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随缘更新

 

【漠北夜雪(五)】 卡卢比×于睿 现代AU


漠北夜雪(五)  卡卢比×于睿 现代AU

(五)

他的话音极轻,尾音落下来似是叹息,一阵一阵敲击在心上,带出些夹杂着甜蜜与苦涩的钝痛。

于睿静静地等着他的下文,但卡卢比却在此刻放开了她。

黑暗中熟悉的气息越来越分明,接着下巴被轻轻抬起,唇上便有了一点柔软冰凉的触感。她微一愣神便明白发生了什么。

只是单纯的双唇相贴,最简单的触碰也带着些紧张和试探的意味。唇舌相触到的地方凉意渐渐化开,被彼此呼出的滚烫气息熨得温热。于睿惊讶得微张了嘴,下唇便被顺势吮吻住,片刻之后吻她的人似乎觉得这样做太欺负她,放开来重新贴住她的唇缓缓移动亲吻,呼吸和动作都无比的妥帖契合。

鼻尖不时相触在一起,双唇辗转耳鬓厮磨间依旧小心翼翼的带着些颤抖,不知是谁的发丝擦过脸颊带出微痒触觉,丝丝缕缕直接蔓延进心间。
一个人不愿放开,另一个是不舍放开,于是这个生涩的毫无技巧性可言的吻就被无限延长。

他的手抚过她脸颊,能感受到烫人的温度,看得到她绯红的脸,平日里端丽的模样添了丝妩媚,更让人动心。

她像是感知到什么,睁开眼来看他,黑暗中只能看见闪着亮光的双眸,淡琥珀色中隐约可见赤红色光芒,她能感受到那只扣住下巴的手怕弄疼她,也在努力控制着力道。

其他人眼里杀气凛然无情狠绝的夜帝,面对她的时候永远是温柔无措的模样;将他推入杀戮的深渊有她的责任,他却从未说过一句恨她的话。

明明听了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应当是生气了失望了,明明这个吻应该带着暴怒和惩罚的性质,可偏偏温柔体贴到近乎虔诚……让人感动得想要落泪。

他第一次看见于睿哭,眼泪落下来吻进嘴里尽是苦涩的咸。以为她是讨厌这个突如其来的吻,立刻松开了她,想替她擦掉眼泪,伸出手去又不敢碰她的脸,只能反反复复地对她说对不起,于睿见他这样忍不住抽噎起来,他把她搂在怀里轻轻拍着说下次一定征询她的意见,没注意到她其实在偷偷往他怀里靠近。

卡卢比守着于睿睡着,回到客厅打开调了静音的手机,看到有陆危楼的十几个未接来电,揉了揉太阳穴回拨了过去。

"听说你出院了?“

"嗯。"

“上面的任务,从几个叛乱的间谍嘴里套情报,本来这件事可以指派给别人,但是让你去比较放心,并不十分紧急,你可以在……咳,于睿家好好养几天,再动身。”

“……不必了,明早就可以开始。”

“还是要提醒你,你要清楚自己明教夜帝的身份,你和她的事……”

“这个我知道。”

“好,辛苦了,注意安全。”

“嗯,谢谢。”

第二天于睿起床时整个人如同宿醉一般,脑子里像是装了一团浆糊。餐桌上是已经做好的丰盛早餐,她看到卡卢比留下的纸条,上面写着任务关系要消失几天,突然就清醒了许多。

思绪回到了八年前他向她求婚后,她心绪纷乱跑到华山上躲在吕老先生家不肯见他,华山上下着大雪,他守了好几天,任谁劝都不肯走,定要见她一面,后来可能身体撑不住也可能是真的心寒了,他冒着鹅毛大雪一步一步挪下山去。她爬到华山最高的地方看着他的背影在满山雪色中渐渐消失,风雪吹在脸上刀割一般的疼,疼得她流了一脸的泪。

她躲了一段时间想通了,回家后他却不见了踪影,她担心又恐惧,四处打探消息,但是他如同人间蒸发一般隐匿了一切行踪,后来再听到他的名字,他已经是令人闻之色变的明教夜帝,他们之间相隔的已经远不止一座心墙。

她本来就不太懂得如何处理这样的事情,后来又加上种种外因,八年来一直用各种原因躲着不肯见他,避免任何交集。

这回换成卡卢比先离开。她想这样分开来冷静一下也好,昨天的亲吻几乎让自己控制不住陷进去,再相处下去她的感情可能会往更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可偏偏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压抑的情绪沉甸甸的堆在心间,早餐吃进嘴里也味同嚼蜡。

来串门的叶芷青坐在她对面盯着她有点红肿的眼睛问:“睿睿啊你看起来有点憔悴,有心事?”

“昨晚没睡好。”

“怎么了,昨晚你和卡喵吵架了?”

于睿被食物呛了一下,咳得满脸通红,镇定下来摇了摇头:“他有任务,这几天都不回来。”

叶芷青狐疑地看她一眼,掏出一张机票:“有个好姐妹明天婚礼,我要去当伴娘,两天后直接在那边过春节,去不去?”

于睿摇了摇头。

“你若是和李忘生一起过年,估计他又要念叨你嫁不出去了,而且我听说谢云流今年从日本回来,打算回纯阳……”

“……去。”

叶芷青朋友的婚礼因为沾了春节的气息更显喜庆,本该轰动一时的婚礼却办得十分朴素,新娘叫苏雨鸾,新郎年纪偏大但艺术家的气质非一般人所能有,看起来也是天作之合的一对。婚礼结束后新娘抛出的捧花正好落在她脚边,叶芷青推了她一把,她犹豫片刻把捧花捡了起来,苏雨鸾朝她柔柔一笑祝她早日找到意中人,于睿赶紧敛了心绪笑着道了声谢。

作为伴娘的叶芷青温柔大方人缘极好,被人群簇拥着瞬间就消失在了于睿的视线里,她坐在桌边抱着捧花刷了一会儿微博,卡卢比躺在悄悄关注的分组里,最近的一条微博是一张全黑的图片,只隐约看得见一个轮廓,评论里尽是“老师好帅”“(¯﹃¯)夜帝嫁我”之类的言论,往下翻了翻,有一条是询问波斯猫最近食欲不振应该怎么办,他po了一张浑身雪白的蓝瞳小猫,女粉丝们全都被萌化了:“爱护小动物绝对是好男人”“没想到冷酷的夜帝内心这么柔软啊~~o(>_<)o ~~”

于睿关了微博喝了几口红酒,期间应付了几个搭讪者,后来干脆去花园找了个比较僻静的地方坐下来。座椅靠着一道绿色藤蔓架起来的回廊,回廊后是半人高的灌木丛,小情侣的嬉闹声不时从那边传过来。

随后就听到极熟悉的声音:

“陈小姐绝对担得上光彩照人四字,认识您是我的荣幸。”

“哪里哪里,陆先生才真是体贴英俊器宇不凡。”

她借着藤蔓树影的遮蔽回过头去,看见卡卢比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手持酒杯和一位美艳女子聊天。后面的话音低了下去,听不清内容,两人低声聊了一会儿相携离去,于睿听到“陆先生”就知道他在隐瞒身份出任务,但不知道为何心里却有些不舒服。

晚上叶芷青在花架旁找到了正在发呆的于睿,硬要拽着她去酒吧,后来直接拉上苏雨鸾来劝,她怕扫了大家的兴致只能跟着凑热闹。

于睿本就不太会喝酒,几杯鸡尾酒喝下去感觉脸都烧了起来,和身旁的人打了个招呼去洗手间洗了把脸。空旷的走道里音乐声很小,其他的声音便被无限放大。她听到到不远处卡卢比和白天的那个女人正靠在走道边小声交谈,从她的角度看过去,两人的姿势相当暧昧。他高大的身影在昏暗灯光下曲曲折折投射下来正好将她笼罩在暗色阴影里,她拎着包尽量小心的不发出声音往回走,因此也不知道背后的男人正好抬头看见了她离开的背影,眼中尽是复杂神色。

叶芷青费了一番功夫才把喝得烂醉的于睿架进酒店房间,于睿安静地躺了一会儿开始小声啜泣,问她怎么回事,她捂着心口说痛,叶芷青吓了一跳准备去隔壁房间找万花的医生来给她看看,敲门声便响了起来,卡卢比一脸严肃地站在门外。

叶芷青问他:“你不是出任务去了么?哦这不是重点,睿睿说她心口疼,你能去帮忙找个医生么。”

他径直走过来:“你去休息吧,我来照顾她就好。”

“你们吵架了?怎么一个两个都怪怪的。”

“……没有什么。”

“不行,她醉了,让你们呆一起万一发生了什么……我不放心。”

卡卢比看了叶芷青一眼。

“算了,我信你。”

 

卡卢比抓住于睿的手往被子里塞,她泪眼朦胧地看着他,挣扎着要爬起来,他在她背后垫上枕头把她扶起来,于睿哭了几声,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脸看,之后双手攀上他的脖子,毫无预兆地亲了上来,鼻尖撞在一起碰痛了也不管不顾,胡乱且毫无章法地舔舐他的嘴唇,带着些微醺的酒意。

他花了极大的毅力才挣脱开来,替她擦掉眼泪,她哼了几声又落下几滴泪,拽开他的手,再一次把嘴唇贴了过来。

他眸色逐渐变得赤红,低低地唤了一声“阿睿。”

 

晚了一天的立春福利 (*/ω\*)不是第一次写吻戏但是这两只的好难写_(:з」∠)_,雷啊矫情啊什么的都不管了已经第五章再不发展一下我自己都要哭了【说好的对文负责呢喂→_→】纯(bing)洁(bu)的lo主已死(*/ω\*)勿念。
另外说明一下,卡喵的人设是赤红色的眼睛银灰色头发。但是想象了一下放在现代文里会很奇怪所以改成了琥珀色眼睛棕灰色头发,原作向文《三生雪》会在之后改回这个bug,之前写错了实在抱歉。另外考虑了年龄问题,《漠北夜雪》的设定是阿睿救下卡喵十年后发生的故事,即一起生活两年分开八年,两人此时大概都三十多一点。

  31 20
评论(20)
热度(31)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