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随缘更新

 

卡卢比×于睿 体服剧情续写

于睿前往黑戈壁调停塔克族与跋汗族的争端,中途险遭不测,好在最终化险为夷,待诸事平息已花费近半月的时间,她回纯阳时怀中抱着个未满月的跋汗族幼女,江湖间早就传闻纯阳清虚子与明教夜帝关系匪浅,一时间风言风语四起,说那幼女生得灰发赤瞳,与墨衫夜帝像极,定是清虚真人于睿和明教法王的私生女。

于睿向来不在意世人对她的损誉,对那些或探寻或怀有恶意的眼神视若无睹,仍旧潜心修道,尽心教导弟子。她的师兄弟知晓她心善,时常捡了罹难之人往华山上带,虽不赞同她收养义女,却也无可奈何。 
 
佘婵自幼便知自己与母亲甚至整个纯阳的人都不同,她的肤色太过惨白,像是长久生活在暗影之下生出的痼疾,那赤红色的双瞳更足以将一般人吓退。但她乖巧可爱,尤其早慧,与当年的小于睿像了个十成十,几乎能讨得纯阳上下所有人的喜欢。 
于睿从未刻意告诉过佘婵她曾是跋汗族的孤女,她有自己的族人,将来也要回到族人中间去,想等到时机成熟一些再说出实情,故而佘婵一直将于睿当做生母。佘婵羡慕她的好友可以坐在父亲的膝头撒娇,几个舅舅虽待她视若己出,宠溺到若是她想要天上的星星月亮他们也能想办法给她找到,但她总觉得舅舅们给的糖葫芦再甜,也不会比父亲给的甜。 
她也曾问过于睿自己的父亲在哪儿,于睿总是摇头不答,佘婵见她表情恍惚落寞,不敢再问,但憋在心里又难受,便偷偷去问李忘生,李忘生摸摸她的头,只叹气,却也是不答。 
她见大家都这幅模样,猜测父亲可能是不在了,也许是牺牲在战场上,也许是葬身于浩大江湖中……她怕又惹母亲和舅舅们神伤,再也未问起过和自己父亲有关的问题。 
 
佘婵第一次见到与自己长得很像的人是在四岁生日时,从西域圣墓山来的明教影月弟子叩开山门,说掌管教内刺探事宜的夜帝有要事找清虚真人相商。 
那个江湖中传闻狠情冷血的夜帝同她一样灰发赤眸,皮肤在漫山雪色中泛着银光。 
屋内暖热,茶香四溢,佘婵躲在角落里偷偷观察他们谈话,只觉得夜帝看向母亲的眼神中满是柔情,母亲的神色动作也与平日里有些不一样,到底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那时佘婵尚年幼,不明白困住那两人的是什么,改变他们的又是什么;情之一字,最美又最是惑人。 
她穿过曲折回廊跑到后花园的池水边,那一池水常年封冻,光滑如镜,佘婵看着自己的倒影清晰地映在冰面上,越发觉得自己和那明教的法王相像至极。 
 
议事不过两三盏茶的功夫,卡卢比见于睿这几年安好无虞放下心来,带着弟子下山,山路湿滑,他走得有些慢,远远地听见清脆的童音穿过空旷的山门传过来,让他等一等。 
他便停下了步伐。 
穿着纯阳道袍的跋汗族小姑娘飞快地跑过来,中途摔了几跟头也不顾疼,真的停在他面前又有些后怕,向后退了两步,仰起头怯生生地看着他,她跑得有些累,嘴里呼出大团白气,小心翼翼地问:“你是我的父亲吗?”想了一想觉得唐突又改了口“你认识我父亲吗?” 
她问完了,心中忐忑,怀着期待又怕希望落空,站在雪地里,膝盖上沾着摔倒时粘上的雪块,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卡卢比看着眼前小小的一团,眼中的诧异一闪而过,心内了然,试着收起严肃的表情对她笑了笑,摸摸她的头说:“我是。” 
 
 
接着于睿收养跋汗族义女的最新体服剧情续写一点片段,无法定义是不是糖,最近太忙写不长了只能码点短小脑洞,如果有小伙伴愿意产粮欢迎把脑洞拿去用XD
 

  45 9
评论(9)
热度(45)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