,大都是丐帮和唐门的精锐。而他的视线所及之处只有满目艳红与青黄的山色。

林中堆积的落叶染上血色,那惨烈的红又被骤然而至的暴雨冲刷掉,和着焦土汇成一条纤细的溪流,裹挟着暗红色的泥泞顺着河道静静流淌出来。

天色凄清,只余一抹浅淡的灰,失去了主人的鹰隼振翅掠过,发出一阵孤凄的悲鸣。

雨势渐大,天色愈发暗沉,陆千辞转身往回走,嘴角露出一抹讥诮的笑。这战场争就快要结束,虽有伤亡,明教无疑会是最终的赢家。

潮湿的夜风呼啸着钻进帐篷,空气中带着股似有若无的血腥...

  23 6

【高校拟人】记一次失败的告白(浙南)

浙大的豪宅依山傍水,透着恰到好处的奢华,每一处精致的装饰都在宣扬着它的主人是个低调的贵族。

偌大的后院临着湖,湖中荷花开得正好,碧叶衬着粉白花瓣熙熙攘攘挨在一处,竟占满了大半个湖面,夕阳仿若在湖面上洒下了一层金箔,湖水荡漾泛起带着碎金的涟漪,一圈一圈漫向远处起伏的山峦。

南大的左手扣在茶盏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这是他惯常的小动作,他的视线朝上掠过浙大头顶,望着不知从哪里飘过来的一朵薄云,正专心致志地发着呆。

浙大逗了会儿笼子里的鸟,觉得厌烦了便扭头去端详南大的侧脸。他们的长相有些相似,但是相较南大清润的面容,他的眉峰更加锋利一些,轮廓更深刻一些。

他盯着南大的眉眼,淡色笔墨勾勒出的一...

  28

© æ©™é…±ðŸ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