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随缘更新

 

校园AU

一直认为女神年轻时候也是很调皮的XD好久不写文了心存愧疚,预计是个短篇很快就能完结(zhendema→_→)在现代梗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设定:于睿是大学一年级新生,卡卢比是外国黑道小王子(shenmegui)

李忘生师兄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站在在讲台上,作为优秀导师对JXU高级管理学院的新生做欢迎致辞,不时露出温柔得体的笑容。

于睿刚做完新生代表发言下来,祈进挥着手机朝向她,笑得一脸灿烂:“师姐,刚刚好多人向我打听你的电话号码,我打算卖五十块,不亏吧?”

于睿在他和上官博玉之间坐下,面不改色道:“刚刚有人问我要谷之岚的照片,本来不打算给的,现在感觉一百块卖出去也不亏。”

祈进被她的话噎住,立刻表示开个玩笑而已师姐不要当真,于睿掏出静音的手机看到一堆陌生号码发来的搭讪短信,朝祈进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祈进想起她那些整人的招数,打了个寒颤委屈道:“我真的没有卖给别人。”

上官博玉觉得祈进有点可怜,从他正在研究的《庄子》中抬起头,递给于睿一张传单,是中国古代哲学研究社团的招新宣传,上面赫然印着一排大字:入社请联系纯阳于睿(女神),号码188××××××××

“是师兄印的”他补了一句。

于睿看着讲台上挂着温柔微笑的李忘生,觉得心有点累。

李忘生发完言后,还有各大集团的继承人发言,于睿很欣赏叶英的风格,他停顿十秒一言不发,环视一周后说了声谢谢大家便退场,十分彰显个性;心理学导师叶芷青说我知道你们都觉得这个环节很无聊就不说什么了;李承恩表示我是个粗人不会说啥道理就这样吧。后来轮到玄正,他花了半小时从少林的起源发展讲到少林的现状及成就还没有讲完,一个小时后,新生们几乎都放弃了挣扎,低下头忙自己的事。

上官博玉在研究他制药的小炉子,祈进正忙着游戏闯关,卓凤鸣早就不知跑去何处,于睿把书包托付给上官,借口上厕所溜出了学校。

于睿有个秘密基地,是一栋老旧楼房屋顶上的玻璃花房,她在里面搭了个吊床,闲来无事便抱着书来这里消磨时光,吹着小风欣赏蓝天白云,格外惬意。

通往秘密基地要穿过一条寂静的窄巷,她一手插着卫衣口袋一手提着刚买的零食悠哉悠哉向前走,刚拐到岔路口便听到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未清楚状况又听见纷至沓来的喊叫声,在空荡的巷子里回响着,颇有些瘆人。

于睿往隔壁巷子里缩了缩,大着胆子探出半个头去,看到一群衣装怪异的黑衣人围住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外国男生,用她听不懂的语言大声向他质问着什么。

男生似乎还在和他们理论,声音恳切,为首的黑衣人神色有一瞬间的松动,后来又摇了摇头,朝他深深鞠躬行礼便开始出手,招招阴狠毒辣。

落在普通人身上几乎致命的招数全被少年灵活轻巧的躲闪轻易化解,他的功夫极好,于睿不清楚是自己眼花还是他防御格斗的动作确实如此迅速,竟看到了好几次带着金色光影的隐身和瞬移,真实的没有加特效的那种,还未看清他如何出手,地上便躺了一圈痛苦呻吟的黑衣人。

男生没有对他们下狠手,对方却急红了眼,他就算再强悍也架不住这么多人的围攻,渐渐处于劣势,身中数拳后捂住腹部靠着墙根慢慢往下滑,表情却变得凶狠扭曲,一双眼睛染透了杀意,变成耀目的红。围住他的人手中刀刃闪着寒光,却被他的气势震慑,犹豫半天不敢靠近,又看到他虚弱到几乎站不住的样子稍微放下心来,准备一刀刺下去。

气氛紧张到极点的时候,一道尖锐的警笛声破空而出,声音由远及近,黑衣人顿时乱了阵脚,男生趁机逃脱制掣飞速移动到于睿藏身的地方,领头的黑衣人懊恼地咒骂一声,招呼同伴相互搀扶着离开深巷。

于睿没想到随意录在手机里的一点仿真警笛声居然有救人性命的一天,平复了一下心情去搀扶对面软绵绵跪坐在墙根的人:“喂,你还好吗?”少年听到她的声音浑身一震,于睿看到他额头上疼出的冷汗便知这句话问得多余。

男生身量高大,她好不容易才将他扶起来,他勉力撑住墙面站起,下一秒却再也支持不住昏了过去。于睿花了极大力气才搂住他的两条胳膊,他的头垂下来,嘴唇落在她的肩膀上。九月正是暑热未消之时,她穿得单薄,肩膀上那一小块被他嘴唇贴住的肌肤触感格外明显,热度从那一点蔓延到脖子上,还有向上的趋势。于睿调整了一下呼吸推开他的脑袋:“喂,你别死啊……”

祈进抱着于睿的钱包冲到医院后十分不悦:“我还以为是你受伤了,大庭广众之下撒丫子就跑把师兄气得不轻,结果您老又是救人,一个宫傲已经烦死大家了,姑奶奶您能不能收起您泛滥的同情心。”

于睿问他:“要我从物种起源说起,向你阐释生命的可贵吗?”

祈进面色煞白,连连表示不用了,看到病床上躺着的病人:“哟,师姐你救人都救出三次元了,这是个coser吧,看着像是少女漫里走出来的男主角。”伸手就要去拽他头发。

于睿扯开他的手:“你干嘛?人家是病人。”

“他的头发颜色染得不错,我想看看是不是假毛。”

“……人家是外国人。”

外国人醒转过来,睁开一双赤红的眼,祈进乐了:“歪果仁,能听懂中文吗?你这美瞳也不错,哪买的?”

于睿把祈进赶出病房,望向病床上灰发赤眸的青年:“你会说中文吗?”

他盯着于睿的脸看了半天,仿佛要从她脸上看出朵花来,于睿被他看得不自在,摸了摸脸,他才回过神来说:“我学过,会一点点。”

十分标准的普通话,于睿心想教他中文的人应该很厉害。

“你没事我就放心了,好好养伤吧,下次再被人欺负记得报警,再见啦~”

于睿叮嘱完背上书包准备走,少年叫住她:“你,等一下……”

“医药费什么的,我付的不多,你就不用还了——”

“——你,不要我了么?”

等等,这人的中文老师好像教了他一些奇怪的东西,这种浓浓的韩剧风是怎么回事。

于睿正在纠结是纠正他这句话的用法还是告诉他从此我们就是路人了,各自珍重有缘再见,他又开了口:“你不记得我了么?”

于睿觉得事情在往神展开的方向发展,她摇头表示自己在今天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他。

男生眼底失望情绪一闪而过,对她说:“我正在被人追杀,谢谢你救我。”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寻找藏身的地方。”

于睿觉得他这样子看着有点可怜,心一软说:“我们家挺大的,你一个人太危险了不如来和我们一起住吧。”说完之后又后悔了,怎么随随便便就把一个来历不明的疑似危险品带回家呢,男生思索了一下便答应下来还礼貌地道了谢,于睿怎么看他怎么顺眼,打消了心中最后一点顾虑。

tbc

  26 15
评论(15)
热度(26)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