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微博ID:橙子草莓酱_

 

现代AU 漠北夜雪(七)

叶芷青还想再替卡卢比说几句话,看见于睿苦恼的样子,自知多说无益,便闭了嘴。
离春节到来不过两天时间,两人去商场逛了一圈买了过年的新衣,从购物中心出来天色已暗,小雨淅淅沥沥下起来,夜色中的景物被雨水浸润,显得愈发模糊。
她们随便挑了家餐馆吃晚饭,大厅里液晶显示屏在播放JXTV的节目,纯阳集团新开发的一款羊毛衫保暖效果奇特,穿上后可以直接去南极捉企鹅,电视里李忘生正在给观众介绍这款羊毛衫的功能,脸上带着标准化的温润笑容。
叶芷青抽了抽嘴角说:"别看你师哥总是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表面越是波澜不惊的人,内心越让人看不透。"
于睿跟着抽了抽嘴角,缄默不语。
服务员大概是觉得这档节目太无聊,换了几个台,最后停在新闻频道。荧幕里现场记者正在报道一件未成功的自杀式袭击事件:"目前发现一具年轻女性尸体,据警方调查此人为恐怖袭击嫌疑犯,曾有过叛国行为。幸运的是,此次事件并无其他人员伤亡,据目击者称事发时看到一黑衣男子制止了爆炸的发生,我们在现场确实发现了破碎的黑色衣料和血迹,但并未寻找到当事人,具体情况还在继续调查中……"
"这个女人,有点眼熟……"叶芷青眯着眼睛仔细辨认电视屏幕上恐怖袭击者的照片,"我们是不是在婚礼和酒吧里见过她?"正准备用手肘去碰于睿,身边的茶杯已经碎成残渣,茶水顺着桌角淌下来滴进购物袋里,她还没来得及问怎么回事,于睿的身影早已混入人流消失在暮色中。
雨越下越大,将视线遮挡得一片模糊,于睿好不容易才拦下一部出租车叶芷青的电话打过来她没有心情接,一心想快点回去了解情况,慌乱到忘记先确认电视里受伤的人到底是不是卡卢比。
她做不到处变不惊,这一生可谓顺遂,第一次这样害怕失去一个人。从前装作看不见他,拒绝他的追求,后来总想着等情况好转总会有转圜的余地仍旧不愿主动示好,此时才深切感受到害怕失去的痛苦,心脏被未知的恐惧包裹住,难受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墙上古老时钟的滴答声在黑暗沉静的氛围中被无限放大,精致的时针正好落在一点钟方向。
车灯的光束透过玻璃大门穿过雨帘照进别墅内,惊得路边黑猫惊惶失措窜地进灌木丛里。发动机的声音停止后,有人打开门径直上楼来,"啪"地按亮了卧室的吊灯。
躺在沙发上的左思被这一连串响动惊醒,看到来人暗自舒了口气,眼光瞟到他衬衣领上鲜红的唇印调侃道"啧~~~随便出个任务都有艳遇,不愧是咱们明教的门面。"
卡卢比没理会他,解释道 :"我们的人里有内奸泄密,计划全都暴露了,那个女人知道我的身份后在暗中下毒,被识破后想和我同归于尽,好在我发现得及时,只是拆炸弹时出了点状况,本来还想留她一命带回来审问,后来情况太复杂只能下死手。"卡卢比脱掉带着血腥味的外衣和手套扔在地上,手套里渗出一滩污血,黑色外套下摆已经破烂得不成样子,带着明显的烧焦痕迹。
他擦干头发,从床头柜里拿出医药箱,一边熟练地为自己包扎伤口,一边抬头对左思说:"以后能不能就在楼下等,别进我卧室?"
左思将目光从桌上偌大的卡卢比和于睿的合照上收回,将备用钥匙扔回给他:"要不是这房间里的沙发坐着最舒服你以为我愿意来感受你的一颗痴汉之心啊。还有,作为一个高级特工,你的钥匙能不能藏得隐蔽点,压在门口第一个花盆底下,你是摆明了邀请别人入室行窃吧。"
“……”
"老陆说你最近状态不好,又比较倒霉,这阵子不给你派任务了,让你好好养伤。你是不知道啊,这次太凶险,我们为了保密好不容易才把你的消息模糊掉。"
“……”
“没别的事我就回去了啊,好好照顾自己,有事打兄弟们电话——不用送了我带了伞。”左思替他关了门,下一秒已经撑着伞出现在主干道上。
“谁想送你了——乱用幻光步,陆危楼知道了饶不了你。”卡卢比腹诽道。
他换了身干净衣服缩进绵软的被子里,房间里暖气开得足,伤口的痛感也不再强烈,困意顷刻涌上来,混沌的意识中似乎听到一阵比一阵急的敲门声,他叹了口气调开门廊的实时监控,屏幕上出现的是于睿焦急的面孔。
他怕于睿担心自己,嘱咐了身边的人别向她透露受伤的消息,结果最想瞒着的人还是没被瞒住,她几乎打遍了明教所有高层的电话,最后终于从左思嘴里套出他新的藏身处所。
他开了门,被淋得浑身湿透的于睿立在门外,头发淌着水狼狈地贴在脸上,见到他完好地站在自己面前,终于忍不住扑进他怀里闷声哭了出来,雨水混着泪水全都抹在了他的衣领上,她哭了几声后想起了正事,抽噎着问:“你伤到哪儿了?”
“只伤了手臂,没事。”
“上次就和你说过不要总是接太危险的任务,陆危楼就没有别的人可以用了?”她知道他的工作性质,此时关心则乱,心有隐忧又不能把火气撒在眼前这个病号身上,于是陆危楼在无意中背了锅。
她把能数落的人都数落了一通,终于恢复了冷静,吸了吸鼻子检查他的伤口:“我不放心,待会给你重新包扎一下。”
他怕她感冒,催她先去洗澡,等于睿拧干头发出来,他已经像一只温顺的大猫一样窝在沙发里睡着了,在梦中眉心也紧拧着,听到响动立刻警觉地睁开了眼睛,看到是她才放松了下来。
他的职业病太过折磨人,于睿在心里叹了口气,拉过他的手解开绷带,见伤口不深才放下心来,低头替他上药。
满室静寂,窗外的雨声清晰可闻。于睿素着一张脸,尚带着水汽的黑色长发越过肩膀垂下来,眼睫低垂,原本略显苍白的肤色透着润泽的红。
他在心中感叹着自己的好眼光,又暗自下定决心这辈子都不会放开她。
她被他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抬起头给了他一记眼刀,眼神中却有怎么都藏不住的温柔。
“今晚留下来陪我吧。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你也不忍心我带着伤送你吧?”他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就差没冲着她喵喵叫了。
她答得爽快:“好啊土豪,客房是哪间?”
“阿睿,就只有我的房间有床。”
“哦,那我睡这张沙发就好。”
“阿睿,只有一床被子。”
于睿放下手中的绷带看着他,脸上写满了“我已经看透你的小心思”的表情。
他委屈道:“我都伤成这样了还能对你做什么?”
“对啊,我是不怕,你一门心思都用在如何施展美男计上了,不知有多少美人儿前赴后继拜倒在你的西装裤下,婚宴上那个——”
“——是个卖国贼,被我处理掉了。”他觉得偶尔吃醋的于睿格外可爱,心情大好,挑眉逗她,“我可一把年纪了,还是老处男,你不信的话,要不要亲自验明?”
“你这些年在明教到底接受了什么奇葩训练,脸皮越来越厚了。”于睿自然对他一百个放心,替他处理好伤口后,爬上床裹紧被子背对着他侧身躺下。
半晌后另一侧的床凹陷下去,灯灭了,只余窗外的微光漫进来照亮黑暗。
床是king size,心事各异的两人中间隔着宽大的楚河汉界,但平躺着的男人温热的气息太过强大,她被这熟悉的感觉包裹着无处可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捡了《道德经》里最喜欢的几段在心中默默背诵,结果更加睡不着了。
卡卢比盯着旁边翻来覆去的身影露出得逞的笑容,半小时后她终于睡着,呼吸声清浅绵长,他隔着被子去握她的手,果然是冷冰冰的,便小心翼翼地靠过去把她的手捂在自己手里。于睿睡梦中感受到热源靠近,迷迷糊糊凑了过去,整个人撞进他怀中,头靠在肩窝处蹭了蹭,手也缠上去抱住了他的腰,最后还心满意足地叹了声。他被她撩得情动,忍不住要将她就地正法,好半天才平复下来,把她往怀里按了按,搂住她沉沉睡过去。

醒过来时已是正午,雨后微风卷着泥土和草叶的芬芳灌进屋内,于睿睁开眼,正对上一双含情脉脉的浅灰色眸子,她一时没反应过来,忍不住在心里“卧槽”了一声。
“早安阿睿。”英俊的男人一只手撑着下巴,细细端详着她,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肩,姿态无比亲昵,看到她震惊的表情,一脸无辜地说:“晚上你自己凑到我怀里来的。”
于睿默默抽回了还环在他腰上的手,顺便在心里评价了一句手感不错。

终于把这篇现代AU第七章补完了,最近写东西一直觉得力不从心,能力问题,需要多多磨练,谢谢一直在追文的大家,坑品太差实在是很抱歉。

顺便放上第六章地址:

第六章

  35 5
评论(5)
热度(35)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