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随缘更新

 

【高校拟人】记一次失败的告白(浙南)

浙大的豪宅依山傍水,透着恰到好处的奢华,每一处精致的装饰都在宣扬着它的主人是个低调的贵族。

偌大的后院临着湖,湖中荷花开得正好,碧叶衬着粉白花瓣熙熙攘攘挨在一处,竟占满了大半个湖面,夕阳仿若在湖面上洒下了一层金箔,湖水荡漾泛起带着碎金的涟漪,一圈一圈漫向远处起伏的山峦。

南大的左手扣在茶盏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这是他惯常的小动作,他的视线朝上掠过浙大头顶,望着不知从哪里飘过来的一朵薄云,正专心致志地发着呆。

浙大逗了会儿笼子里的鸟,觉得厌烦了便扭头去端详南大的侧脸。他们的长相有些相似,但是相较南大清润的面容,他的眉峰更加锋利一些,轮廓更深刻一些。

他盯着南大的眉眼,淡色笔墨勾勒出的一般,银钩狼豪画出一笔清浅剪影,几乎要融进背后水墨画般的山光水影里。

浙大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南大恰好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笑道:“你怎么也在发呆?”

“下次你也把家里养的那几只鸟带过来,我带你遛鸟骑车看尽临安花去,感受一下什么叫小清新的生活,不然只在这喝喝茶多无聊。”

南大帮他往鸟笼里扔了些吃食,答道:“我早就不养这些小玩意了,当初怕被人说政治不正确,养鸟种花之类的爱好都弃了,到了可以养的时候,又没了那份闲情逸致。”

浙大被他的话触到心底痛处,低声叹了口气道:“老四啊,我本来不打算多嘴……总是沉湎于过去,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放心吧,每年不知有多少人会提醒我‘不要总去回忆曾经的辉煌,也不要总是顾影自怜向别人揭自己过去的伤疤。’想沉湎都没有机会。”

气氛变得凝重且古怪,浙大咳了一声开始转移话题:“这次的龙舟赛,多亏有你帮忙,不然我一个人得累死。”

南大挑眉:“我拼了命在微信上拉票,结果最佳人气奖还是被你拿走了。”

浙大拍拍他的肩安慰道:“清北为了争生源都快打起来了,投档线出来了还在冷战,你不觉得我们南边太安宁了?偶尔竞争一下增加生活乐趣好像也不错。”

南大实在不能理解他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态,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无奈的表情说:“要是比体重我的确比不过你(意指浙大合并之后成为巨无霸)。”

浙大将另一手也搭上南大的肩,笑眯眯地把脸慢慢凑到他面前,几乎与他鼻尖碰鼻尖:“不如我们比比看谁工~科~~强~~~”话音未落头就被南大一掌隔开,连人带椅子被推到一米开外,南大活动了一下指关节朝他怒目而视,“能不在我面前提工科吗?”

浙大早就看透这家伙外表温文无害,切开来内里其实是黑色的,笑着摆手道:“不敢了不敢了——对了,说起工科,最近和你家那位小朋友又闹矛盾了?”

“又不是小孩子,哪有天天闹别扭的道理,前几天破天荒的主动给我打了回电话,不过听南师说他好像不大开心。”南大狐疑地看他一眼,“你最近很清闲么?怎么突然关心起我的家事来了。”

“这话说的真令人伤心,好像我以前从不关心你似的,别忘了我们当年可是同寝同食的情谊。”

南大被茶水呛住,差点失手打翻茶杯:“谁跟你同寝了!”

“俗话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追溯起我们的交情来,早就过了百年。”

他们二人关系好,时常调侃对方,但浙大开这样的玩笑还是头一回。

南大正准备问他最近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搁在茶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铃声是改编版的南大校歌,比起古朴厚重的原作多了几分轻快灵动:“大哉一诚天下动,如鼎三足兮曰知曰仁曰勇,千圣会归兮集成于孔,下开万代旁万方兮,一趋兮同……”

歌声中浙大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道这货居然换了校歌做手机铃声,明摆着自我歌颂,也太自恋了吧。

电话是南师打来的,于是浙大在气温逐渐降低的黄昏,烟波荡漾的西子湖畔,听南大和他妹妹拉了十五分钟家常。

万年弟控加妹控南大挂了电话,心情明显比之前好了很多。

浙大感叹道:“真羡慕你们这些有兄弟姐妹的,哪像我,孤家寡人一个。”

南大看似犹豫了一番,最终吐出两个字来:“复旦……”

浙大被他刺激得想流泪,才多久没见,这货不知跟谁学的,哪壶不开提哪壶的攻力见长。

南大继续挖苦他:“实在是想不到,我们眼高于顶的贵族先生也会有空虚寂寞冷的一天啊!”

浙大一反常态,没有反驳他:“你不是有一大家子亲戚吗,帮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对象。”

“我家就那么两三个姑娘,被男生们当宝贝疼着,近水楼台先得月,你能有什么机会。”

“怎么没机会了,你还单着呢。”浙大脱口而出。

南大明显没有理解他话中曲折隐晦的含义,反问他:“我单着和你有什么关系。”

关系可大了——该说的话迟早要说,不如就趁着现在直截了当挑明,浙大心道。

他把椅子向前挪了挪,正襟危坐,双手支撑住下巴,一双深蓝色的眸子直直地看向南大:“你坐好,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南大笑着问他:“到底是什么事,这么严肃的样子。”

浙大伸出手握住南大的手,南大被他惊住,立刻把手往回抽,浙大不再勉强他,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他琥珀色的眼睛:“其实,我想告诉你——”

南大打断他:“那也别突然拉住我的手,搞得像什麽生离死别一样,吓死人了。”

“我就是想问你——”

“大不自多,海纳江河,惟学无际,际于天地。形上谓道兮,形下谓器,礼主别异兮,乐主和同……”这回轮到他自己的手机震动起来。

他懊恼地想要跳进湖里游几个来回。仍旧没有搞清楚状况的南大提醒他“喂,电话。”心道这家伙真自恋居然把手机铃声换成了校歌。

浙大接通电话,厦大温软的声音传过来:“喂,浙大吗,你在忙吗?”

他本来格外生气,但听到厦大小心翼翼的声音,心底柔软下来,回了一声不忙。

“我想找你讨论一下上次我们一起研究的数学课题还有你们下半年来这边调研的事宜……”

告白这种事情需要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和厦大的通话结束后浙大已经没有了那种突然涌上心头的勇气和热血。

南大瞅一眼天色对他说:“你不是还有话要问我么,快说吧,天黑了我们得早点回去。”

“……想问你晚上有什么想吃的菜,好让厨房早点做。”

“上次吃的酒酿丸子不错~喂你脸色怎么不对劲啊?”

“没事”,浙大加快了步伐,“今天天气不错,我想静静。”

  27
评论
热度(27)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