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随缘更新

 

【明羊BG】三生雪(三) 卡卢比×于睿

 深夜勤奋更文的我!!!本来想日更来着,结果发现太懒了做不到[拜拜]由于水平限制只会写这种腻腻歪歪透着小暧昧的文orz就当感受一下卡卢比的男友力……先尽量发糖吧甜个够先~估计过个两章就要开虐了_(:з」∠)_还是想吐槽一下卡卢比的名字orz  而且于睿实在太攻了每次cp都忍不住打成于睿×卡卢比 23333  万分感谢愿意追文的小伙伴,喜欢的GN麻烦告诉我一声这样写下去比较有动力,谢谢大家^ω^

(三)

于睿思忖许久,觉得在沙漠久居不是长久之计,那个死去盗贼的同伙不知是否会回来报仇,她不想惹上多余的麻烦,第二天清晨趁着日头还未升上来,便带着卡卢比离开了驻扎了近半月的绿洲。

 

    小黄的体型更大些,于睿把卡卢比扶上骆驼,正准备爬上小棕的背,便看见小黄甩着蹄子扭来扭去一副生人勿近的架势,想把卡卢比从它背上摔下去。于睿斥责了几声,它扭得更欢了。卡卢比不愿和一只骆驼较劲,搂住小黄的脖子才能勉力维持平衡。于睿不敢让他一人单乘,把两只骆驼拴在一起,也爬上了小黄的背坐在卡卢比身前,小黄立刻安静下来,慢吞吞向前走。于睿拍了一下它的头嗔道:“你这骆驼!不许欺负人!”小黄立刻伸出粗糙的舌头讨好般地舔她手掌。

 

于睿被它逗笑,心情也格外得好,哼起幼年时听过的一首歌谣来:“天清地旷浩茫茫,万象回薄化无方。涵天荡荡望沧沧,乘桴轻漾着日傍。当其何所至穷桑,心知和乐悦未央。”

    

    太阳在她清亮的歌声里越升越高,将辽阔无垠的大漠染成淡金色。微风把他们的长发吹起,丝丝缕缕缠绕在一起,她的发丝蹭过他脸颊,卡卢比甚至可以闻到淡淡的发香。

 

    小黄不知为何又不安分起来,时而疾行时而疾停,途经之处明明是个缓坡,硬是被它走出了颠簸的感觉。卡卢比在惯性的作用下越靠越近,下巴撞在了于睿发顶上。还未来得及道歉,骆驼的身子又是大力一晃,他一时没坐稳,手忙脚乱下圈住了于睿的腰,于睿也未料到这突如其来的一晃一圈,身子向左边歪过去,手还没来得及牵紧缰辔,就带着卡卢比一前一后摔下骆驼朝坡下滚去,带起层层砂土。

 

  扬起的尘土洒进眼睛里,于睿只能闭上眼睛。慌乱之下她被拉进一个坚实的怀抱里,砂石飞尘和所有的不安都被瞬间隔绝,耳边只余呼啸的风声。滚到坡底时她睁开眼,两人的姿势着实有些暧昧,衣袖裙摆混着沙土缠在一处,她还搂着卡卢比的腰,抬眸便能看见他棱角分明的脸,与自己的脸相隔不过半寸,没有焦距的琥珀色双眸里是她的影子。他一只手撑在她头边,另一只手怕她磕伤还细心地枕在她后脑下方。

 

  于睿想起他昨晚说的话:“我想要保护你。”心中起了几道涟漪。一阵极有默契的静默后,卡卢比小心地抽回手翻过身将她拉起来,护着她爬上缓坡。

 

出了点小事故之后,小黄明显安分了许多,一路上平安无事,不出几日便到了沙漠边缘。

 

于睿本想出了沙漠直接去龙门荒漠附近的客栈找人来接应,带着卡卢比回纯阳宫,替他治好眼伤后再做其他打算,结果指路罗盘似乎出了点儿小问题,离开沙漠后他们竟走到了一座幽谷边。

 

山谷中寂静无声,清晨的薄雾遮不住山间郁翠,朝晖随着雾霭溢出山谷,山涧清泉一路蜿蜒而下汇成溪流,整个山坞都浸在温暖又清凉的花香中。

 

于睿在沙漠呆久了,闻到久违的草木香气身心都舒畅了许多,山谷中气候又怡人,也许还有制作三生悬叶丹的原料,她便当下决定在此停留一段时日。

 

这山谷太过隐蔽,只有一个小村庄,稀稀落落住了十余户人家,有的还是西域人和汉人通婚组成的家庭。村民们见到有牵着骆驼的外人来便觉得稀奇,看到来访者是汉族妙龄女子和异域美男子的组合更觉得惊奇不已,纷纷前来围观。

 

于睿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便向他们解释她是带着朋友来此处疗伤的。村民们立刻露出了然表情。毕竟汉人和西域人通婚还存在许多限制,这少女生得清丽貌美,一副官家小姐打扮,男子生得英俊高大但似乎有失明之症,一看便是一对私奔的苦命鸳鸯。

 

老村长心善,觉得已经收留了很多“鸳鸯”,多收留一对也无妨,当下便替他们张罗开来,还为他们在山谷深处寻了间空屋子,余下的村民也纷纷表示若是遇到困难他们定然相助,于睿被这些善意又带着些暧昧的眼神包围着,觉得他们似乎理解错了什么,但过多解释倒像是掩饰,她便也不说什么,领着一人两驼暂时居住下来。

 

卡卢比已经能自己料理起居,与常人无异。他们居住的屋子十分空阔,但除了一间卧房便再没有任何隔间,即便卡卢比看不见,有时候也难免遇见些尴尬情形。比如有时候卡卢比窝在木桶里洗澡,于睿采了草药回来,推开门就看见他沾满水珠的肩背,偏偏他听觉又灵敏许多,听到动静便转过头来朝向她的方向,于睿便又看到了他沾满水珠的脸和胸腹,她只能对他说:“对不起,你接着洗”,扔下药草夺门而出,两个人一个在屋外一个在屋内,都红了脸。

 

又比如于睿洗澡的时候会让卡卢比在屋外呆着,这时候总会有对他感兴趣的大娘和少妇围过来问他各种古怪的问题,卡卢比听不懂便不回答,听得懂也装作听不懂,还是不回答。她们仍旧围着他不放,毕竟卡卢比长像俊美,闭眼皱眉一言不发的样子更是迷人,即便没法和他交流,多看一会儿也是一种享受。于睿听到屋外的动静,洗着洗着心中便堆积了无数愧疚感,觉得把卡卢比一人扔在外面实在是太欺负他了,立刻穿好衣服在一堆羡慕的眼神中把卡卢比领回屋。后来于睿在卡卢比的帮助下做了一个屏风,这种尴尬终于稍微化解了些。

 

于睿除了教卡卢比汉字汉话,闲下来也会去村庄上教村民们辨认草药,传授些养生祛病之法,顺便教小孩识字念书,还懂些风水之术,村民们对她越来越亲近,后来她每次外出回来都能带着一堆村民送的果蔬鸡蛋回来。

 

一日天降大雨,于睿下山赶集未带伞,卡卢比在屋子里摸了一圈没摸到伞,单靠听觉辨不出方位,不敢走出太远,只能在雨里慢慢摸索着向前,于睿沿着山路回来看见不远处的人影,只一眼就认出了卡卢比。两个人相遇时俱是被雨水湿透的模样,于睿见他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嘴唇都开始发紫,立刻扔了手里的东西去握他的手,问他:“手怎么这么冰?你这样太危险了,下次——”


卡卢比强忍住伸出双臂抱住她的冲动,不等她说完便打断她的话:“你的手更冰,真是让人担心。”说完回握住她的手往他们的小屋走,走到一半于睿才想起来集市上买回来的东西被她一时心急扔在了路上。

  39 10
评论(10)
热度(39)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