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随缘更新

 

【剑道BG】初雪(一)

这次尝试一下逗比风格^_^ CP是二少×道姑向,迟到的圣诞福利+提前的元旦福利,顺求期末顺利~云迟 叶晗 颜笑怒刷存在感

 初雪——《同归》番外篇

 素雪最近很是无奈。

她的剑道话本子处在难产的阶段,写到一半没了灵感,为了保证质量不想敷衍了事,只得拖着。奈何负责帮她出书的书商却总是写信来催她交稿,她急得头发都掉了一把,想下山去逛逛找点灵感,师父云迟却来让她给新晋的一批纯阳弟子讲道德经。

“都是群小娃娃,莫要讲得太艰深了,你自己把握一下。”云迟说完就甩甩袖子披散着一头柔顺银发闭关悟道去了,素雪特别希望此时能刮起一阵朔风,让银发糊她师父一脸。

  她每节课只讲短短三句,然后对下面盘腿坐着的一排排求知若渴的蓝白色小羊们一本正经地说:想要读懂《道德经》,一个“悟”字最为重要,现下你们就自己来领悟一下这三句。

  小羊们觉得眼前穿着一身破军白衣似雪的师姐讲得好有道理,纷纷端起课本摆好姿势闭眼领悟了起来。

  素雪则在稿纸外面套了个写着“道德经”三个大字的纸壳子,绞尽脑汁构思她的话本子。

  云迟路过授课大堂时瞥了一眼,看到了一堆抱着书睡得东倒西歪的小羊和书都拿反了的徒弟素雪。

 素雪的话本子没藏住,云迟夺过来看了几行,吓得差点背过气去,抖着手没收了话本子,罚她一个月不得下华山,每日给那几只铁甲太华龟喂食,然后去镇岳宫附近的仰天池打座,修身养性。

  这三个处罚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一盆千年寒冰直接从头浇下来,直接将她浇了个透心凉。

 素雪抱着一袋沁芳丹心不在焉地往池水里投食,几只太华龟争先恐后地游过来争抢。半刻钟过去后,旁边正在闭目打座的山石道人实在看不过去,咳了几声提醒她: “别喂了,再喂下去都要撑死了!”

  她吓了一跳,手一抖将整袋沁芳丹全都洒进了池水里,太华龟吃涨了肚子直直沉进水底四脚朝天翻不动身,山石道人心疼他这几只千年老龟,怕它们的命折在这小丫头手里,勒令素雪今后都不得再靠近太液池一步,又怒气冲冲地去云迟那里告了她一状。

    云迟怕她再闹出乱子,令她跟着自己一起去听上官博玉新近开的一门《周易参同契》讲学,素雪对炼丹制药无甚兴趣,连着几日都恹恹的,云迟自己也跟着她抑郁起来,他见不得素雪那郁悴模样,又向来疼爱弟子,便找了个由头让她去长安探望正在接任帮主事务的师妹颜笑,把她放下山去。    

 素雪到了长安便像得了水的鱼儿,开心得简直要飞起,立刻去买纸笔想给颜笑写封信约她出来见面。付账时方才发现自己走得太急了只随身带了点零花钱,却是忘了带盘缠。她分别给师父和颜笑写了信求助,但是远水解不了近火,住宿和吃饭的银子她还是得自己想办法。

 素雪翻翻包裹看到为了探听消息方便特地带上的纯阳男装,眼睛一亮,计上心来。

 于是这日长安城就多了一个给人看相的云游道士,手中握着道符腰间挂着葫芦,一把银白胡子长至腰际,倒真有几分世外高人的样子。

  素雪把她写话本子编故事的技能发挥得炉火纯青,给人算命时都是预言十年后的事,藏一半说一半,加上些天命道法之类的术语,言语间带着种天机不可道破的神秘感,把那些来算命的平民和侠士唬得一愣一愣的,乖乖交出了辛苦费。

连着两日她就赚了一大笔银子,算命道士的名声也在长安打响了。她寻思着自己这样招摇撞骗不太好,打算再扮一日道士就收手,却没想到这一日会碰到大麻烦。

先是一个藏剑弟子来请她算一算姻缘,她端详他一番,掐指一算说:“观相貌行止可知阁下乃大富大贵之人,怀有济物之心,行事慷慨磊落且面容出众,想必心属阁下的女子不在少数,一切随缘,半月内自然能觅得意中人。”

那个藏剑也不言语,不知是否真信了这番话,只带着淡笑看着她,素雪被他看得头皮和脊梁骨一阵发麻,正打算补充几句,人群中挤进来个穿着普通的彪形大汉,把藏剑往旁边一推,让素雪给他算算运势。

素雪望着眼前的彪形大汉叹了口气,心道这家伙看起来不太好惹,再听这人口音,偷偷用内功感知了一下脉息和武学路数,才惊觉安禄山的势力已经渗透到长安来了,这人分明是个狼牙军。

她曾在洛阳为了探听关于战事和红衣教的消息,帮着茶馆老板娘给他们端茶送水,辛辛苦苦端了菜过去,狼牙军一脚踹过来吼道:“老子要吃肉!”她恨不得抄起菜来糊他们一脸吼回去:“老娘这里只有菜,不伺候了!”,却只能忍着心口痛爬起来给他们送肉。

这回也一样,旁边围着一堆等着看相算命的百姓,为了不牵连其他人,她不能妄动。素雪自然是捡了些好话说,没想到大汉仍然不依不饶让她不要说得那么含糊,她便又补了一句“行善度流年,万事皆安然。”

“你说什么?你意思是我不是善人?!”彪形大汉横眉竖目,挽起袖子一掌拍在桌上,桌子本就做工粗糙,这么一拍立刻散成几块木片,他仍觉得不解气,抬手就要去揪她衣领。

围观路人见到这阵仗,偷偷散了个干净,素雪见时机到了,正准备抽出藏在背后的剑,一旁看热闹的藏剑却在此时出手将那狼牙军拦了一拦,狼牙军刚一回头他便出拳打了过去。毕竟是正规门派的习武之人,这一拳下去狼牙军直接栽倒在地,发出“嘭”地一声巨响,素雪顺势把长剑架在他脖子上,才发现他已然昏了过去。藏剑已经放出信号弹,对她说:“此地不宜久留,混进长安的狼牙探子绝对不止这一个,不能被他们发现。这边待会有人来处理,我们先离开再说。”

素雪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藏剑拉着袖子跑了起来,绕了大半个长安终于在护城河边一堵墙根旁停下来,她弯腰喘着气对藏剑说:“喂,西湖小黄鸡......你......”

藏剑笑眯眯看着她,朝她脸上一指,截过话头说:“华山小绵羊,你的胡子掉了。”

素雪立刻伸手去摸自己的脸,却发现胡子好端端粘在脸上,心下一惊,原来这二少早发现自己是女儿身了。

“不过你扮男人扮得挺像的,会算命的小道长——不对,应该是——小道姑?”

素雪没理会他,红着脸把长胡子扯下来,解开束发的发冠,拎着包袱就要走,结果心急就会出错,包袱没绑牢,稿纸和衣物哗啦啦掉了一地。她忙着把行李往包裹里塞,藏剑在一旁替她捡稿纸,瞥见上面的笔名,挑眉笑了笑:“鼎鼎大名的话本子写手七重雪,我可算见到真人了,你猜猜我是谁?”

素雪被他唬住,抬头盯着他的脸问:“你谁?”

“叶初阳你可还记得?最近的信你一封都没回,在长安相遇真是缘分,你的剑道话本子写到哪儿了,七重雪?”

叶初阳,总是催她稿子的书商,她怎么可能不记得。

这是素雪人生中第一次后悔下山。

素雪开始做写手不过是半年前的事,用笔名“七重雪”给《大唐快报》投过几次稿,得过几笔稿费。后来收到一个叫做叶初阳的书商的来信,问素雪是否愿意与他合作出话本子,他开出的报酬颇丰,素雪便答应了,两人开始频繁用书信来往。叶初阳哪里都好,但是催稿像催命一样,有时候一天能派出十几只鸽子催她,吓得她差点精神衰弱,看到鸽子羽毛都怕。她曾经想过叶初阳的容貌,脑海中一副奸商嘴脸,打死也没料到他竟是个看起来英俊纯善的二少。

 

叶初阳为了确保素雪能按时交稿,将她安排在长安住下,好吃好喝供着,亲自监督。素雪等了几天等到了师父云迟寄来的盘缠都没收到师妹的回信,急着去找颜笑,没心思进行艺术创作,叶初阳提出他在长安人脉更广,可以替她去找。

素雪被这样拘着,心有不甘,偷偷把她文章里的剑道换成了道剑,把藏剑写成了受,名字改成叶初阳,叶初阳知道了也不恼,审稿的时候笑着摇头,给藏剑换了个名字。

素雪没等到师妹颜笑的消息,倒是叶晗冷着一张脸找到了她问她颜笑的下落。

素雪瞪他一眼,直接一毛笔扔过去,叶晗没躲,道袍上沾了长长一道墨渍。她又抓起书案上的砚台扔过去:“你还好意思出现,还不快滚?!”叶晗仍旧没躲,头上被砸出一道血痕。

叶初阳听到动静赶忙过来,花了一番功夫把叶晗请出去,扬眉问素雪:“怎么,和你心上人闹别扭了?”

素雪冷哼一声:“心上人?他是我师妹颜笑的心上人,当初觉得他待我师妹好,我还暗中做了红娘,没想到他会那样伤害颜笑。我和师父真是看错了人。哼,杀手冷血无情,就算回了纯阳我也不承认他是我同门师弟。”

叶初阳似是舒了一口气的样子,接着道;“原来是你师妹的心上人啊,他似乎有话要对你说,大概是关于你师妹的,不然怎么会平白无故找你。”

素雪看了一眼被摔得四分五裂的砚台,惊呼一声:“糟糕!”

 

TBC

 

冬至福利

  15 5
评论(5)
热度(15)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