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微博ID:橙子草莓酱_

 

【高校拟人】断章 (南大×东南无差)

(一)

梧桐叶被连续不停的雨水洗刷得润泽透亮,雨后初晴,阳光透过层叠枝叶将细碎光斑洒在尚带着湿意的林荫道上,尽头处的古旧建筑掩映在一片浓郁绿色中,只隐约露出些轮廓来。

正值毕业季,天气又凉爽得叫人感动,北大楼前围满了身着民国样式校服拍毕业照的学生,穿着蓝布衫黑色长裙的女孩子们摆好造型,笑着朝不远处靠在粗壮的梧桐树干上气质出尘的男生招手催促他一起合影,大有他不同意便要动用武力的架势。南大只得认命,乖乖站在人群正中央,露出最完美的笑容。合影的学生换了一拨又一拨,闪光灯的效果有些刺眼,他揉了揉泛红的眼眶。

活动结束后已将近黄昏,南大婉拒了学生去ktv唱歌的邀请,一个人在鼓楼校区附近转悠,顺着中央路穿过丹凤街,再往前就是四牌楼,就算闭着眼睛都能摸清的路程。

天色暗的快,小雨又淅淅沥沥下起来,在街灯的照耀下泛起朦朦白雾,东南大学古朴的校门赫然立在正对面。南大从书包里摸出伞,犹豫片刻撑着伞走了进去。

一群刚从球场走出来的男生笑闹着与他擦肩而过,篮球拍在地面发出的回响和着喷泉声冲撞着耳膜,南大一时走神没注意到前方行色匆匆的路人,待发现过来已经晚了,两人撞了个满怀,那人因为低着头走路,堪堪撞进了他的怀里。

对方从他胸前抬起头,最开始的怒容转变成惊讶神色,愣了片刻后又朝他怒目而视,活像只炸了毛的小狮子。

南大看着面前和自己容貌三分相似的脸,将伞朝前挪了挪,问道:“下雨天出门也不带把伞么?”闲话家常般平淡的语气。

东南没接话,反问道:“你来这儿做什么?”

南大笑道:“从自家出来,一路上走神,回过神就在你家门口了,想着既然来了就进来逛逛。”

东南从伞下退出来,拧眉道:“那你便接着逛吧,反正这儿你也熟悉得紧,我就不作陪了。”说完准备接着冒雨赶路,步子刚跨出一半却被南大伸手按住了肩:“栖霞和江宁相隔甚远,难得见一次面,喝杯茶的机会都不肯给么?”

(二)

茶水蒸出的白色雾气凝在镜片上,视线瞬间变得模糊,南大摘了眼镜,眯着眼费力地搜寻眼镜布,东南在一旁呆了片刻,看不下去,夺过他的包替他翻找,只一眼便瞥见夹层里的照片,那是他过110岁生日时好不容易把几个兄弟姐妹聚齐拍的全家福。

南大接过绸布,东南隔着飘散在空气中的水雾端详他温润的眉眼,冷哼一声道:“事情都闹得这么大了,你怎么还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最近要操心的事情太多,你指的哪一件?”

“还能有哪一件?”东南调出网页,把手机递给他,“网上都传了好一阵子了。”

南大低头抿一口茶,笑道:“难得上一次新闻头条,竟然是这样的闹剧。”

“你打算怎么办?只表示一下严重关切?”

“还能怎么办,学问和科研接着做,过阵子新鲜劲儿过去了,还有谁会记得这件事。”

若是做了声明,定会有人说他仗势欺人失了气度,与其争这些虚名倒不如好好搞学术,比不上清北就不要弄这些幺蛾子;若是不理不问,怕是又会有人指摘好歹是个有名气的大学,被人抢了简称连维权都不敢,负了前人辛辛苦苦打下的牌子,寒了一校师生的心。东南看得清楚,这件事不论是谁挑起的,总会有别有用心的人往南大头上泼脏水——呵,仗势欺人么,可他们又何来的“势”呢。

他知道南大此刻多少会受些影响,偏偏胸中憋着一股气忍不住要发泄出来:“人家勤快得很,每天在微博上和你道早安晚安,你倒是高冷,也不回一个。”

“你若是想,也可以每天和我说早安晚安,我肯定回你。”南大盯住东南头顶一束翘起的呆毛,修长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

这句话包藏的含义有万千种,东南不敢往深处想,只当他在开玩笑,东南心想就算欺负也只能我欺负你,别人算个什么,别过脸去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不管别人怎么说,我是站在你一边的。”

南大终于忍不住直起身子,伸手替东南把呆毛抚平,收回手时指尖似有若无地划过他脸颊,东南想要躲开却又贪恋这种暧昧的触碰,半晌才回过神来向后倾了下身子。

南大了然一笑,重新坐回位置方才答他:“我知道。”

(三)

出了茶楼,雨有渐大的趋势,两个人挤在一把伞下,四周寂静得可怕,雨点敲在伞面上的声音清晰可闻,东南尽量往外挪了挪,南大却拉住他的手腕把他拽了回来:“躲那么远做什么,当心肩膀被淋着。”

“我该向那边走。”东南指向不远处的被暖黄色灯光照亮的拐角。

“总不能淋着雨回去,四牌楼离这边还有一段距离,鼓楼那里给你们留了客房,可以勉强凑合一晚。”

他动了动嘴唇,半天发不出一个“不”字,只能任由着南大牵住手向珠江路走,气温凉得不像在夏季,东南的手心却浮出一层薄汗。

东南已经记不清自己上次来南大家是什么时候了,客厅换了装潢,风格一如既往的素净,原先摆放着各种荣誉证书和奖杯的立柜被一面照片墙替代,上百张照片从黑白到彩色,按时间顺序整齐地排列着。

最新的一张,梳着俏皮双马尾的南师朝着镜头做鬼脸,一边一个挽着他和南大,两人不知道什么原因正相视而笑,样子有点傻气。远处的南邮探出半个头来,不满地向他们的方向张望着。

为首的那张照片框住了一对相互依偎的情侣,因为年代久远已经模糊得看不清面容,东南却觉得无比熟悉——那身着长袍的男子必然带着掩不住的书卷气,温润儒雅又格外的意气风发;那娇小的女孩子一定很美,气质端庄,又有如江南山水般动人的灵韵。

他向南大投去询问的目光:“是他们么?”对方朝他点了点头。

东南慢慢地将视线往后扫,南大跟在一旁开口道:“今天和学生们合影,想到从前的一些事,想如果他们还在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光景,心里闷的慌。”

(四)

南大倚在窗边讲那段往事,语调平静,像是在说一个和自己无关的故事。

那时他刚继承了国立中央的大部分精神和记忆,连带着继承了那些撕心裂肺的伤痛,脑海中一片混沌,胸口被不知名的力量压迫着,逼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金陵大学替他包扎好伤口,抚着他的额头说好孩子,照顾好弟妹,替我们好好守住这里,她将目光投向北大楼里微弱的灯光。

他眼睁睁看着她的身体和那个人一样,逐渐变得透明,化成暗夜中星星点点的萤火,想要伸手去挽留却什么都握不住,直到那萤火都散尽。

后来又是无休无止的拆分、肢解和重组,皮肉无数次被划开,流出鲜血,痛觉逐渐变得迟钝麻木,他不知道自己能撑到什么时候,或许某一天也会无声无息地消失掉,好在他足够幸运,在最难熬的时候挺了过来。

他早就习惯了做兄长,习惯了包容和迁就,从来都是云淡风轻的模样,对自己的过去保持缄默,也从不轻易将脆弱的一面示人,这次一定是心事多得受不住才想找个人倾诉一番。东南这样想着,望着南大融在夜色中的身影,轻声安抚道:“说出来就好了。”

(五)

东南看见1952年还是南京工学院的自己,他和南大一起坐在会议桌上,对面的人正在和他们商议,说工学院的实验仪器不方面搬运,不如南大将主要院系迁出,四牌楼留给工学院使用。眼角余光瞥见南大拧紧眉心,双手在桌子底下狠狠地绞在一起,心绪都被敛入幽深眼底,最终还是点头同意……

画面翻转扭曲,转眼间他已经他立在医院长廊边,旁边河海南师南林南农一溜儿排下去,几个小家伙全都耷拉着脑袋。病房里的人安静地躺着,面色苍白,看不出苏醒过来的迹象。他自己也难受得很,又不会哄小孩子,斟酌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放心吧,哥哥他……不会有事的。”南师忍不住抽噎一声,眼泪落在地砖上溅出一朵水花。病房里传来微弱的咳嗽声,他喜出望外,推开门跑了进去……

时光跳转到60年代的某一天,他路过汉口路附近,窄小的街道上围满了人,那时候风声紧,他知道这里将会发生些什么,本能的厌恶这些争斗,裹紧了大衣想从一旁绕过去,直到“国民党反动派”几个字生生钻进耳里,后面的批评和口号全都变成了模糊不清的杂音,他被钉在原地,看着南大目不斜视,挺直脊背从指指点点的人群里走出来,背影像极了那个人……

他又来到十多年前,小百合和虎踞龙蟠BBS上有学生因为南大和东南谁是国立中央正统继承人的问题吵翻了天。

“长子继承档案和精神,次子继承校址校舍,分家分得有争议——上边下得一手好棋,你们要是真的聪明,还要争么?”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个话题到底是谁挑起来的,丟不丢人?”

“整天争这些虚名真可笑,看看你们的排名都跌到哪里去了?”

“争来争去还不是为了利益。”

他关掉网页,脑袋胀痛得难受。

南大那个时候还在拼命争取教学经费,仙林那边的新家刚定下地址便出了经济问题,教师的工资都发不出,南大硬是靠着咬着牙把一切问题妥善解决,他知道这些争执的时候已经过去许久,也只是笑着对东南说:“不过是几个学生的玩闹,不要太当真了。”

合并呼声最高的那一年,众多关系相互牵扯,协商到最后也未能有结果。若谈及利益,他们只能站在最有利于自身和全部师生的立场上,甚至不惜背道而驰。

东南在年长的学者意味深长的劝解中看着南大逆着光渐行渐远,想要追上他的步伐却无论如何也跟不上,只能冲着他的背影大喊:“别人不懂我为何要与你争,难道你还不懂么?!”

东南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头顶上漆黑的天花板——不过是个冗长的梦。

他刚来得及抹掉黏在脸上的汗水和泪水,南大已经抱着一床毯子推门走进来对他说:“醒了?空调温度正合适,怎么满头大汗的,做噩梦了么?”

“……真是啰嗦,我没事。”

(六)

那个他最了解也最了解他的人就在眼前,夜空一样深邃的紫发,一双眼睛写满了关切,瞳孔中映出细碎的金色光芒。

他们是手足兄弟,有着相似的血脉;在最困难的年代相互扶持着走过,关系也曾一度冷至冰点,若说有解不开的生死情仇也不为过。

东南将脑袋搁在南大肩上,手臂绕过去环住他,低声说:“就一下,我就抱一下。”

南大收紧双臂把他搂得更紧,耳语道:“还像小时候一样怕黑?”

“谁怕黑了,你不记得了吗,那时候是谁整宿整宿做噩梦——”

东南及时闭上了嘴。

柔软的唇覆上来,温和轻柔的吻带着湿咸的气息。

这可真是糟糕啊,他这样想着,闭上了眼。

END

终于写完啦了结一个心愿。
查阅的历史资料可能有误,欢迎批评纠错。

  15
评论
热度(15)
  1. 橙子草莓酱_苏停云 转载了此文字
    没开小号时写的,转到校拟专用号这里方便分类。 橙酱:
  2. 叨叨喵苏停云 转载了此文字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