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随缘更新

 

剑三BG 双羊 吻戏练手

冬至福利~对我来说写成这样已经是羞耻play了(✿◡‿◡),为了使这个吻不这么突兀前面铺垫了好多情节,貌似字数有点多,sad......这一篇文主要就是为了练手,和正文无关_(:з」∠)_另外有没有萌双羊BG的小伙伴来找我玩耍啊,自己和自己玩好累......

自冬至起,华山南峰的雪便未停过。玉阶之上旧雪还未来得及扫净便有新雪覆上来,柒柒干脆给负责扫雪的道童放了假。太极广场并着各处宫殿道场皆落了厚厚几层雪,长靴陷在雪内寸步难行,于睿将新晋弟子练剑的队伍散去了,原本还算热闹的纯阳宫立刻静得可以听到大雪落下来的扑簌声。

过了正午,颜笑见着大雪将歇,便抱起她养的鹤端着食盒去敲叶晗的门。

叶晗已换了一身纯阳道袍,打开门看到她的时候似乎有些惊讶。

那一身白袍将周身肃杀之气尽数敛去,将他勾勒得如月色般清润,合称到让人觉得他本就该是如此穿着。眉眼间透出些端华温润之意,落在颜笑的眼里格外的……好看。

仙鹤已经从她怀中跳下来,仰着脖子不紧不慢地在屋子里踱步。

颜笑心中波澜万丈面上却仍是平静之色,递上食盒给他:“近日天寒,厨房熬了些姜汤,我顺带帮你领过来了。”

然后又掏出一包丹药放在桌上“前几天跟着上官先生学练丹,这味丹药有避寒之效。”

叶晗问她纯阳有没有喝酒的去处,说是李忘生给了他一壶桂花陈酿,他在纯阳没有熟人,问她晚些时候能不能陪他饮酒。说话间似乎有桂花香气萦绕在鼻尖,颜笑立刻应答下来。

 

回去的路上路过云迟的居所,颜笑立在门口犹豫半晌,正打算离开,里面传出云迟的声音:“笑儿?”

她手一抖,拽掉仙鹤几根羽毛,恭恭敬敬回了一声“师父。”

“门虚掩着,你进来吧。”

颜笑推门而进,屋里灌进一股冷风,她立刻将门掩上。云迟跪坐在长案前煮茶,雪色长发未束,丝丝缕缕垂坠在腰间。颜笑在他面前跪下来,他也不抬头看她,继续用滚水洗茶。

“驱寒的丹药也是央着素雪送来的,回来了这么久也不肯来看我一眼,半年前将你赶下山去,就这么恨我?”

“师父,弟子没有……”——只是不知该怎么面对您而已,下半句到了嘴边又被硬生生吞回去。

云迟停下手中动作看她一眼:“可学到了些什么?”

“弟子曾经惹得师父不快,如今历练一番回来,领会了许多道理,才明白当时的自己有多荒唐。师父遣弟子下山用心良心,如今徒弟知错了,还请师父原谅弟子。”

云迟将一杯煮好的茶推至她面前,笑道:“你我谁都没有错,当初我也的确狠心了些。如今你明白了倚赖和情爱的差别,我也已经不再是你唯一的依靠,这是好事。情之一字对我而言甚苦,有些执念并非想要放下便能轻易放下。只望我的徒儿于此道上能少些波折……”颜笑正感动得泪眼朦胧,云迟话锋一转“陪着你回纯阳的年轻人就不错,听素雪说他叫叶晗?笑儿可要把握好机会啊~”

颜笑“噗”一声喷出一口茶,红着脸拽过云迟的衣袖擦了擦,嗔怪地喊了一声师父。

“被我看穿了?半年过去脸皮竟还是这么薄?”云迟露出个揶揄的笑容来。

“师父您竟然也学会取笑人了!”

云迟轻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抚上她的头:“你我师徒间心结能解开,像从前一般相处自然,甚是不易。你终于回来,整个纯阳没人比我更高兴。”

 

颜笑拎着云迟给的几包茶叶一路哼着小曲儿回到自己的住处。素雪问她为何这么开心,她含含糊糊应了几句,分一半茶叶给素雪,搬了个小板凳垫脚去拿书橱上头搁着的红泥小火炉。

刚把炉子上的灰擦净,叶晗便拎了酒菜来寻她。

素雪之前还在书案上奋笔疾书,见到叶晗,停了笔朝他挤挤眼,笑得十分暧昧且诡异。叶晗向她保证会把颜笑送回来,素雪十分大方地挥手“没关系,我把我的好师妹交给你了,便是送不回来也是极好的。俗话说得好,春宵那什么苦短……”

“要是师父知道你在写话本子,且还是用两个师兄做原型……”

素雪听到颜笑的威胁瞪了她一眼,改口道:“劳烦叶大侠尽兴之后,将这小妮子完好无损地送回来。”

颜笑想了想,觉得她的话好像还是有哪里不对,刚要张口,素雪已经把他们二人推出门外。

(中间空了一段纯阳的景色描写,等我修复好客户端上游戏确认了那个亭子的位置再补T_T……)

明月高悬于清朗夜空,月光照在净雪上,复又掠过树影钻进湖心亭里,洒下一片斑驳的银色光斑,四周事物都被映得亮堂了许多。

此时正值夜间,又是化雪之时,寒意更添了三分,颜笑朝手中呵了口气,呼出一团白雾。

桂花酿架在红泥火炉上用文火烫着,清洌酒香混着桂花香气一阵一阵溢出来,向四周散去。

煮过的酒暖胃又驱寒,颜笑忍不住多喝了几杯,这几杯酒喝下去,颜笑的话变得越来越多。

“我爹要将他的浩气帮主之位传于我,这个责任,我一点都不想承担……”

“……那便拒绝他。”

“等战乱过去,我想仗剑走马游遍整个大唐江山,你陪我一起好不好?”

“好。”

“除了师门,我就只剩一个你了,你会一直护着我么,叶晗?”

“会。”

“大坏蛋,以后不准再爆我的气场了!”

“……咳,我尽量。”

 

她语无伦次地问着问题,叶晗望着她的被酒意熏得微红的脸和绯色嘴唇,每个问题都回答得干脆利落。

说话间颜笑又要给自己倒酒,叶晗眸色暗沉下来,夺过她手中酒杯说道:“颜笑,你喝醉了。”

“啊……我没有吧?”她仰起头,一双眼亮晶晶的,神色却有些迷茫。

叶晗心想,果然是醉了,得抓紧时机问清楚一些事情。

“今日和你师父都说了些什么?”

“不过是些放下过去的话罢了。”

“将来呢,打算和谁在一起。”

她突然傻笑了两声,笑意也在脸上漾开来“自然是叶晗啊,我最喜欢叶晗了~”

“那个叫叶晗的人,曾经说要等你喜欢上他,如今他等到了,是么?”

颜笑皱着眉艰难地思考了一下,说:“大概,算 ……是吧……”说完嫣然一笑,倾身抬手去触他的脸,“咦,你不就叶晗么~”

叶晗站起身抓住她的手贴在自己面上,眸色又深了几分:“你这样大胆,就不怕我欺负你么?”

颜笑抬起头向他凑过去,轻笑一声“叶晗从来不欺负我。”

两人隔着石桌,一个立着,一个向前倾身,抚住另一个人的脸,形成个暧昧的角度。

已被喝掉大半的桂花酿仍十分尽责地散出醇香。

叶晗伸出还空着的手,替颜笑理了理额边乱发,指间划过她滚烫脸颊,复又停在她唇上,说:“那我今日便欺负你一回。”

颜笑尚睁着一双带着湿意的眼不明就里地看着他,他已经把手指从她唇上移开,抬起她的下巴,垂首吻了下来。

颜笑听见脑子里炸起一声轰鸣,瞬间丢失了思考的能力。

叶晗的唇是冰凉的,只贴着她的唇缓缓移动着,颜笑不觉得讨厌反而觉得熨帖,也学着他的样子回应着。

他顺势吻得更深,开始舔舐吮吻她的下唇,将手挪到后脑处摩挲她的耳后根,被触到的皮肤立刻红成一片,他感觉到颜笑轻颤了一下。

她的手还被他握着覆在他脸上,可以感受到烫得惊人的温度。

颜笑不知道应该睁开眼睛去看他还是闭上眼承受,叶晗已经放开了她。

她以为一切都结束了,恍惚间叶晗已经把她从石桌另一头拉过来,搂住她的腰将她抱在怀中,她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垂手拽住他衣袖,叶晗将她搂得更紧,复又吻了上来。唇齿相接,两人口中俱是清甜的桂花香气,叶晗用唇舌扫过她的牙齿迫她张开口,捧住她的头更用力地深吻她,拇指在她脸颊上缓缓蹭过,她听到自己口中逸出几声微弱的呻吟,觉得羞愧,便不敢再出声。

黑夜中的湖心亭十分静谧,偶尔有枝头积雪落地的沙沙声,唇舌交缠间,沉重急促的呼吸声在寂静夜色中显得犹为明显。

 

不知过了多久,叶晗终于停了下来,偏过头去轻吻她的脸颊和眉心,将嘴唇亲昵地贴在她嘴角上,颜笑得到叶晗细心的安抚,就这么安静地睡了过去。

正文第三章

 

 

  24 8
评论(8)
热度(24)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