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随缘更新

 

【剑三同人】 同归 章一

(一)
素衣纹花 绘出个 盛世的轮廓
风穿襟袖 将繁华 簇簇尽吹落
磅礴山河 方显出 萧瑟的脉络
快马平剑少年 尚不知死生落寞
——《化鹤归》

时值中秋,落叶尚色泽青翠,仅叶尖露出点微黄,秋风裹着凉意袭来,丹桂香气盈了满城,五彩花灯七彩焰火点缀深蓝天幕,衬得夜色更加迷人。
扬州主城外的方形广场热闹非凡。每年中秋都会有节日使者给路人送免费月饼,参加各色活动还能获得礼品,兜售月饼、花灯、各式节日挂件的小商贩们在熙攘的人流中穿梭,不论江湖侠士还是平民百姓都愿意来凑个热闹。
不过这些欢乐都与颜笑无关。
颜笑被人群挤得向后退了两三步,晃了晃身子站定,蹙眉看着手中钝了几个口子的剑。纯阳弟子入门派五年后,便要下山独自闯荡历练至修为达到上成,非有要事不得回门派。昨日她接到江湖任务,去扬州城郊附近驱赶扰民的野猪,一个不慎把剑给折了,招式技能通通施展不出,只得去找杂货商把剑修好。
此时的问题在于,路痴如她根本找不到进扬州城的路。
“奇了怪了,上次明明从左边弯弯绕绕进去了的啊,这次怎么找不到那个小石桥了。”头顶飘过几个粉色桃花灯,背后是紧闭的城门,耳边充斥着游人爽朗的笑声。颜笑离开纯阳三个月以来第一次觉得孤独。
第十个烟花在耳边炸响的时候,颜笑终于鼓足勇气抓住一个看似要进城的路人小心翼翼地问:“那个,能不能麻烦您带着着我进主城啊。”
还没看清被自己抓住袖子的人的脸,那人低低吼了一声“快闪开”,想要撤手大力推开她,奈何颜笑将他攥得死紧,只微微晃了晃身子。
所有的事情只发生在一瞬,暗器钉入身体发出闷响声,颜笑抖着手触了触自己右肩,摸到一片温热,锐痛也随之袭来。
“这是怎,怎么回事啊”,颜笑张开手盯着满掌的鲜血,脑子里乱糟糟一片。下一秒就体力不支,软绵绵地倒在一个冰冷的怀抱里。
游行的花灯队伍正巧从他们面前路过,人流汇过来,琉璃灯火徸徸人影混成一片,扰了施放暗器之人的视线。
腰被揽紧,被人用轻功带着越上城楼,又轻巧落地,耳畔传来一声清啸,马蹄声由远及近,感觉自己的脸在冰冷的金属上蹭了一下,下意识握紧手中的剑,然后意识逐渐模糊……

颜笑醒来时发现自己背朝上躺在上等客栈房间里一张洁净的床上,肩上的伤处仍旧一跳一跳的钝疼着,伤口做了简单包扎,血倒是止住了。
房间里只燃着一枝蜡烛,桌旁坐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男子,薄唇紧抿,半张脸隐在银色钩花面具下,握着刀片在烛火上摇晃,烛光摇曳,此情此景在晦暗不明的光线下显得十分慎人。
是个唐门。或许,也是个杀手。
气氛有些尴尬诡异。
颜笑鼓起勇气轻咳了一声,伤处被牵动痛感放大了几十倍,她立刻咧嘴“嘶”了一声。
男子抬眸挑眉看了她一眼,继续不动声色地忙着手边的活。
“那个,我能不能问一下,我伤成这样会不会死啊。”
略带冷冽的声音传过来“此时少说话,应是不会。”
“哦”颜笑讪讪回了一句,想了想还是自言自语道:“怎么会有人想要我的命呢,除了铜锣门的地痞流氓,我好像没什么仇人啊。”然后偏头朝他一笑”那什么,多谢壮士相救。”
男子不知道是被她没头没尾的道谢还是被那一声“壮士”惊住,盯着她的脸探究似的看了半天才回道:“抱歉,那些暗器本是冲着在下来的,当时姑娘挡在我身前,便替在下受着了。”
他看着颜笑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有些无语,“此事晚些会向姑娘解释,姑娘尚有伤在身,暗器需及时取出,拖得久了恐有危险。”说完便走过去解开包扎,用刀轻轻划开她伤口附近渗了血的衣料。
颜笑还没有消化自己一不小心化身英雄豪杰救人一命造就功德无数的事实,等回过神来意识到男子在做什么,立刻“喂”了一声,心里噼里啪啦刷起弹幕:自己是不是要像话本子那样哭着喊着说你看了人家的身子要对人家负责……算了算了连这个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万一长得不好看这辈子就毁了……这不是为了治伤活命么这么扭捏做什么……
男子手上动作顿了顿,低声道“在下会对姑娘负责。”
心中的弹幕立刻被清空了。
“没事没事,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嘛,只要你不说出去我还是可以嫁人的……还有……那个,其实你可以去给我请个大夫,比较靠谱……”
“此时已是二更天,寻遍整个扬州城也无人出诊。在下粗通医术,还请姑娘放心。”
好像无话可说了,颜笑打算听天由命,闭上了双眼。

叶晗看到少女的反应,忍不住在心里轻笑一声。
伤处在肩胛下约一寸,所幸他在千钧一发之时推了她一下,虽然没推开多远,至少偏离了些许位置,十多枚暗器她只中了一枚,钉在皮肉里并未伤及要害,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若非这姑娘大大咧咧跑过来求助,今日的自己大约就见不到明日的晨曦了。
掌下肌肤细白,除了皮肉外翻的伤口,其他地方也有几处淡色疤痕,看样子是多年的旧伤。
“可能会有点疼,忍着点。”刀片比划了半天叶晗才发现自己居然有点下不去手,缓了缓心绪在伤口上切开一道口子,少女立刻张嘴大声喊疼,这一喊,牵动刀伤更是痛上加痛,她只得噤声,两手握拳骨节攥得发白。
叶晗的手开始微颤,以前处理自己的伤口痛便痛了忍忍就过去,现在替人疗伤才发现要顾虑的事情如此之多。
划开第二刀的时候少女直接疼得晕了过去。他不敢再拖延时间,迅速找到了暗器的位置,暗器是常见的十字银钩,没想到的是钩子上竟带着倒刺,稍微动动就会拉扯到血肉。
昏迷中的少女眉头蹙起,流下一串泪,叶晗的心跟着一紧。
最后还是狠下心把暗器取了出来,敷药止血包扎一气呵成,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少女眼睫微动又滚下泪来,他犹豫了半晌还是伸出手替她把眼泪擦干,随后灭了灯烛给她换了身干净衣裳。
叶晗重新燃亮烛火,望着眼前面色苍白的少女。啧,纯阳宫的人么……如果不开口说话,的确像个冷冰冰的美人,可一开口就……
他张开手掌,掌中一道蓝芒闪过,隐约可见“静虚”二字浮于掌心又迅速消失。敛眉闭目许久,再睁开时,眼中已无任何情绪。

  11
评论
热度(11)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