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随缘更新

 

【漠北夜雪(一)】 (明羊 卡卢比×于睿 现代架空向)

剑三 卡卢比x于睿  现代架空向

突然想到的一个梗,把卡睿的故事背景安排到现代来HE就容易多了,试着写一下邪魅型夜帝,嗯......但好像没成功...... 最近找灵感都听的林俊杰的歌,今天听的是《不存在的情人》

 

   (一)

 

大学早早便放了假,然而于睿带的研究生课题组还有一个社会调研报告需要她帮忙盯着进度,待她给学生们解答完问题从学校出来时,天色已经暗了下了,她看了眼停在附近坏了一只轮胎的车,想着走回住处也不过一个小时,就当是减肥健身好了。

刘梦阳和她同路,从后面追上来和她一道向前走,师生俩边走边聊些学术问题,聊着聊着学术话题换成了生活琐事,刘梦阳挽住她的手有些八卦地问她:“老师最近还在被李教授逼着相亲么?”

   “下次见到你们李教授,替我告诉他先把自己的终生大事解决好,不用替别人操心。”于睿想起她师兄李忘生给她安排的那些不靠谱的相亲对象便忍不住皱眉头。

   “拜倒在老师石榴裙下的男人这么多,只是老师要求太高了而已。”

   “你呀,先管好自己负责的课题再说。对了,你和警察学院的那个杨宁现在怎么样了?”

刘梦阳有些羞涩地点头:“我们挺好的。”

少女的眼角眉梢都带着青涩神情,于睿看在眼里,心中默默叹了一声年青真好,至少可以由着自己的心意张狂一番。

刘梦阳在岔路口停下来和她挥手道别,于睿眼尖看见杨宁在马路对面拎着奶茶等着,笑着朝他们点点头。刘梦阳走过人行道回头朝她喊;“老师情人节快乐啦!”便和杨宁消失在街角。于睿这才想起来明天是情人节。要忙的事情太多,日子都快过糊涂了,不过情人节于她而言也没有任何意义,想到这不由得嗤笑一声继续向前走去。

广场上音乐喷泉在灯光照射下摆出“LOVE”的造型,有小贩已经开始兜售玫瑰百合之类的鲜花。朔风刮进衣领里寒意直接沁入心中,于睿裹紧大衣加快了行走的速度。

 

于睿住的是高层公寓,进门开了玄关的灯,脱下大衣换了拖鞋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不敢打开客厅的灯,在鞋柜旁站了片刻。她在黑暗中看到两只发光的琥珀色眼睛,接着一只毛色棕灰的猫迈着轻巧的步子朝她蹭过来。于睿手一歪,钱包大衣资料哗啦啦掉了一地,心砰砰砰狂跳起来。

她蹲下身,盯着那只猫问;“你没有我家的钥匙,怎么进来的?”

猫定定地看了她半晌,甩了下尾巴扭头看了眼阳台。

“你爬了二十多层的楼?!这小区每层楼都装了摄像监控你知道么?!”

猫蹭了蹭她的手用无辜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轻轻“喵”了一声。

“罢了罢了,你......变回来罢。”

    

    暗金色光芒浮动,笼罩住猫的身体,光芒越来越亮,那只猫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五官精致带着些异域风味,肤色苍白,长长的棕灰色头发随意地披散在脑后。

他弯下腰替她把东西捡起来,两人靠得太近姿势有点暧昧,于睿悄悄红了眼眶,别过脸去把大衣挂好,稍微整理了一下情绪。转头看见男人已经轻车熟路地坐在了她的沙发上,客厅的灯没开,他沉在暗影里,身后落地玻璃窗有光透进来,却不及他眼中的光芒明亮。

她走过去坐在他对面,还未开口,他便先发问,声音有些疲惫:“于睿,你还想躲我多久?”

于睿愣了一下,刚想回答,他又低低叹了口气,接着用沉痛的语气问:“宫傲又向你求婚了?”

于睿吓了一跳问他:“你怎么知道?”宫傲向她求婚不过两日前的事,没想到消息竟传得这么快。

他心道:你的事我有什么不知道。回答的却是:“今天有事去了宫傲他们单位一趟听他同事说的,还好你拒绝了他,不然我肯定带着学生去把他们单位拆了——”

话还未完就被于睿打断:“卡卢比你别去招惹他们,宫傲现在势力大得很,你——”

坐在沙发对面的男人低低笑了几声:“看,你还是这么担心我。”

于睿红了脸,答非所问:“我没躲着你。”

“嗯,你没躲着我,不过是几年前向你求婚,你留了封信跑了,八年不肯见我而已。前几天国家安全局开会,我以为你会来,结果你找了个学生代替自己,我查了一下你那天的行程,你完全有空参加会议,这还不叫躲我?”

于睿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天才挤出来“对不起”三个字。

卡卢比一双眼睛在黑暗中亮得吓人,似乎要把她看穿一般,说:“我来,不是来听你说对不起的。”

于睿有点心慌,问他:“那,那你来做什么?”

“再向你求一次婚,你觉得怎么样?”

精巧的钻石戒指在昏暗的灯光下熠熠发光,被华贵的法兰绒缎子衬着,格外得好看。

于睿想起来他第一次向她求婚的情景,那时候他还什么都没有,也是在这样坐在她对面,恳切地问她愿不愿意将自己完全托付给他,她那时候还不能正视自己的心,两个人就这么阴差阳错分开了。

如今一切重演,他已经和她一样成为叱咤风云的人物,但其实早已物是人非。

环境不同,心境不同,什么都不一样了。即便如今早已知道了自己的心意,想共度一生的人就在眼前,怕也不能如愿以偿。

她终于还是把戒指推回去,拒绝道:“你别闹了。”

“我不信你还喜欢着你的大师兄,他和李忘生正纠缠不休,你这么聪明会不知道?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没想通?”卡卢比按住她欲推回戒指的手。

“......我当时太傻了,和我大师兄没关系。“

“你怕我们在一起会生殖隔离?这个真的没问题,我可以从科学和实践多种层面向你证明——”

“和这些都没关系,你想想我们两个的身份,我们的责任和立场,我不可能答应你。”

卡卢比叹了口气,松了手把戒指放进她手里:“于睿,你就从没想过为了自己任性一次......算了,一切随你,戒指你先留着,十年前就该给你的,我没理由收回去。”

于睿一言不发,将戒指收起来,心想其实她在大漠里把还是只受伤的猫的卡卢比捡回来之后为自己任性过两年,只是结果不太美好罢了。

 

沉默半晌,卡卢比站起来问她:“你还没吃晚饭吧?要不要出去吃点。”

于睿惊讶地抬头:“你连我没吃饭都知道?”

走到玄关的时候卡卢比才开口:“我还知道今天你车胎坏了。”想了想又补充道:“这么多年,你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

于睿一时不能适应,觉得如今的他似乎和之前沉默寡言神色温柔的男人的判若两人,问他:“你怎么好像画风和之前有点不一样了?”

“我最近想通了一些事,大家不总说我们画风不同没法恋爱么,如今我换换画风,没准我们有机会在一起。”

于睿冷哼一声:“大家还总说我智商高情商低。”

卡卢比看她一眼:“你确实情商低啊。”

于睿觉得有些心塞,瞪了他一眼,正准备穿好鞋跟着他出门,卡卢比突然把她按在玄关旁的墙壁上,抓住她手腕靠在墙上,一只手撑在她的头附近,把脸向她贴近。于睿看到他近在咫尺的脸吓了一跳,立刻偏过头,但仍旧能感到他的呼吸吹拂在脸上。

于睿挣了半天手腕还是没挣脱,也没见他有下一步举动,问他:“你还喝了酒?你到底想干嘛?”

卡卢比朝她笑了笑,附在她耳边说:“你是不是心跳的很快?”

他不说还没有什么,说完于睿脸刷地红透了。

于睿叹了口气把他推开:“卡卢比,我们都不年轻了。”

卡卢比松开她道了声对不起。

 

这么一闹两人都没了出去吃饭的心情,于睿随便煮了点面,细心地在他的碗里加了点小鱼干。卡卢比时隔八年再次尝到她的手艺感动不已,面汤都喝得精光。

吃完饭已经是深夜,于睿担心他夜间开车不安全,犹豫再三还是让他在自己家留宿。

当年他住的那间客房仍旧是原来的摆设和布置,他离开时落下的项链还安安静静地躺在书桌上,她教他汉语时用的资料还整齐地摆放着。房间里一尘不染,只需看一眼便知道女主人经常会来打扫。

晚上于睿躺在自己房间里翻来覆去睡不着,这一天内发生的事太多她有点消化不了,想静下心来,但卡卢比的脸总是在浮在脑海里。她想起客房里只有一间薄被,怕他着凉,抱了床棉被去他的房间。

她把被子给他盖好后正欲离去,卡卢比一把抓住她手腕,神色忧伤地看着她。

“你怎么了?”

被子掀动的声音,然后是衣料的摩擦声,清冷月光隔窗洒进来,卡卢比紧紧抱住了她。

“于睿,我好想你。”

  37 11
评论(11)
热度(37)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