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微博ID:橙子草莓酱_

 

【明羊BG】起名废求放过

来晚的元旦祝福…其实是个坑,这次是明羊,半年前开的脑洞,改了改po上来,什么时候能填完就不知道了orz让于睿师叔和卡卢比男神打了个酱油……

(序)

作为西域最帅的明教弟子,我从未想过自己会沦落到在纯阳宫清扫积雪的地步。

一切要从我的师父夜帝卡卢比说起。每年中原人过元宵节时他都要扔下教内众多事务,不远万里从广袤无垠的茫茫大漠赶到白雪皑皑的华山最高论剑台,在纯阳的大雪里朝着太极广场的方向站上一整天,直到将自己站成个冰冷的雪人。

我曾经因为好奇,在师父的帐篷里看过许多中原人的书,书上说伟人的某些行为总异于常人,诚然我师父——堂堂的明教法王是个厉害人物,所以我认为他这些疯狂的行为大约只是在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罢了。当我将这些想法讲给我那爱八卦的师姐听的时候,她鄙视地看了我一眼,说:“法王这是为情所困,你个小屁孩懂些什么?”然后给我讲了江湖流传已久的往事,我才知道师父有一段艰难的过往和辛酸苦楚的情史。

歌朵兰大漠隐藏的神秘故事,声音清脆好听的少女,被救下的异族男子,治疗灼伤的三生悬叶丹,中原的奇妙故事,写在纸上的秀丽字体,一起生活过的两年,还有一次未成功的告白……

时如逝水,现在形同陌路的两人,一个已经成为堂堂护教法王,一个是名镇江湖的“天下三智”之一。歌朵兰沙漠的那间帐篷已经被风沙掩埋,但有些东西仍旧不曾改变。纯阳虽有坐忘峰,明教却有三生树。感情便是忘了,便是丢弃,也能花三生三世的时间寻回。

听师姐抹着眼泪把故事讲完,我摸着脑袋思考了半天问她:“那于睿到底是喜欢我们师父呢,还是喜欢她没见过面的大师兄?”

师姐露出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在我头上敲了一记爆栗:“你自己领悟去吧!”

领悟出来的结论是,在于睿的教导下,纯阳这个门派的女子大约都是情商低智商高的类型。

当时我确实不懂何为情何为爱,在教内的生活很单纯:习武,喂猫,去地下密道打架挖宝。困扰我的只有如何在吃饭的时候阻止师兄从我碗里抢走小鱼干。直到几年后我在中原遇见了她,我终于懂了何为情,何为为情所困,只可惜命运总爱同人们开玩笑,我们都懂的太晚。

(一)

我是西域最帅的明教弟子,这真的是一个事实,但我的师姐总是一脸嘲讽地让我去映月湖洗干净脸顺便照照镜子。

那天我在三生树下练习朝圣言,师姐趴在树上看着天上那一轮满月,月光透过紫色的花树照在她脸上,她有些伤怀地说了一句:“要到元宵了呢,真想去看看中原的月亮。”

“师父不是马上要去中原了吗,让他带你同去便是。”

“还是……不去了吧……”

最后谈话的结果是我帮她去中原找一个唐门杀手,看他生活得如何,回西域后她会给我一屋子小鱼干。她一年前偷偷溜去中原玩,和一个唐门中人发生了些不得不说的故事,回来之后从一个大大咧咧的少女变成了冷漠毒舌的腹黑女子。心里想着那个人却因为种种原因不敢去见他,于是两人江湖不见。

江湖人都说明教神秘,其实我们只是住得比较远,又有很多秘密,所以显得神秘罢了。

想想整整拥有一屋子小鱼干的那种满足感,我立刻答应了下来。

和师父沟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他奉行的原则是能不说话就不说话,看我武功有长进,他说“好”;做了错事,他说“跪”;我说要去中原,他说“滚”……

后来在我的苦苦哀求下师父终于答应带我同去。

元宵节那日,论剑台上下了很大的雪,来华山赏雪的人很多。我陪师父一起站成两樽身形高大的雪人,引来众人围观,甚至有人在窃窃私语,说明教夜帝与纯阳清虚子于睿有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寒风销魂刺骨,堂堂夜帝,为心上人变成这般失魂落魄的模样,我突然能够感受到师父心里的苦涩。

纯阳宫有弟子前去汇报我们的到来,我并未看到师父心上人过来,她只遣人送上大氅火炉。仅仅是这点关心,我却看到他冻得僵硬的脸上挤出的笑意。

“咯吱咯吱”的踏雪声响起,有人撑伞而来,是个白衣道长,面容看着年轻,却是一头银发,身边带着一个眉眼冷清的小道姑。

“师父说了永不会见你,夜帝又何须如此执着。”那道长将伞往师父面前挪了挪。

“执着于某些痴念的,远不止我一人。”

“夜帝所言甚是,我也是看不破世情之人,又何来立场劝慰。请您务必珍重身体,师父她其实……甚是担心您。”

他朝身边的小姑娘点点头,少女朝我走来,将两把伞放入我手中,说道:“若是不愿离开,撑伞避避雪也是好的。”说罢和道长一起转身离去,我有些呆愣地握着那伞,伞柄上面尚留有些余温。

(碎碎念:云迟收了好多咩咩徒弟啊感觉可以给每一个门派都写个和咩咩的BG啊orz就是这么爱道姑23333)

暂时写这到这里好了,好短……期末复习期间填坑真是…………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40 13
评论(13)
热度(40)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