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随缘更新

 

【剑三同人】 同归 章三

(三)

时有序 世沧桑

天地将倾时谁保 谁无恙

指上诀 念念人心藏

君为刃 吾便以此身 为盾防

仗剑镇山河护 你无恙

别忘

                                                        ——纯阳《江山雪》

叶晗将伞向她身侧倾了倾:“你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走了,难道担心我会不让你走?”

颜笑立刻摆手:“不是不是,我已经打扰你很多天了,实在不好意思再麻烦你照顾我,你这么忙,我怕拖累你……”

她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总是在这个唐门面前表现的这么弱势,明明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就算挥来喝去指使他替自己做事也是合理的。可叶晗只要一开口便是满满的压迫感,一双黑眸看过来能直接让她头脑短路,感觉自己不管做什么说什么都底气不足。

叶晗没接话,收了伞递给她,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你怕不怕淋雨?”

颜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也还是认认真真地回答了:“不怕,纯阳下大雪的时候,我直接光着脚在雪地里到处跑的。”

“那好,我现下正闲着,带你去把无盐岛的任务做完。”

“那个……我自己做就好了……隐元会说我得先去洛道……”

“你是不是怕我?”

“没没没没有……”

 

叶晗似乎看出了她的窘迫,也没逼她,说了几句照顾好身体遇到麻烦一定要联系他之类的话,转身冒着细雨离开,颀长的背影消失在濛濛雨雾中。颜笑觉得握在手中的烟雨情温度有些烫人。

江湖传闻无盐岛匪寨对于初入江湖的侠士来说很是凶险,一个人去没准会丢了性命,她一直没敢去。叶晗带着她绝对是万无一失的,自己到底在到底怕什么,故作矜持根本不是一贯的作风啊,颜笑这么一想,肠子都悔青了。

 

第二日,颜笑坐着马车前往洛道,沿途风景不断变换,到了洛道已是满目苍凉颓败之景——光裸土地寸草不生,树木光秃枯败的枝桠似是张牙舞爪的怪物,河流混着黄褐色泥沙散发着腥臭,村落里到处是断壁残垣,走在路上几乎感受不到活人的气息。

再往前行是李渡城。 镇内不见半点阳光,天空中翻腾着难以揣摩的怨气,黑压压一片,混浊不堪。马儿突然一阵嘶鸣,脚下险些踩空,泥石滚落带起一阵尘土。颜笑干脆牵着马向前走。

颜笑好不容易才遇到一个行色匆匆的路人,打听了一番才知道洛道如此破败的原因。曾经热闹的城镇,因红衣教用天一教研制的毒药在此做实验,致使洛道僵尸横行,匪患横生,村民死的死伤的伤,甚至有的人中了尸毒成了半个僵尸。

及目之处,尽是诡异景象。街道两旁的房屋破败,树上还挂着人的胳膊和腿,竟没有一具完整。时不时蹿出些奇怪的变异动物,僵尸熊和赤目狼红着眼盯着她,她御剑自卫,不一会儿地上便堆满了动物尸体。

地面潮湿,每走一步都有黏稠的泥泞粘在靴子上。抬头看见一双巨大的眼睛,颜笑吓得向后跳了几步,原来是一只变异了的巨型蛤蟆,皮肤上分泌出浊臭的粘液,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颜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想都没想劈出去一个两仪化形,蛤蟆被斩成两半,溅出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液体,颜笑躲闪不及被喷了一身。

裙角突然被一只焦黑的手拽住,颜笑这才发现地上匍匐了一堆或爬或倒的毒尸,挥舞着双手,皮肤干枯蜡黄,骨头从内里黑到了外在。若说他们是人,他们早已神志不清,留着终是祸患;若说他们不是人,这些毒尸都是村民所化,颜笑又不忍心下手杀了他们。

马儿被惊住,哀啼一声挣脱缰绳甩着蹄子逃跑,犹豫之间已有大批毒尸向她扑了过来,颜笑感到握剑的手正在发抖,听到有人朝她喊了声“小心!”,颜笑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紧张到幻听,叶晗已经大轻功飞到了她面前,手中机甲划出几道蓝绿光芒,几个毒尸立刻应声倒地。

看到颜笑身后的毒尸已经把手触向她背后,叶晗抿唇抽出腰间短剑一挥,短剑立时变成秋水长剑,他合拢两指,将长剑竖起置于额前,闭目念咒,指尖蓝芒越来越亮,待他再睁眼时,蓝芒已化作强大剑气将颜笑护住,形成一把紫色长剑的形状,将她身边的毒尸弹出约三尺远。这招式正是纯阳的镇山河。

叶晗再一挥手,使了一招太极无极,气场一出,毒尸立刻都从颜笑身边颤巍巍地向他爬去。叶晗转身甩出一个三才化生,冲着颜笑大喊一声“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走?!”

呆在原地只会给叶晗添乱,颜笑立刻划出个太极圈飞到了不远的树上,目不转睛地看着叶晗对付那群毒尸,根据剑光和动作,她可以清楚辨认出他用的是哪个纯阳招式。

一个将纯阳技能使得出神入化的唐门……曾经江湖几大门派关系密切,的确可以修习其他门派的武学,称作二内,一度造成了极大混乱,二内便被勒令取消了,各门派都明文规定本门派弟子不得私自学习其他门派武学。如今江湖上有二内的人屈指可数,且都行将就木。叶晗难道偷学了纯阳内功?可若是偷学,怎么可能如此熟练几乎挑不出错处?问题一个接一个出现在脑中,认识叶晗之后,颜笑深刻地认识到了什么叫做“世界真奇妙,智商很重要”。

叶晗动作干净利落,将那群毒尸解决之后抱剑走到树下,抬头看向还坐在树上搂着树枝的颜笑,问她:“你平时都不用坐忘无我减伤么?”

颜笑看被一圈纯阳特有的淡色蓝弧环绕着,身着唐门劲装戴着钩花面具的叶晗,反问道:“你你你你到底是什么门派的人,纯、纯阳还是唐门?”

“无可奉告。”叶晗握紧了右手。

叶晗戴着面具,颜笑辨不出他此刻神情,也不多问,跳下树接着做任务,叶晗便在一旁默默守着,偶尔出手替她解决几个小麻烦。

 

两人离开洛道的时候俱是狼狈模样,满身都是泥水,混着毒尸和巨蛙喷出的酸臭液体。颜笑手里攥着小邪子的布娃娃,垂着头一言不发。慕容追风喑哑的声音在她耳边一遍一遍回荡着:“棺材里是我的内人,但我已经不能再放她出来了……”

叶晗看她一眼,问:“很难过?”

“恨不得将天一教和红衣教的人挫骨扬灰。”

叶晗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头。

夜间他们回到扬州,挑了间朴素的客栈住下。

叶晗沐浴更衣后,担心颜笑还没从遇到的事情中缓过来,便去敲她的房门,人不在房中,他一转头,看见颜笑站在院中,抱着剑,仰头看着天上的月亮。

叶晗从二楼直接飞到她身边,颜笑回身抬手给他下了个镇山河,气场还没铺好,叶晗使出一招人剑合一,紫色剑气立刻消失无踪。

颜笑惊住,捂住嘴指着他:“你你你你居然还是剑气双修!”

“只是对纯阳武学略通一二罢了。”

颜笑还在为她那个好不容易下成功却被人剑爆掉的镇山河心痛,听到他轻描淡写的回答恨不得把他那张俊脸给撕了。

叶晗装作没看到她气愤的表情,从袖子里掏出个黄褐色的小东西递给她。

颜笑双手接过来,小东西睁着两只漆黑的眼无辜地看着她,是只果子狸。

“我在洛道寻你的时候差点将这家伙踩死,没想到它就一直跟着我了,你且当宠物养着吧。”叶晗说完又从袖子里掏出一个东西放在她手里,“这是在洛水边拾到的乌龟。”

颜笑仍旧一脸期待地望着他。

叶晗尴尬地咳了一声,打了个响指,一只圆滚滚的宠物小猪隔空出现在空地上,开始扭着屁股做机关。

颜笑“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叶晗见她笑了,立刻收起机关小猪,冲她一笑:“心情变好了?也不枉我第一次送人礼物。”

叶晗的笑杀伤力实在太大,颜笑十分庆幸在夜色中没人能看见她变红的脸。

 

第一章

第二章

  15 13
评论(13)
热度(15)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