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随缘更新

 

【明羊BG】三生雪(二)卡卢比× 于睿 原作剧情向

昨天和不玩剑三的小伙伴讲了这对NPC的故事,她说超级带感,威胁我说如果不写个HE结局就坚决不看这篇文_(:з」∠)_这一章其实超级甜WWW

他感觉自己在无尽的黑暗中摸索着,完全清醒过来时意识到自己真的什么都看不见了,被阳光灼烧的刺痛感仍然存在,眼睛连着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他皱了皱眉,脸上似乎敷了草药,有冰凉的触感。那个救他的女子应是不眠不休地照顾了他一夜,此刻窝在帐篷边睡着了,他混乱繁杂的心绪便被她清浅绵长的呼吸声平抚。

他试着翻身,带出的响动将熟睡中的人惊醒,他听见她问:“你醒了么?真是太好了!”和第一次听到时一样的清脆动听的声音,他虽然听不懂具体含义也能感觉到她语气里的善意和欢快。

想要道谢,张开口却只能发出沙哑干涩的声音,他立刻闭上了嘴。她又说了一长串他听不懂的话,但他却能明白她是在安慰他,其实单单只是她的声音,就已经足够让他心安。

她又试着问:“你叫什么名字?” 顿了顿,用极慢的语速说:“我的名字叫于睿——于,睿。”
 他跟着艰难重复:“于,睿?”
 “对,你叫什么名字?”
 “卡——卢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名字——很——好听。”
 他没听懂后面的话,只知道她笑得很好听。

(二)
 于睿为了替他养伤暂时在绿洲附近安置了下来,她随身携带的三生悬叶丹有消炎明目的功效,一段时间后卡卢比眼前的世界从完全的黑暗变成了偶尔可见的模糊光影。

起初他虽然很平静地接受了现实,但还不能适应这种失明的感觉,时常打翻帐篷里的东西,于睿便将所有的物品都放在固定的位置,带着他一点一点感受方位。渐渐地他便能够在帐篷里自由活动。

沙漠里的生活枯燥无味,她便试着同卡卢比沟通,教他一些简单的汉话,几日下来两人已经能进行一些简单的日常沟通。

卡卢比时常坐在帐篷里发呆,于睿虽然对他的来历和经历都颇感兴趣,但除了治伤、给他讲大唐风物,也从未打断过他的沉思,从不询问他的过去。

歌朵兰沙漠日间炙热如火炉,到了夜间却是滴水成冰,夜风贴着地面呼啸而过,裹在睡袋里仍觉得冷。卡卢比夜不能寐,一闭上眼不久前发生的事情就不受控制地浮现在脑海里:

洞窟中仅有微弱天光,头顶是倒挂的钟乳石,潮湿地面上生长着一簇簇繁茂的蘑菇,人群黑压压聚集在一起,那个面目凶煞的老人挥舞法杖指着他逃跑的方向道;“诋毁大神,亵渎神灵,其罪当诛。”

他以极快的速度在地窟中穿行着躲避昔日队友的追杀,石壁在身上划出伤痕。往日敬他如神祇的族人,他一手培养出来的部下,如今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欲将他抓住处死;他舍命与其他部族战斗周旋,以血汗相博才能夺得水源,换来部族的安定,然而他的部族却视他为罪人。

他在大地窟被“夜之队”包围,已经没有藏身之所,“拓凡”的称号不是白叫的,在对方出刀之前,他的刀更快。他看着地上被他亲手割断喉咙、刺穿胸膛的兄弟,他们死前仍旧用愤怒的眼神死死盯着他。如今“污秽的叛神者”之后又加上了“杀害同族”的罪名,身后有更多的族人追来,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再回去,翻身向上越出了地表。

自出生起便居于黑暗中的双眼正迎上正午直射而下的日光,双眼针刺般的疼痛后是无尽的黑暗,比起骤然失去的光明,更加恐怖的是曝晒在阳光下的身体不断缺失水分,夜间的寒冷也远比地下更为可怕。他没有办法回到洞窟,又害怕族人追杀过来,只能硬撑着在沙漠上寻找水源。

勉强支持了五六日之后,意识便开始模糊,他觉得自己要永远沉眠在这大漠中,口中仍旧在混乱地发出音节,直到有人向他靠近,声音美妙如同天籁——“我不是坏人,我想救你,你相信我好么?”

 

“卡卢比,卡卢比?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

他睁开眼睛,眼前仍是雾蒙蒙一团,他甚至看不清眼前之人的轮廓。于睿的手搁在他头上替他拭去汗珠便收了回去,他有些贪恋她手心的温度。

他们的语言不通,他无法向她解释梦境里的内容,只能道了声谢。

此时帐篷外传来了骆驼的嘶鸣声,于睿抓起剑对他说:“你好好躺着别动,我出去看发生了什么。”

帐篷外寒风凛冽,借着微凉月光,她看见小黄和小棕被几个蒙面人牵在手里拽着向前走,两只骆驼宁死不肯挪动一步。

于睿冷哼一声,让他们放下骆驼便不再追究。其中一个蒙面人上下打量她一番,拽下面具猥琐地笑了几声,向其他几个同伙说了几句话。几个贼人便松开骆驼,狞笑着向她包围过来。于睿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话但也大概明白了其中定然有轻薄她的意思,拔剑在夜空中划出一道蓝芒,聚成一个太极的形状。

她还未及出剑,暗夜中窜出一个人影,身形极快,挡在她面前,转眼人影便不见了,再睁眼看时他已然停在带头贼人的背后,于睿听见利刃刺入血肉的声音,那个人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恐神色倒在了血泊里。其他几人被这场景吓到立刻四散而逃。

卡卢比握着刀立在原处,于睿轻轻唤他一声:“卡卢比。”他立刻扭头转向她声音所在的方向,一双琥珀色的眼睛有些空洞,棕灰色长发在夜风中飞扬,苍白透明的皮肤几乎融入浅淡月色中,宛如一只暗夜中的精灵。

她安顿好两只骆驼,走过去牵住他的手领着他回帐篷。

卡卢比情绪有些激动,一头撞在在了帐篷沿上。于睿没忍住笑了出来。

她替他揉脑袋,小心翼翼地说“还疼么?你看不见,以后保护好自己就行了,不需要管我,能听懂么?”

他许久没有说话,于睿以为他没听懂还想再说得简单些,卡卢比坚定地、一字一顿地说:“我想要保护你。”

——你很聪慧,又会武,与我知道跋汗族中女子截然不同,也许在别人眼中你不需要疼惜爱护,你自己是也如此认为。可是,我想保护你。

 

第一章

  37 9
评论(9)
热度(37)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