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微博ID:橙子草莓酱_

 

【漠北夜雪(二)】夜帝×于睿 现代向

剑三 卡卢比×于睿  现代架空向 

→_→我头像都换成你们两了,九块钱巨款拿好,还不快去结婚

 

 

被子掀动的声音,然后是衣料的摩擦声,清冷月光隔窗洒进来,卡卢比紧紧抱住了她。

“于睿,我好想你。”

(二)

   

   于睿最怕看到他那种忧郁委屈的表情,以前见到了会被萌得肝颤不管什么要求都忍不住答应他,如今却是满心的难过愧疚,愧疚到连推开他怀抱的力气都没有,任由他用那种想把她嵌入骨髓的力度抱着,手臂伸出去虚虚环住他的腰,心想此刻他若来亲吻她,她怕是都不忍心拒绝。

两个人相拥着,被这种糟糕的悲伤氛围环绕良久后,卡卢比松开她道了声歉。于睿怕再待下去自己会哭出来,有些狼狈地逃离了他的房间。

当晚,这高层公寓里的一人一喵自然都是一夜无眠。

 

第二天清晨于睿起床后整个人都有点迷糊,顶着黑眼圈进了洗漱间刷牙的时候眼睛还是闭着的,抬头瞄了眼镜子吓了一跳,转过头气愤地问早就立在身边刮胡子的卡卢比:“你能把上衣穿上么?这么冷的天没必要秀身材吧?”

卡卢比非常听话地穿上了外套,趁她不注意小声说了一句:“以前又不是没看过。”

 

早餐是很简单的面包牛奶,卡卢比盯着餐桌上的一罐小鱼干看了许久,问她:“你什么时候开始也喜欢吃这个了,还是我最喜欢的孜然香辣味。”

问完于睿就被牛奶呛到了,放下杯子道:“我先走了,到学校要一个小时再不走就迟到了,你吃完记得替我把门锁好,以后别——”

卡卢比不紧不慢吃掉最后一片面包说:“不用急着走,待会我送你。”

“不用了,我们......以后别再有交集了。”

“你想太多了,我今天要去你们学校,有点事情和李忘生商量,顺路载你一程。”

“......哦。”

    

两个人下车后一前一后走着,于睿怕被学生和领导看见,为了避嫌故意走慢了些想和他拉远距离,卡卢比却偏偏双手插进大衣口袋里停下来等她,于睿没办法只能和他同行。卡卢比看她忘了戴手套出门,知道她畏寒,就抓住她的手揣进自己的大衣口袋里。

于睿皱了眉让他放开,卡卢比说附近没人不用担心。

 

结果还是被三楼露台上几个研究生看到了,几个女生凑在一起议论起来:

“于教授旁边那个男的是谁,卧槽啊简直帅哭了啊!”

“这么亲密的样子一定是男朋友啦,长这么帅肯定是不能随便放出来的,于老师那么低调的人,害得我一直以为她还是单身。”

“天哪你们不知道么,这个帅哥是西域研究院的副院长啊,陆危楼的得力副手,还是明教夜之队的首领,以前听学姐说过他好像追了于老师快十年了不知道怎么就是没在一起,学姐还偷偷说可能是因为老师智商太高了所以情商比较......低?”

“夜之队不是那个官方承认的高级暗杀组织么?痴情冷面杀手和高智商女教授,听起来好带感,我已经开始脑补十万字言情文了。”

“不过明教不是和我们高级技术研究院关系不太好么?怪不得他们看起来像地下恋情啊,你们说他们最后能在一起吗?”

“闭嘴啦,他们看起来这么般配不在一起也太可惜了吧。快去给刘梦阳和金昀学姐打电话让她们想想办法。”

    

卡卢比去李忘生办公室聊了没几句便开车走了,于睿隔窗看见他的车开出学校去,窗外一片阴沉的天色,行道树的叶子几乎落光,光秃秃的枝桠像是要把天空撕裂,她的心里突然有些空落落的。

 

晚上于睿一个人在食堂吃晚饭,金昀打电话过来约她去唱歌,她一想到今天是情人节心里就不舒服,推脱说年轻人的活动她就不去凑热闹了,金昀说有大惊喜给她错过会后悔,左右无事,她便照着金昀给的地址找了过去。

学校附近的这家KTV很小,唱歌的效果也不太好,但因为情人节生意比往日好了很多。走道上嘈杂的音乐声和人声混在一起,幢幢人影被灯光照射晃来晃去,于睿感觉头有点晕。   

好不容易找到包间推门进去,正好是切歌的瞬间,包间里的人齐刷刷望向站在门口的她。

“你们继续唱,不用管我。”于睿怕学生们因为她在觉得拘谨,挑了角落里的位置坐下来,环顾一下四周才发现在场的除了杨宁还有卡卢比带的几个学生,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便问坐在一旁的刘梦阳怎么回事。

刘梦阳凑在她耳边说:“上次我们举办的文学研究会,西域研究会的副院长,那个叫卡......卡什么的先生带着他的学生来过,后来大家又相约聚过几次,成了朋友。您那时候去华山看师祖了,所以不知道这些事情。”怕她不放心又补充说“我们除了文学交流不聊其他的,把文学和政治分得很开,所以没什么冲突。”

于睿也不再问什么,刘梦阳怕她觉得闷让她去点首歌唱,其他的学生也跟着起哄说教授也来唱一首。她十分大方地选了一首梁静茹的歌,唱到一半听到有人敲响包间的门,接着是略低沉的男声:“对不起我来晚了。”

她听到自己的声音非常不争气地抖了好几下,然后就有点跑掉走音。

卡卢比和学生打完招呼说:“我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来。”然后就“随便”地坐在了她身旁。学生们暗中交换了几个了然的眼神。

于睿终于还是硬撑着唱完了她的歌,在一片喝彩声中把话筒递给了卡卢比,交接的时候他的手轻轻握住她手指,于睿不动声色地把手指抽了回来。

卡卢比轻笑一声,点了首林俊杰的《可惜没如果》。

不用脑子也知道这首歌是唱给谁听的。

低沉醇厚的声音静静地在包厢里回荡着:“但若那天 把该说的话好好说 该体谅的不执着 如果那天我 不受情绪挑拨 你会怎么做 那么多如果 可能如果我 可惜没如果 只剩下结果 .....”

一起生活的两年里,她从头教他汉语,其实他求婚被拒离开她时普通话说得还是挺差劲的,如今却能用流利的汉语和人讨论学术问题,能成为明教的风云人物,能坐在这里深情地为她唱一首歌,其中艰辛他不说她也知道。

这首歌的隐喻对她来说实在太过明显,于睿有些坐不住,站起来说要去洗手间,结果不知道谁的腿伸得太长绊了她一下,众人还未反应过来,卡卢比已经把麦克风一扔去扶她,结果还是不小心崴到了脚。卡卢比也不管于睿愿不愿意,一把抱起她向门外走,扔给学生们一句话:我带你们于教授去医院。

金昀他们看得一愣一愣的,在各种“卧槽卧槽,卡老师好帅好男人”“他们两要是不结婚我简直要崩溃”“这就是爱情啊”“今天的计划虽然出了点意外但是效果出乎意料的好啧啧啧”“卧槽,就是于睿师母真的扭伤了脚啊,哪个蠢货干的”的讨论声过后,众人一致露出了计划通的微笑。

 

去医院检查完,卡卢比开车送她回家,于睿看着车窗外不断变换的灯光街景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于睿,我再沉默内敛下去怕是这辈子都娶不到你了。”

卡卢比叹了口气接着说:“左思和我说我们两的事情哪里有这么麻烦,用些强硬的手段不怕你不嫁。但是真正看到你,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忍不住要对你温柔些,再温柔些,生怕惹你难过,稍微触碰一下都怕弄疼了你。现在我只能努力打动你,等着你心甘情愿答应嫁我的那天。不管你信不信,我是最不愿意伤害你的人。”

于睿好半天才把他说的话消化完:“这算是......表白?”

“嗯,除了学术报告和第一次求婚,话说的最多的一次演讲。”卡卢比停下车,从车后座摸出一束玫瑰递给她,“情人节快乐。”

在这样感人至深的浪漫氛围中,他的手机铃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他看了来电显示神色颇为不悦,按了接通,接电话的过程中脸色越来越不好看,挂掉电话后眸光一闪,对于睿说:“抱歉,我今晚可能又要住在你家里了。陆危楼说我上次出任务被人盯上,他们伺机报复,把我的别墅给炸了。”

一搜明羊tag发现全是自己的文吓哭,不敢打明羊tag了2333

  38 15
评论(15)
热度(38)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