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随缘更新

 

【剑道BG】初雪(三)

叶初阳一脸彻底被她伤到心的表情闭目仰躺在床上,一言不发。 
 房间里刚燃上熏香炭火,寒气还未驱净,素雪担心他受凉,推了他一把,让他脱了外裳钻进被子里睡,他睁着眼瞪着床帐,说:“喝太多,头晕,动不了了......我感觉自己现在有点虚弱,要不——” 
 一个“不”字还未说完,小仆正好端着醒酒汤回来,素雪如释重负,说:“你主子说他有点虚弱动不了,劳烦替他脱了外袍让他进被子里捂着。” 叶初阳眼珠一转,抬手说:“不用了,我感觉好些了,我自己脱。” 素雪为了避嫌快步走出门去,替他掩上门的时候说了声对不起,声音不轻不重,刚好落在叶初阳耳朵里。  

素雪回房后努力把记忆回溯到她还是华山纯阳宫里一只小羊的时候,那时候她每天跟在师姐屁股后面对着她们身上的极元道袍流口水,被嫌弃了也不撒手。师父告诉她成为高阶弟子之后就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破军道袍,她便日日夜夜想着怎么尽快提高自身修为,除了每日读书打木桩之外,把能学的生活技能都学了一遍。
 华山雪竹林附近有许多雪狐,雪狐庖丁后得到的碎肉,既可拿去换钱又可练习厨艺,她那日挖了铜矿采了药草又猎得两只雪狐,体力几乎耗尽,坐在一块巨大的山石下休息,摸着柔软的雪狐皮喜滋滋地想着这皮毛手感不错可以给师父缝件袄子,没注意到身后窸窸窣窣的响动,待听到雪狼“嗷”地一声弓着脊背朝她扑过来时已经晚了。
 她来不及拔剑,尚握着几棵药草愣在原地,有人从山石上一跃而下将她挡在身后,却因躲闪不及被雪狼狠狠挠了一爪子,他横起一脚将雪狼掀翻在地,又于半空中挥出几道金芒,把那雪狼生生砍成两半,雪狼尸体内温热鲜血溢出,溅了他一身。

救她的人这才回过身来问她:“你没事吧?”

是个穿金戴银的少年,背着两把价值不菲的剑,身上却没有半点纨绔子弟的影子。他随手抹了把脸,一张脸上尽是血污,几道抓痕仍微微淌血。

“对不起,连累这位藏剑师兄受伤了。”素雪惊魂未定,又是道谢又是致歉,把身上所有止血化瘀的丹药全都掏出来递给他。

他对她露出个安慰的笑容,叮嘱她以后不要孤身一人到这密林里来,理了理背后的重剑往回走,给她留下个洒脱的背影,走到半路突然又折回来,问她叫什么名字,待她答完又是一笑:“素雪,是个好名字。”

素雪回到纯阳宫的时候仍旧惊魂未定,连着喝了好几碗浓茶,云迟见她举止怪异问她出什么事了,她没敢告诉师父自己差点被头雪狼弄死,支支吾吾说自己去采药草,轻功飞得急有些累着了。云迟替她摘掉头上几根枯草,道:“以后不要一个人偏了大道去林子里,听闻今日有个来纯阳赏景的藏剑弟子遇见了雪狼,带了一身伤回来,所幸并无大碍,掌门都特地去探视了一番。”

“......啊,弟子知道了。那藏剑弟子住在何处啊,我可以捣些草药送过去。”

云迟瞥她一眼:“那少年的师父对他发了一通火,说什么早知道会闹出这么多事就不带他来纯阳了,现下他们应该是回藏剑去了罢。”

八九年过去,那件事所有的细枝末节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唯独救她的少年的脸渐渐模糊。如今把叶初阳的脸融进去,他的眉目也和记忆中的少年重合在一起,就连回忆也立刻变得生动起来。难怪叶初阳会不高兴,舍命相救的人居然不记得自己,换作是她估计早就戳着对方的鼻子骂人家白眼儿狼了。

素雪怀着内疚的心情在床上翻来覆去,第二天起床时眼下一片乌青,赶稿时打了几个哈欠。她冲了壶浓茶就要往嘴里灌,叶初阳伸出拦住她说这样对身体不好,催她回去补眠。

素雪见他昨晚的颓丧一扫而空,恢复了平日的光鲜亮丽,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不生我的气了?”

“我何时生过你的气了?”

好吧。昨晚有个人喝醉了还撒娇装柔弱,一脸受伤的表情,全是她自己的幻觉。

素雪本想和他讨论一下书里的几个情节,叶初阳却脱去门派装换了身常服打算出门。

几乎是忍不住就脱口问他去哪儿。

叶初阳回过头,笑得一脸灿烂,对她说:“青楼。”

素雪的手有些脱力,一个不小心,稿纸哗啦啦散了一地。心中某个地方开始滋生出一些从未有过的情绪。惊讶、不解、难过、气愤、恼怒、伤心......皱巴巴揉成一团,有什么东西苦涩地堵在喉口。她原先写过但是自己从未经历的心绪瞬间将自己填满,手背连着指尖上经脉的跳动都带着些微的痛。

叶初阳矮下身子帮她捡稿纸,仍笑着问她:“想不想跟我一起去。”

“诶?好......”本来该拒绝的,却鬼使神差答应下来——反正扮男人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去青楼见识见识也没什么不好。

战火已逼近长安,但这烟花之地仍旧热闹繁华,身着艳丽服饰的女子掩着嘴轻笑着从他们身边走过,胭脂水粉的香味弥漫在空气里有些刺鼻。素雪皱了皱眉头。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看到叶初阳,如同看到金主般眼睛一亮,尖着嗓子说“哎呀,叶公子,真是稀客稀客,您好久都没来了。”眼角余光飘到素雪身上,拍手说:“这小公子真是长得俊秀,是第一次来吧?”说着就要拿手中团扇去触她胸膛。素雪吓了一跳立刻护住胸口,叶初阳把她的扇子从素雪面前挪开,笑道:“快过年了,生意比较忙,好不容易才闲下来,我这表弟第一次来,怕生。”顿了一顿又问:“芷岚现下可有空?”

“当然有空,芷岚日日夜夜都盼着您呢!我这就去唤她下来——”

叶初阳挥了挥手说不必,带着素雪径直上楼。

那个女人的声音有些听着有些焦急:“唉?!叶公子,你一个人去便好了,我给你的小兄弟另找一个姑娘服侍吧?”

素雪愣了愣,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说:“那个女人,好像误会了什么吧?”

叶初阳眸光一闪:“你倒是懂的多。”

她支支吾吾道:“不妨碍你找乐子,我回去了,你慢慢玩。”甩手就要走。

叶初阳却把她拉回来说:“你现在走,放心得下?”

素雪嘴上说放心得下,仍是跟着叶初阳进了一间屋子。

房间里燃着熏香,气味有些甜腻,屋子的主人听到脚步声立刻把香灭了,轻柔地唤了一声叶公子,素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眼前是一个娇俏的姑娘,捂着胸口,一双翦水双瞳直直盯着叶初阳说:“您这么久不来,我等得好辛苦,都要得相思病了……”

叶初阳挑眉看她,压低声音说:“演够了没?东西拿来。”

俏丽女子立刻敛了娇媚神色,从袖口里掏出一个纸卷给他。叶初阳打开看完,神色变得凝重了起来,把纸卷扔进了炭盆里。

“到时,能不能帮我探听一下七秀坊和……我家那笨和尚的消息?”

“七秀坊目前尚安好,你不必担心,至于你的心上人……若是能探听到消息我一定尽力。”

“如此便……多谢了。”

素雪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一时有些迷糊。

芷岚看到素雪的表情,瞬间了然,朝叶初阳眨眨眼,一脸“你也有今天”的揶揄表情。又对素雪浅浅一笑说:“姑娘不要误会,我是七秀坊弟子,会在此处,只为替各大门派传递信息行个方便。”

素雪连忙摆手说她没有误会。

叶初阳拍拍她的头:“先前也不知道是谁担心我来找乐子,一脸的不快。”素雪挥开他的手只当没听到。

回程的路上素雪心情明显好了很多。叶初阳却一反常态地一言不发。她知道应是与那密函上的内容有关却又不便相问,便也陪着他沉默着。

此时夜色已深,街上行人寥寥无几,但又因着年关将至,护城河边仍围着些放花灯的百姓。她刚准备凑过去看热闹,却被叶初阳拉到大路旁一个窄巷里,把她框在臂弯下。

大道上街灯的光线照进来有些昏暗,叶初阳就借着这昏黄的光线仔细端详着她的脸,彼此的呼吸都清晰可闻。

她此时束着发,马尾高高翘起,为了扮男人故意将脸上涂黑了些,叶初阳用袖子把她脸上的粉擦掉,又扯掉她束发的发带。一头乌发垂坠下来,更衬得她肤色胜雪。他的脸又凑过来些,几乎和她鼻尖相碰。

“你……”

话还未完,他已经倾身偏过头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她面上立刻红了一片,伸手就要去打他,抬眸看见他一双带着恳切之意的眼睛又狠不下心来,被他捉了手腕圈在怀里。

他把下巴搁在她肩头,长发蹭在鼻尖上微痒,双手环住她的腰,声音有些闷闷的,说:“乖,让我抱抱。”

她瞬间就心软了,任由他用这种亲昵的姿势搂着。

少女身上有华山新雪的干净气息,叶初阳静静地呼吸了一下,自顾自说下去:“安禄山从范阳起兵,长驱直入,即将攻占东都洛阳,浩气和恶人已于枫华谷结盟,共同抗敌。若洛阳沦陷,潼关又失守,长安便危在旦夕。今日的密函,是谴我回藏剑山庄,送军械火器前往洛阳。”

“……”

“现下长安也并不安宁,我走后你尽快回纯阳。此次别离,也不知过多久还能再见……或是,永远不见……”

“我哪也不去就在这等你,你一定要平安回来,你不回来,我的话本子找谁出?混蛋……”素雪说话间已带了哭腔。

叶初阳将她搂得更紧些,耳语道:“好,我一定回来,回来后就上华山提亲。”

素雪蹭了几滴泪珠在他衣服上,断断续续抽噎着说:“宅子马车你赚的钱都归我……”

“好,到时候我的一切都归你,你归我。”

TBC

本来说今天就写到结局的又爆字数了。这一对真是太甜太治愈了基本上没什么虐点真是一点不符合我的后妈风格orz

  15 4
评论(4)
热度(15)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