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微博ID:橙子草莓酱_

 

【漠北夜雪(三)】 夜帝×于睿 现代向

剑三同人 卡卢比×于睿 现代AU

漠北夜雪(三)

 

更文前例行发牢骚:夜帝大人的名字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让我没有写下去的激情→_→【不......

 

    他看了来电显示神色颇为不悦地按了接通,接电话的过程中脸色越来越不好看,挂掉电话后对于睿说:“抱歉,我今晚可能又要住在你家里了。陆危楼说我上次出任务被人盯上,他们伺机报复,把我的别墅给炸了。”

 

 

(三)

 

于睿低头犹豫了片刻,再抬眸就看见他一脸恳切的表情,好像她若不答应整个世界都会抛弃他一般,心立刻就软了下来,点了头之后又在心里默默自我检讨下次绝对不能这么没有定力。

卡卢比把车停在车库里,张开双臂将她从车上抱下来,于睿搂着玫瑰缩在他怀里,甚为亲密的模样,不知实情的人一定会把他们误认成一对热恋中的腻歪小情侣。

路灯有些昏暗,于睿抬头就能看见他的侧脸,坚硬的线条在朦胧光线下柔和了许多,卡卢比恰好也微微转头看向怀里的她,她立刻挪开视线,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于睿咳了一声,说:“我们又不是情侣,这玫瑰我收了不合适。”

卡卢比苦笑着问她:“难道我要抱着你重新把花放回车里去?”

“......算了。”

 

到了公寓楼下,远远便看见有个人等在那里,于睿心中暗道不好,拽了一下卡卢比的衣袖对他说:“宫傲。”

卡卢比冷哼了一声。

宫傲看见自己的女神被别的男人用这种暧昧的姿势抱着回来,而且这个男人比自己高比自己帅,一时有些发懵,手中的玫瑰掉下来散了一地。

卡卢比看了一眼地下的花束,心道:哼,还好我送的花比他的多比他的美。

宫傲想自己前几天向于睿求婚她拒绝得十分干脆,理由是这辈子都不想恋爱嫁人,今天这样的状况肯定有问题,跨着大步走过去,抖着手指着卡卢比质问:“你谁啊你。”

卡卢比“墨衫夜帝”的称号响彻全国,但他出任务多以暗杀为主,见过他真面目的人为数不多,能把名称和真人对上号的更是寥寥无几,所以宫傲根本没认出他来。

他懒得搭理宫傲,连白眼都不屑翻一个,于睿也不想卡卢比的身份被宫傲知晓,心烦得很,干脆闭上眼靠在他肩头装睡,他把于睿抱得更紧了一点,绕过宫傲进了电梯。

电梯门就要关上的时候,宫傲硬是挤了进来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给我把于睿妹妹放下来。”说着就要去拉他。

卡卢比把于睿护在怀里挥开他的手:“谁是你妹妹,你别碰她。”

于睿感觉到他周身环绕的杀气,立刻伸出手按住他握着碎星的手,睁开眼对宫傲说:“我脚崴了,这个人是学校的司机,他送我回来的,待会儿送完我就走。”

宫傲笑开了花,看起来越发猥琐:“原来是司机啊,那就好那就好......那这花?”

于睿实在不忍看他的脸,扭过头说:“超市里抽奖送的。”

沦为学校司机的夜帝大人默默地在心里流下了一串泪。

 

 

好不容易才把宫傲劝走,卡卢比开了门把她放在沙发上,坐在她对面问她:“你要不要去我家住,在这里总是被变态打扰,我不放心。”

“你房子不是被炸了么?”

“嗯......我不小心忘了......明天再去买一栋。”

于睿朝他扔了个抱枕:“土豪,我们不是一个阶级的。”

“开玩笑的,我最近没接到什么任务,组织快把我给忘了,穷哭了,只能来给你做保镖,算是给你的借宿费。”

于睿也难得有兴致配合他:“还可以做宠物,来,卡先生,变只猫来玩玩~”

以前住在一起的时候,于睿最喜欢和他这样开玩笑,这句话说完,两个人都愣了一下。

 

卡卢比放下抱枕站起来,于睿以为他真的要变成猫来逗她,他却把她抱起来朝浴室的方向走。

她吓了一跳抬起手打他,卡卢比看着她涨红的脸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凑到她耳边说:“你在想什么呢,我只是怕你走路不方便抱你去浴室而已。”

于睿的脸红得要滴出血一般:“......今天天气比较热。”

 

他借了于睿的笔记本上网,看见于睿的微博还是登录状态,她关注的只有自己的几个师兄弟和学生,包括谢云流在内,微博只有一百多条,大多是严肃的学术讨论,但粉丝却多的惊人,一条“今天天气很好,心情也很好^_^”的微博都有上千条评论。

卡卢比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搜了一下宫傲的名字,果然看见他单向关注了于睿,动了动鼠标把他从粉丝里移除,想了想不解气又把他拉进了黑名单里。

卡卢比刚准备搜自己名字点一下互相关注,又怕于睿看到了会生气,正在在理智和情感的漩涡中挣扎着,敲门声响了起来。

 

住在对门的七秀女子师范大学校长叶芷青踩着十厘米高跟鞋抱着一堆礼盒进来,边脱鞋边说:“睿睿啊我从美国学习回来了,给你带了点礼物——”

一抬头看见给她开门的人,抬手托住自己的下巴,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和卡卢比打招呼,“hello~卡喵帅哥,八年不见你又变帅了,我睿第二次金屋藏喵,她这是想通了?”

卡卢比接过她手里的东西面无表情摇了摇头,指了指浴室。

“好兄弟没事,我当你忠实的助攻。”叶芷青同情地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

“问你一件事,宫傲是怎么认识于睿的。”

叶芷青听到这个名字直接翻了个白眼:“那个变态......”

宫傲还是个街头流氓组织的小头目时,狂妄自大到想去挑战当地黑社会的权威,被打成了重伤扔在路边,路人看他长相可怕都只敢远远围观,于睿路过的时候救了他一命,顺便安慰了他几句,宫傲自此便把于睿当成红颜知己,缠上了她。两年后宫傲当着一众高官显贵的面向于睿求婚被拒,失了颜面心生恨意,想直接对她用强暗中将她染指,好在于睿聪明看出了他的心思,把迷药换成苏打片,又耍了点小聪明让他喝了掺了泻药的水,后来于睿自是无事,宫傲却被她整得落荒而逃。

叶芷青看卡卢比越来越阴沉的脸色,踌躇了片刻告诉他:“宫傲荡平了十二连环坞,现在势力越来越大连黑社会都不放在眼里,我刚接到的机密,他最近好像还打算和西北边那些叛乱势力联手,万一......我担心于睿出事,好在你回来了。”

“我已经在暗中调查了,迟早要灭掉十二连环坞。”卡卢比揉了揉太阳穴不悦道,“她怎么什么人都敢救,把纯阳当难民收容所么。”

叶芷青接过话:“之前我就问她惹了这么大麻烦还敢不敢随便救人,她和我探讨了一下人生哲学处世之道,最后决定以后还是救。你也想开点,万一出了宫傲那件事之后她不敢再救人,你就冻死在漠北雪地里了。”

“......我遇见她的时候没化成人形,是只猫。”

叶芷青看他一脸郁闷神色,安慰道:“她救其他人都是因为心善,救你是因为一见钟情,以前她对小猫小狗过敏,碰都不敢碰一下,听到你喵了一声就把你抱起来了。”

卡卢比暗自思忖了一下问她:“你说,于睿会不会还在担心生殖隔离问题?”

叶芷青抹了把冷汗:“你思维跳跃得太快,我有点跟不上节奏。”

    于睿洗完澡出来,叶芷青和她聊了一会儿,回对门之前朝卡卢比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卡卢比本就寡言,这两天情况特殊说话的次数是平时的十倍,感觉把一生的话都透支完了,如今两个人好不容易能够独处,在这种时候却找不到话题,索性变成了灰猫蹲在于睿身边看她翻书。

于睿胡乱翻了几页书,抬起头问他:“你的房子真的被炸了?”

猫朝她甩了甩尾巴。

于睿放下书给他挠了下耳朵:“能不能商量着让陆危楼给你换个职位?如今你暗夜之王的名声越来越大,盯着你的人肯定很多,总不能每次遇见危险都都变成猫吧,隐身术也不一定在所有情况下都靠谱啊......”

灰猫看着她担心的神色,靠过来,头在她手里蹭了蹭,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她的掌心。

正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搁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卡卢比还没来得及变回人形,于睿已经倾身过去替他把手机拿了过来,朝他笑道:“夜帝大人,您的业务还真是繁忙呐。”

手机被于睿搁在沙发上,来电显示上“藏剑 陈菁菁”几个大字不停地闪烁着,想不被于睿注意到都不行。暗金色光芒浮动,他变成人形,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愣了一下问:“怎么不接?”

“……打错了。”
他特别想去翻翻今天的老黄历,看看上面是不是写着“诸事不宜”。

  34 14
评论(14)
热度(34)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