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微博ID:橙子草莓酱_

 

【剑三同人】 同归 章二

(二) 

雨中不辨容颜
听钟声也噙了一口寒烟
说与你听这凡尘世间
行色匆匆赏不懂江南风趣
若肯执伞独立 教烟雨温润你
 ——《烟雨》
漫长的黑暗降临,颜笑陷入一个冗长的梦中。梦里纯阳漫天落雪,她尚是幼年,手中捧着一只受伤的鹤,立在湿滑吊桥上,身下是万丈深渊,寒风卷着雪片吹在脸上,道阻且长。有人从桥的另一头执伞而来。她欣喜地喊了声“师父”。来人素衣银发,霜雪早已落满肩头,在一片雪色背景中散发着柔和光芒。他倾身,将伞挪到她头上,然后一把抱起,撑着伞慢慢往天街走去,摸摸她的头说“你呀,又不听话,下雪天也敢跑出来玩,方才困在桥上,怕不怕?”她听到自己脆生生地答道:“不怕,有师父在。”
梦境忽而一转,她摔在华山悬崖峭壁下动弹不得,一只纯阳猛虎慢慢靠过来恶狠狠地盯着她,低吼一声向她扑过来,千钧一发之际有人将她护于身后,挥剑劈出一道蓝芒,白虎挣扎了几下,直直栽倒在地。白发男子收剑替她检查伤处,却是气极模样:“早便说了练轻功不可急于求成,要学会控制自身气力,此次你不慎刷下崖底,就当是个血的教训,若没我在,你……”她立刻打断他的话,露出个讨好的表情说“徒弟知错,下次绝对认真练功……我就知道师父一定会来救我的,师父对徒儿最好了~”
旧事在脑中以梦境形式呼啸而过,定格在几个月前。天幕灰白一片,乌云层叠,低低压在山尖上,似乎随时都要落下雪来。她跪于结霜地面上,一字一顿说道:“弟子爱慕师父,并不觉任何不妥。弟子从总角之年得至今日,全靠师父照拂,所依赖者唯师父一人。今日剖白心迹,只望师父明白,有些执念郁结于心终是无用,肯请师父试着放下……”
话音未落,门被猛地拉开。她抬头,见师父长发未束,银发倾泻铺了满肩,形容飘逸出尘神情却难辨,低声问她:“那些往事,你是如何知道的。”她没听见一般自顾自说下去:“师父若放不下过往,又如何做到内心清静?烦恼妄想,忧苦身心,如何悟得大道?”他静静立着,听罢轻笑一声:“原来总是为师教导你,从课业到武学,如今却也有你劝导为师的一日。你尚年幼,很多事都不懂,今日之事便当没有发生,日后也不可再提起。我不可能护你一世,过于宠溺许是害你,明日便下山历练去吧。”
……
梦境重叠反复,胸口郁气阻滞,颜笑感觉自己沉在无边黑暗中,想要摆脱却又找不到出口,痛苦之际忽然听见有人在她耳边唤她的名字,明明是冷清口音,却带着某种温柔意味,让她忍不住想要抬手去触碰……
阳光透过窗棂,被切割成一道道光束照进屋里,细碎光斑中隐隐可见微尘浮动。
待颜笑睁开眼适应了刺眼光线,正巧有人推门而入,是一中年妇人。
妇人放下手中水盆,惊喜地说“哎呀,姑娘你可总算醒了,这几日你是没见夫君那个样子,你再不醒过来,恐怕我们客栈都要被他给拆了!”说完还夸张地抖了抖身子做出个紧张的表情。
“那个,他不是我夫君……我们只是……”
“哎呀我懂的我懂的,小两口儿私奔是吧,听你家少侠说你们路上遭遇贼人了,我看他武功挺高的,怎么就没护好你呢。”
“……”颜笑懒得解释,干脆闭了嘴。
“你们俩真是有趣,明明都私奔了,那位少侠竟然不好意思替你换药更衣,让我来帮忙。”
颜笑感到自己的脸突然腾起一股热度。
客房门适时开了,走进来一个身着江湖侠义套装的高大男子,额发垂落下来遮了半张脸,却仍可看出脸部隽逸轮廓。
男子问她:“醒了?”颜笑一时没反应过来这人是谁,疑惑地盯着他的脸。
他轻笑一声:“怎么,昏迷了一天就不认得我了?”
老板娘捂着嘴笑眯眯地离开,顺便替他们掩上了门。
唐门把手中长剑放在桌上,告诉颜笑已经找了铁匠把她的剑修好。
颜笑问他:“炮哥你怎么不戴面具了?”
“那身行头在白天太过显眼,戴面具只是为了不让敌人看到自己真颜,平日不需。何况你算是我救命恩人,自然要以真面目相待。还有——我有名字的,我叫叶晗。”
“……哦,我听说唐门的人都姓唐,藏剑山庄的人大多姓叶,你一个炮哥怎么姓叶呢。”
“纯阳宫主是李忘生,你怎么姓颜不姓李?”
“……咦,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你昏迷的时候自己说的。”
颜笑心中一惊:“我我我说什么了。”
叶晗唇边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却不回答她。
“……”
房间又陷入诡异的沉默中。
这种诡异的沉默一直延续到颜笑的伤养好。
在客栈住了将近十日,想到客栈贵得惊人的费用,颜笑越来越心虚。加上叶晗冷冰冰的性子,颜笑连个说话对象都没有,思来想去觉得还是做任务比较有趣,虽然是一个人,至少还能调戏调戏小怪。
当面告辞必定十分尴尬,颜笑趁着他出门办事的时候留了封书信,拎着包袱提着剑,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中秋节的余热已过,扬州主城冷清了许多。颜笑骑着浮云马路过茶馆时被信使喊住,塞给她一堆信件包裹。感觉到背上的重量加重,浮云不满地晃了晃脖子。
隐元会寄出的中秋的福利月饼还有挂件奖励,师姐寄过来的几本最新的话本子,曾经救过的万花谷小萝莉送的各类草药包……再往下拆,是一个厚厚的信封,里面附着三千金和一句简短的“好好照顾自己”,颜笑叹了口气——果然是师父的风格。最后是大师兄的一封求助信,大意是他又惹小师弟不高兴了,那小子耍性子离山出走了,大概去了长安,他要事在身不方面寻,问颜笑能不能帮忙找找看。
颜笑不明白她两个师兄为何会三天两头闹别扭,心想反正这两个冤家闹着闹着又能和好,大笔一挥回了个“做任务,没时间。”,然后把月饼分了好几份寄出去,在给师父的包裹里多塞了两颗皇竹草,那是她那个时候仓库里除了钱之外最值钱的东西了。
隐元会的任务提示她任务地点转到了洛道,听闻洛道甚是荒凉,她在街上转了一圈买了些生活补给。此时正值黄昏,天色渐暗,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氤氲烟雾渐起将整个扬州城笼在薄暮里,雨水渐渐沾湿衣衫。她一拍脑袋,想起来自己把伞落在了客栈里,那把叫烟雨情的伞于她意义重大,正要回客栈去,一把蓝色的罗伞撑在了头上,她回眸,正对上叶晗一双漆黑的眼,那双眼正隔着朦胧雨雾看着她。

  10
评论
热度(10)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