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微博ID:橙子草莓酱_

 

【剑道BG】初雪(二)

于是叶初阳又多了一项日常任务——帮素雪找师妹夫。

云迟又连着给素雪来了几封信,说颜笑父亲的帮会已经来人催了几次,让她快些动身去接任帮主之位,素雪若是找到她需得劝她一劝。信中语气隐约带怒,埋怨道颜笑向来乖巧,却不知怎么偏不愿承她爹的遗愿,不想当帮主躲起来不出现便罢了,竟连师父的信都不回,此番行事任性至极,不像她平日的性格。

素雪没敢告诉云迟颜笑大约是失踪了,回了他一些安慰的话,撒谎说颜笑正和她在一处,她会努力说服颜笑。

叶初阳为了替她寻人连着消失了几天。他们不过是书商和写手的关系,说得再亲密点也就几百封信的交流,他却如此尽心尽力地帮忙,素雪想到这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担忧,话本子的进度又往后拖了拖。

叶初阳再出现时带了两个人回来。颜笑闭着眼软软偎在叶晗怀里,叶晗不知身上哪处受了伤,面色煞白,站着都有些吃力,却仍旧把颜笑紧紧搂着,眼里尽是焦虑疼惜。素雪见此情形,对叶晗的怨气消了一半。

叶初阳立刻派人打扫出一间干净屋子,又把当时发现他们的过程和素雪粗略说了说。

颜笑虽然醒着,手指却都不能动弹,也发不出一点儿声音,睁着眼一瞬不瞬地望着叶晗,缓缓落下一串泪来。叶晗拉过她右手死死攥在掌心里,素雪眼尖,看到了她手腕上一道浅色伤痕。

素雪早已探过颜笑脉息,她内力失了控制在身体内横冲直撞,时间久了必定伤及内脏经脉,若不及时压制住,后果难以设想。

能救她的只有叶晗。

房间里静悄悄的,素雪默默退了出来。走过一道长廊看见叶初阳正在和大夫交谈,大夫朝他摇摇头告辞离开。

叶初阳眼底一片青黑,疲惫地揉了揉眼睛,素雪心中过意不去,向他道了谢,他挑眉,笑得一脸灿烂,凑过来问:“既然如此感谢我,不如以身相许如何?”

“许给你还不如许给话本子里那只小黄鸡呢!”素雪只当他是开玩笑,一把推开他的头去厨房煎药。

素雪走远了没听到他接了一句:“话本子里那只小黄鸡不就是叫叶初阳么?”

 

叶晗陪了颜笑一个下午便消失不见,两日后带着解药回来,待颜笑内息平稳后才舒了口气,又守着她安稳睡着,偷偷跨出房门吐出一口血来。素雪大约猜出他受了什么样的折磨才能拿道这解药,有点替颜笑心疼他,让他留下来养伤,叶晗摇摇头,说恶人谷还有要事处理不能久留,央她替自己照顾好颜笑,蹙着眉离开。

颜笑醒过来见叶晗不在也没说什么,收拾东西要去浩气盟接任她父亲的帮主之位,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素雪苦口婆心劝她好好休息几天,颜笑却怎么也不答应,素雪劝不住,只能由着她去。

 

转眼间忙乱热闹的宅子又空了下来。冬季的黄昏来得甚早,夕阳藏在浓厚云层下,绛色晚霞渐次被墨蓝色夜空吞没,天色很快就暗下来,随之而来的是迅速变低的温度。

素雪站在庭院里,有些感伤。

感伤的情绪还未完全酝酿好,不知道在背后守了她多久的叶初阳轻轻拍拍她肩,说:“我都快冻死了,华山小绵羊果然耐寒,走,带你去吃好吃的。”接着不由分说拉着她的手就走,素雪立刻触电了一般挣开,叶初阳没觉得意外,又腆着脸去拉她的手,可怜兮兮地央求道“我没有别的意思,怕冷,想借你的手取下暖……”

指尖上一点冰凉触过来,素雪突然就心软了,明知道他鬼话连篇,依然任由他牵着手向前走。

冬季夜晚的街道上没什么行人,夜市一片冷清,一排灯笼高高悬在街旁,橘色光芒映出两道拉长的人影。叶初阳的手掌宽大厚实,指腹薄茧偶尔蹭过她掌心,令她生出一种安全感。

叶初阳领着她停在一个卖羊肉串的小摊前,说:“冬天就该吃点儿羊肉驱驱寒。”素雪闻到孜然羊肉的味儿,拔腿就往回走,叶初阳赶紧去拉她:“别走那么快,不吃羊肉串儿,喝点羊肉汤也不错的。”

素雪狠狠瞪他一眼,他哈哈大笑起来:“不逗你了,我们去喝鸡汤吃鸡腿怎么样?”

自然是极好的。

素雪忙了一天心情又低落,现下的确是饿了,叶初阳叫了一壶酒边喝边看她啃鸡腿,素雪被看得不自在,抬起头道:“你别喝太多,若是醉倒在大街上,我可搬不动你......”

叶初阳哈哈哈几声抿了一口酒:“你知不知道我叶初阳,可是江湖上著名的——‘千杯不醉小黄鸡’。”

“噗……”素雪没忍住,一口鸡汤直接喷了出来。

 

酒足饭饱之后聊天的兴致也高起来,素雪问他怎么会做起书商这行,叶初阳说他以前也是其他师兄弟一样做军火生意,安禄山反叛后,为了平乱,藏剑给朝廷的军械武器皆降了价格,甚至直接免费提供。为了弥补亏空,他们只好做些其他经营。他想在乱世中,百姓们更加不能放弃精神追求,念及此,便做了个书商,出些便宜又好玩的话本子,让大家在茶余饭后开心开心。

他讲这些话的时候神色飞扬,素雪看着他的脸,恍惚间觉得这样的眉目有些眼熟,又一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便摇摇头作罢,给他讲自己写书的经历和两三年前游历大唐江山的见闻,又讲到在纯阳的生活,突然低声叹了口气,说自己曾经也写过相爱相杀一类的狗血故事,怎么也没想到话本子一样的情节会发生在自己最疼爱的师妹身上。

叶初阳突然接了一句:“颜笑和叶晗挺配的,名字连在一起的意思是含笑,寓意这么好,他们两今后一定能苦尽甘来。”

素雪听他这么一提醒才发现此中玄机,失落感顿时少了大半,点头夸他厉害,叶初阳抿唇一笑说:“既然你这么认同,不妨想想我们两是不是也挺有缘份的。”

“......唉?”

“初雪,寓意也挺不错的不是么?”叶初阳不顾素雪惊讶的眼神继续说,“你看我们一个书商一个写手,可谓是珠联璧合。我有宅子有马车,收入稳定,长得也不算难看,这位姑娘真的不考虑一下么?”

“考虑......什么?”

“你见识广博,写了这么多别人的故事,属于自己的感情却一片空白,就从未想过找个人陪伴自己么?”

素雪听他这么问,愣了一愣,一个人的生活悠闲快活,她性子欢脱有时候的确会觉得孤独,但时间久了倒是喜欢上了独处,找个人陪伴自己的想法,倒是......真的没有过......

素雪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叶初阳已经“咚”地一声栽倒在饭桌上。

说好的“千杯不醉小黄鸡”呢,商人的话果然信不得。

素雪只得拖着叶初阳往回走,他身形高大,大半重量都压在身上,没有办法用轻功,她只能一步一停慢吞吞往前挪。

叶初阳的头枕在她肩上,随时都有落下去的可能,她伸出一只手扶住他,叶初阳便安静地靠过去,呼吸带着些微酒气吹拂在她脖子上,素雪感觉自己脸和脖子的温度都变得有些不正常。

素雪把他送到房间,唤了小仆端醒酒汤过来,正欲离开,袖口却被死死拽住,扭头看见叶初阳睁着漆黑的双眼无比清醒地看着她。

这家伙居然装醉。

叶初阳似没看见她恼怒的表情,自顾自说道:“素雪,过去的事情,你果然是忘光了。”

“......嗯?”

“你记不记得小时候差点被雪狼咬死,有人救了你?”

“......自然记得,只是我记不清那人长相了,我从小便是这样,只能记住熟人的脸......可是......你怎么知道?”

叶初阳用手遮住眼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十分悲痛地说:“枉我每年都要去纯阳看你一眼,盼着你能认出我。我还在想是不是你那时候年纪太小了忘了我曾救过你这回事,却没想到七重雪啊七重雪,你竟是个脸盲。”

“唉?!”

 

TBC

每次都这个点有灵感填坑也是醉了,这一章写得略仓促,以后有时间会精修

 

前文

 

  11 4
评论(4)
热度(11)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