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微博ID:橙子草莓酱_

 

【剑道BG】初雪(结局)

还有人记得差个结局的这篇文么......果然挖了坑就要赶紧填完不然就烂尾啊QAQ就算烂尾还是坚持填完了orz

 

天宝十四年十二月十三日,安禄山攻占东都洛阳,御史中丞和守城将士被俘后不肯归降,皆被安禄山所杀。

天宝十五年正月初一,安禄山于洛阳称大燕皇帝。

安庆绪领兵攻潼关,守城将士借潼关易守难攻之便加固城防坚守不出,安军主力被阻于潼关数月。

 

战事之下哀鸿遍野人心惶惶,洛阳沦陷长安便难得长安。素雪在此度过了第一个没有年味的春节。

自安史之乱起,涌至长安城的难民人数便不断增多,洛阳城破后更是增至上万,战乱流民大多被安置在长安城郊外醉蝶林中,沿途一带被称为“流民巷”。流民巷中多为老弱妇孺,流民们时常受饥饿瘟疫困扰,苦不堪言。

洛阳失陷后,狼牙军的气焰嚣张了许多,长安城中潜入的狼牙军细作行事也愈发猖獗起来,抢劫滋事无所不为。十大门派弟子大多前往潼关御敌,也有少数留在长安照拂难民,暗中观察狼牙军在长安的动向,素雪便是其中之一。

叶初阳押送军火兵器前往潼关一月有余素雪才收到他的来信,送信的鸽子似是经历了一番劫难才来到她身边,一侧翅膀上的羽毛倒竖着,飞起来也有些不利索,她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信封有不明显的拆开又封好的痕迹,好在他只写了“一切皆安”四字,并未提及其他。素雪给鸽子搭了个养伤的窝,回了封信抱怨信鸽呆头呆脑差点送错地方,叶初阳立刻明白她意中所指,两人的信便隐晦了很多,后来潼关战事愈加吃紧,通信也成了难事,月余后素雪完全失去了叶初阳的音讯。

素雪有时会潜进青楼找芷岚谈心,潼关传来的消息越来越令人担忧,芷岚抚琴时心不在焉,不一会儿琴音便乱了,停了拨弦的手。她叹了一声对素雪说:“若不是因这战乱,我家那和尚怕是至死也不愿向我表明心迹,又是因这战乱,我们始终无法相守,我倒宁愿如过去一般,他不回应我也好,躲着不见我也罢,至少我能知道他是平平安安的,如今......”

芷岚还未说完,素雪先红了眼眶。

 

叶初阳走后,除了老管家和几个打杂的小厮,偌大的宅子只剩素雪一人,白日在流民巷劳累了许久,夜间仍旧失眠,即便睡着了也总是被噩梦惊醒,闭上眼都是梦里惊心的场景:刀光剑影交错战马嘶鸣不已,叶初阳身中数支流箭倒在滚滚黄沙中,嘴角渗着血向她伸出手,唤她的名字,然后缓缓闭上眼,脸上犹带着笑。

素雪早晨醒来时枕头不知被汗水还是泪水湿透,发了会呆洗漱一番,和管家一起推着煮好的白粥去流民巷施粥,路上被万花谷的一位师姐拦住,问她为何憔悴消瘦了不少,切脉后神色凝重地叮嘱她以后万不可胡思乱想,替她开了点静心安神的药。

唯一的安慰是如今浩气恶人结盟抗敌,师妹颜笑和师弟叶晗的关系也许能够有转机,但芷岚告诉她叶晗作为恶人的新指挥也上了战场,颜笑留在南屏驻守,她一颗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天宝十五年六月初,守城将士被迫领兵出战,三日后,潼关破。

 

马蹄在山路上敲击出急促的声音,素雪勒马在纯阳宫门前停下,牵着马向前走。高阶弟子皆被派往长安镇守,只余年幼道童和少数女弟子,平日里热闹非凡的太极广场如今也安静的可怕,云迟站在不远处等她,神色肃穆,一头银发似是落满了白霜般,竟有了种沧桑的意味。

盔甲被泥沙黄土掩盖了原本的颜色,半边道袍上沾了大片血渍,触目惊心。

“这是......叶晗师弟?”素雪的声音颤抖,听起来不像自己的。

云迟朝她点了点头:“逃过此劫的弟子无法带回尸骨,只能带来他的遗物。”云迟朝素雪摊开手,一个红色的平安符安安静静躺在他的手掌上,“这个平安符是去潼关前,笑儿替他求的。”

素雪闭了眼问云迟:“师妹呢?”

“之前昏过去一次,如今平静下来了,却是怎么也不信叶晗已经......为师替她切过脉,纯阳宫明年要多添一只小羊了。”

素雪心中又悲又喜:“师妹和叶晗的,孩子?”

云迟点点头:“应是叶晗去潼关之前......如今你留下来多陪陪笑儿吧,守着她平安把孩子生下来,为师已经把名字想好了,叫叶祈安。”

素雪知道师父要下山去长安,也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拦不住,默默替他收拾了行李。

她不敢再打听叶初阳的消息,也许,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六年后

安史之乱渐渐平息下来,云迟领着纯阳弟子平安归来,仍旧修道收徒过着闲云野鹤般的生活,颜笑回浩气盟整顿帮会,把六岁的叶祈安托付给了素雪和云迟。

纯阳初雪的一天,纯阳论剑台的雪是一绝,素雪撑着伞带着祈安去论剑台赏雪。

祈安聪明安静,性子像极了他的父亲,但仍旧是稚气未脱的孩童,看到七彩阳光照耀下晶莹的雪花忍不住惊叹,眸子里亮晶晶的。

素雪和他合力堆了两个雪人,祈安指着两个依偎在一起的雪人说:“这个是爹,这个是娘。”随后又耷拉下脑袋,问素雪:“素素姨,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我爹啊,每次问娘她都好伤心的样子,说我总有一天会见到爹,我怕娘伤心,都不敢再问她到底是什么时候了。”

素雪在心中叹了口气,摸摸他的头说:“别难过,没准过年的时候你娘就把你爹带回来了。”

祈安点点头又问:“素素姨夫也会回来么?我也从来没见过他呢。”

“他啊,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突然觉得这场初雪有些寒凉,素雪正欲带者祈安沿路返回,看到有人撑着伞向他们走过来,是个穿金戴银的成熟男人,身上却没有半点纨绔子弟的影子,脸上有几道伤痕和风霜洗礼过的痕迹,比起初见时更显刚毅。

叶初阳轻轻唤了她的名字,说:“纯阳下雪了,我来华山提亲。”


  17 6
评论(6)
热度(17)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