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微博ID:橙子草莓酱_

 

捡到一只猫(三)

高跟鞋在地砖上叩出有节奏的清脆声响,于睿向纯阳高新技术研究所门口匆忙走去,被一个瘦高个子的男人拦住了去路。

于睿心虚地和他打了个招呼,李忘生望着她怀中一堆盒装三生悬叶丹皱眉问:“你眼睛怎么了?”

“最近熬夜次数太多有点眼疲劳。”这只是一部分原因,真正的原因她没敢说出来。

“隐形眼镜不要戴太长时间。”李忘生向来疼爱师兄妹们,以为于睿最近忙纯阳的事务连身体都顾不上,心存愧疚,又给她放了几天假。

于睿回家之后把药研散替卡卢比敷在眼睛上,心里正在纳闷怎么用了这么久的药一点效果都没有,他似乎看穿了她心中所想,叹了口气问她:“睿睿啊,我会不会让你很烦?”

“别这么说,我从来没这么觉得,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努力让眼睛好起来。之后是回歌朵兰寻找族人还是留在现代社会自己打拼,都看你自己的意愿。”

“你晚上睡觉还冷吗?”

“怎么了?”

“我可以变成猫——”

卡卢比感觉到替他敷药的手停了一下,然后听到于睿的回复:“不用了我不冷,我们有句古话叫男女授受不亲,意思就是未婚男女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能太过亲密,能听懂么?”

“不太懂。”

“……”

卡卢比自知气氛被他弄得有些尴尬,立马补救:“我好像能看到一些光了。”

“乖乖敷药,等你眼睛好了我带你去逛街,买几件衣服。”

于睿对他原来那件黑色披风般裸胸露背的衣服实在是欣赏不来,家里又没有像样的男士服装,只能找了一件大码纯阳文化衫给他穿,胸前有蓝色的太极logo,背后是“纯阳高级技术研究所”四个大字,怎么看都和他异族霸道总裁的气质不搭。

卡卢比听了立刻拒绝:“我不能再花你的钱,椰子青昨天和我说男人应该独立,不能靠女人生活,不然会被人骂小白脸。”他学汉话的时间不长但进步飞快,连“小白脸”是什么意思都知道了,于睿有点担心叶芷青是不是还教了他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

“叶芷青……”于睿随时不忘纠正他的发音,“现在是特殊状况,你没有办法出去工作,这些你先欠着,等你养好了伤再还钱给我。你有什么特长,打算将来做什么工作?”

“我会杀人,还会抢水源。”

于睿感觉客厅的灯光颤巍巍闪了闪,镇定下来问他:“你杀过很多人?”

“以前在歌朵兰,不杀人,就会被人杀。”

于睿想起他那套流畅的隐身缴械一波带走,打了个寒战说:“现代社会是法制社会,不能随意杀人。”怕他又揪着“法制”这个词不放让她解释含义,立马补了一句“反正你不可以随便杀人。”

“我听你的,你说不杀就不杀。”

“遇到危险可以适当变通一下,或者找警察。”

“变通是什么意思?警察是谁?很厉害?”

于睿在心中哀嚎一声没你厉害,面上却格外平静:“……来,我慢慢和你解释。”

第二天于睿被厨房传来的一声巨响惊醒,拖鞋没穿好就冲过去察看发生了什么。卡卢比站在一堆冒烟的厨具旁一脸茫然地看向她在的方向,衣服上粘满了面包屑和果酱。

“你没伤着吧?!”她围着他转了个圈,看到他毫发无伤才放下心。

“我想给你做早餐,但是没成功,是不是很没用?”

“你眼睛看不见,照顾好自己就行,不要任性。”

“我不想成为你的累赘。”

“我什么时候把你当累赘了?快去把脏衣服换下来。”这家伙连“累赘”这么高级的词都会用了,于睿觉得压力有点大。

“你生气了?”他似乎特别怕她不开心,乖乖地去换弄脏的衣服。

于睿本来就没生气,便是有气,看到他一脸无辜的表情也消了。她怕他不小心撞到头,目光尾随着他,果然看见他忘了弯腰,一头磕在浴室门上,揉了揉脑袋,愣在原地。

于是她又跑过去垫着脚看他有没有磕着。

他眨眨眼睛,俯下头来看她的脸。浴室里沐浴乳的香味混着他身上牛奶和果酱的气味在空气中悠悠浮动,眼睛里的厚重情绪她看不懂,但眸光闪烁似要将她吸进去。

于睿咳了一声,想要向后退一步化解这尴尬又暧昧的微妙瞬间,他微哑的嗓音低低传进耳里:“我能看见你了,你很好看。”

“撞,撞了一下就能看见了?”

“嗯,你怎么脸红了?”

“……你眼睛才刚好,一定是看错了。”

“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不要害羞。”

“叶芷青到底教了你些什么,我要和她谈谈……”

为了庆祝卡卢比复明,于睿打算做一顿大餐,于是带着他去超市购物。

即便是穿着文化衫,他也吸引了无数惊艳的目光,特别是年轻女孩的目光。有几个姑娘直接掏出手机拍照,还有胆大的跑过来问电话号码和纯阳技术研究所的招人标准。于睿在心中盘算着下次研究院招生把卡卢比也带上,这边他已经沉下脸对围观群众露出带着杀气的眼神,待于睿从她美好的的招生规划中回过神来,围着他们的人已经散了个干净。

于睿正在果蔬区挑选蔬菜,卡卢比看到盒装蘑菇停下来不肯再向前走,捡了几盒往购物车里扔,于睿在心里叹了口气问他:“你最近吃了好久蘑菇了,不考虑换下口味么,还有很多好吃的东西你从来没尝试过。”

他抖了抖嘴唇,面无表情,坚定地摇了摇头。

于睿想到她第一次喂他吃的猫粮,终于明白他对新食物的抵触从何而来,愧疚地帮他多捡了几盒蘑菇。

后来走到瓶装水附近,卡卢比像看到宝贝一样立刻拎起了两桶最大瓶装水。于睿怕待会不好把东西提回车里,阻止道:"我家不是沙漠,用不着屯水。"

卡卢比蹲在货架前用猫一样楚楚可怜的眼神看了她一眼。于睿瞬间失去了自己的原则:“买买买,我们再去买点牛奶和小鱼干。”

两个人满载而归,卡卢比拎着一堆购物袋丝毫不觉得累,跟在于睿身后向停车场走去。途经购物广场的羊肉串摊子,青烟飘散,孜然羊肉的香味远远传过来,他默默地停了下来。

隔着一断距离的于睿转过身露出询问的表情。

卡卢比放下购物袋指了指羊肉串摊子。

于睿脸上神色突变,冲他摇了摇头,折回来拎着购物袋拉着他快步离开。

后来卡卢比趁她不注意变成猫溜出来,吃到了人生中第一串孜然羊肉。

TBC

羊肉就是吃的羊肉串儿……没有深层含义,真的,看我纯洁的双眼●_●

  43 11
评论(11)
热度(43)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