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随缘更新

 

佛道BG只有脑洞

一个没什么亮点的故事,看完伊吹鸡腿子的那张画开的脑洞。

小道姑和小和尚初次相识是在藏剑举行的名剑大会上,比武台上各门派高手尽显绝招,刀剑光影交错,争斗到精彩处叫好声一浪高过一浪,台下道长和大师全然不受周围环境影响,正盘腿坐在树荫下激烈地辩论佛道之理,紧张程度丝毫不亚于台上的剑拔弩张。小道姑叹了口气,默默给自家师父递上一杯茶,抬眸瞥见对面的小和尚也同她一样无奈,正在给他满头大汗的师父打扇子。佛法宏大精深,道法玄妙无穷,一时三刻也辩不出个高下来,于是思辩最终发展成打斗,小和尚目送着一僧一道消失在视线中,转头恰好对上小道姑的目光,悄悄红了脸。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道长和大师就这样打成了至交,此后那大师便成了纯阳宫的常客,两人今日我邀你煮茶论道法,明日你约我静坐品佛理,和谐得紧,早把两个小徒弟抛到了脑后。
小和尚在纯阳很是孤独,小道姑看他可怜就带着他在纯阳四处逛,偶尔一起堆个雪人玩玩泥巴,不算无趣也谈不上有趣,因为两个人都是闷葫芦一样的性格。对话大抵如下——

和尚:“你们纯阳真冷啊。”

道姑:“……是吗?”

和尚:“……哦。”

或者如下

道姑:“你这个泥人儿捏的真好看。”

和尚:“呵呵~”

道姑:“……”

几年后小和尚长成了清秀聪慧的大师,小道姑也出落成了高雅端庄的御姐,不过两个人闷葫芦的性格依旧没有改变,每年只因着彼此师父的来往见个几次面,聊天的内容永远只两三句就结束。娱乐活动从当年的玩泥巴变成了下棋,道姑每次都能赢个彻底,她听人说过大师棋艺高超,心想自己竟然能赢过他,那她应该算个顶尖高手了,直到下山后和新结识的朋友过招惨败,她才知道大师每次都让着她。

道姑负责纯阳日常用品的采办,时不时要下山办事,每次下山都能因为各种“偶然”的原因(且不说原因有多千奇百怪了)遇到大师,于是两人便同行一段时间,虽然交谈不多,有人护着确实安心许多。

这样“偶遇”久了,相处起来就越有默契,默契久了难免会有点小暧昧,暧昧久了——暧昧久了并未有什么变化,虽然他们对彼此的感情都心知肚明,不过两个别扭无趣的人偏爱装清高,一个是出家人,誓要断情绝爱,一个是道门弟子,决心忘却红尘。

两个人拼命忘掉彼此,分开了很久,除了思念就是缅怀过去,师父们都看不过去了想要敲醒这两个榆木脑袋,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他们历经坎坷后(坎坷什么的懒得脑洞了)大师发现他根本没有办法离开道姑。

一天早晨道姑听到敲门声,打开门并没有看到人,地上铺着厚厚一层积雪,上面留着明显的两排脚印,门边放着一对泥人儿。

  8 7
评论(7)
热度(8)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