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随缘更新

 

情辞【明唐BG】

明教驻扎的营地与战场隔着几个山头。陆千辞站在一截峭壁上俯视战后的枫华谷。

两地相隔甚远,细密的枫林遮住被战火烧得焦黑的土壤和道路旁堆叠的尸体,大都是丐帮和唐门的精锐。而他的视线所及之处只有满目艳红与青黄的山色。

林中堆积的落叶染上血色,那惨烈的红又被骤然而至的暴雨冲刷掉,和着焦土汇成一条纤细的溪流,裹挟着暗红色的泥泞顺着河道静静流淌出来。

天色凄清,只余一抹浅淡的灰,失去了主人的鹰隼振翅掠过,发出一阵孤凄的悲鸣。

雨势渐大,天色愈发暗沉,陆千辞转身往回走,嘴角露出一抹讥诮的笑。这战场争就快要结束,虽有伤亡,明教无疑会是最终的赢家。

潮湿的夜风呼啸着钻进帐篷,空气中带着股似有若无的血腥味。

副手正在向他禀报俘虏和缴获器械的情况:“这批唐门的俘虏中还有几个女人,不知是按老规矩直接杀了还是……”

“等等,有这个人吗?”陆千辞展开一副画卷,上面绘着一个唐门女子,着一袭轻便的夜行装,正朝着作画之人巧笑,笔触生动而细腻。

一旁负责军中杂务的人瞄了一眼绘卷,身子一抖,低头小声道:“是有这么个女人,但是性子太烈了,让她吃了些苦头,现下怕是已经晕过去了。”

“我却是不知,动用私刑惩戒俘虏是明教何时定下的规矩。”

陆千辞的语气一如往常的沉静,却给人一种风雨欲来之感。

那人吓得扑通一声跪下:“都是在下的过错,不知这女子是掌旗使大人的旧识……”

陆千辞斜睨他一眼,将画卷收好,抬眸道:“把她带过来。”

侍从立刻退了出去,片刻之后帐篷被掀开,一个身着唐门衣饰的女子被狠狠掼在地上,摔得失去了知觉。

她赤着足,腿上的旧伤尚未结痂,紫红色的细小鞭痕爬满了半截手臂,一头乌发凌乱地纠缠在一起覆住大半个脸颊,形容狼狈。

陆千辞蹲下身去拨开粘着在她脸上的头发,用手抹去污渍,勾起她的下巴细细端详,那是和画像格外肖似的一张面容,不同的是那画上的女子生着一张妍丽清减的鹅蛋脸,而她脸上婴儿肥未褪,尚带着些稚气。

“唐清绾。”他面无表情地唤了一声她的名字,显然没能得到回应。

陆千辞将她的脸扳正,附在她耳边又重复了几声。

她的眼睫微微颤动了一下,陆千辞不动声色地收回手,抄起桌上凉透的茶水向她脸上泼去。

唐清绾被浇醒,睁开眼发现自己已不在关押俘虏的帐中,面前是一张带着戾气的男人的脸。许是被打怕了,她垂下双眼,期望自己能变成一粒尘埃似的,乖顺地伏在地上。

“全都回去吧,记得送一桶热水来,我见不得脏东西。”陆千辞见她醒了也没任何表示,坐回桌前,任由她继续躺在湿冷的地面上。

这群下属本以为这女人与陆千辞有某种特殊的关系,之前伤了她怕被责罚,见陆千辞待她并无怜香惜玉之意,估摸着他只是图个新鲜玩乐,当下松了一口气,听到他发令更是如释重负,立刻从帐中退出来。

热水很快被送来,陆千辞隔着雾蒙蒙的一层水汽盯着地上仍旧一动不动的身影。

“你还愣着做什么?要我来帮你洗?”

唐清绾立刻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抿住唇向浴桶挪过去,行进之间格外艰难,陆千辞看不下去,抓住她的衣领将她直接扔进了水里。

伤口碰到热水像被蚂蚁噬咬一般疼,即便有衣物包裹也不能减轻多少疼痛,她忍不住“嘶”了一声。

陆千辞听到抽气声转过身问她:“痛?”

她蜷缩在浴桶一角,拧紧了眉没有回答。

“女人真是麻烦。”陆千辞一边抱怨一边替她舀了几瓢温水,眼角余光瞄到她锁骨附近几处斑驳的红痕,皱眉问她:“他们——我的那些下属,做到了哪一步?”

她浑身一震,把头偏向一边,明显不想讨论这件事。

“……是我对不住你,我会对你负责。”

她这才真的惊住,瞪大眼睛开口道:“我反抗了,他们没得逞。”好像要他对自己负责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似的。

“呵,原来你会讲话,之前不肯开口,我还以为你是个哑巴。”陆千辞掀开帐门迈步出去,“我在外面守着,洗好了叫我。”

tbc

  23 6
评论(6)
热度(23)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