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微博ID:橙子草莓酱_

 

【漠北夜雪(四)】 卡卢比×于睿 现代AU

今天听的是林俊杰的《美人鱼》,建议代入卡睿的故事感受歌词,会有别样的虐感么么哒~【顶锅盖逃

(四)

 

卡卢比以别墅被炸陆危楼拖欠工资买不起新房为由心安理得在于睿家住下,他们毕竟“同居”过两年,对彼此的生活习性了若指掌,虽然某些禁忌的话题仍旧横亘在心里,但两人都十分默契地不去触及,相处之下倒也相安无事。

到后来于睿起床后在洗漱间看见不穿上衣刮胡子的卡卢比都能十分自然地和他打招呼说早上好,卡喵见“色诱”已经失去效果便乖乖穿上了上衣,直到后来才恍然发觉于睿的目的就是让他穿上衣服,不得不感叹不愧是他的阿睿,果然聪明。

于睿和他相比就纠结了许多,她总是要在心里不断提醒自己不能忍不住去看卡卢比的脸,或者忍不住和他进行眼神交流。在做饭的半小时内第十次把目光挪向正在客厅看电视的某只猫后,于睿终于放弃了内心的挣扎,把卡卢比喊进厨房帮忙。盯着电视节目发呆的夜帝大人立刻用了个幻光步出现在她面前,于睿被他近在咫尺的脸吓了一跳,手一抖锅铲掉了,正欲去捡又不小心带翻了一叠碗盘......最后面对乌烟瘴气的厨房,两人只能出去解决晚饭。

晚上于睿在房间写集团发展规划报告,写到一半觉得口渴去客厅倒水,打开灯看见卡卢比站在餐桌旁,手里握着水杯,他在黑暗中也能如常人一般自如视物,乍然出现的亮光反而让他有些不适应,抬手遮了遮眼睛,于睿看见他另一只手偷偷藏起一个白色的药瓶,问他是不是生病了,他轻描淡写地回答担心感冒吃点药预防一下,于睿叮嘱了几句回房间继续赶报告,写完以后已经是凌晨一点。她怕卡卢比没改掉踢被子的习惯,借着手机的微光进了他的房间,看见他裹着被子蜷成一团缩在床上,于睿触了一下他的额头摸到一手冷汗,他疼得闷哼一声,拉过她的手紧紧攥着说:“阿睿......”

 

凌晨两点,万花医科大学附属医院。

主治医生是一个严肃的中年女性,她怜爱地看了一眼正躺在病床上挂点滴熟睡着的英俊病人,对于睿说:“长期饮食作息不规律加上过度劳累引起的胃病,如果身边的人经常提醒、生活规律正常的话不会发展到痛成这样需要送医院的地步,男人忙事业自己不注意,作为妻子要懂得照顾丈夫啊。”

于睿想到卡卢比过去八年里孤身一人打拼的不易,心中满满的酸楚愧疚,没反驳医生的话,在病床边守了一夜。

第二天叶芷青接到消息来替她的班,于睿顶着黑眼圈回去煮了暖胃粥回到医院的时候,叶芷青神色有些怪异把她拦在病房外问她要不要去看看万花医院的风景,于睿越过她隔着玻璃朝病房里望了一眼,看到一个穿着鹅黄色大衣的漂亮女孩坐在卡卢比身旁,端着一碗粥似乎在劝说他喝一口。

于睿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拎着保温桶飞快地往回走,叶芷青蹬着一双高跟鞋吃力地跟在她背后解释:“那个黄衣服的姑娘,听说是藏剑军械研究所来问你家卡喵要他那把碎星的,没其他关系,你不要瞎猜啊......”

解释了半天发现自己也不太弄得清这妹子为什么能把要回一把高性能手枪的任务发展成照顾枪的主人,只能不断地重复他两肯定没其他关系,于睿把保温桶往车里一塞说:“那这粥只能等到晚上热给他喝了。”

叶芷青看她没吃醋放下心来,结果转念一想,于睿要是吃醋了她努力一下还能把情况解释清楚,现在于睿表情平静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似乎更不好办。 

她把于睿按进车里自己也坐进去,神情严肃地问:“你刚刚在病房看到卡喵和别的姑娘在一起,觉不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就是有什么东西堵在心口特别抑郁那种感觉?”

于睿在心里感受了一下,朝她摇了摇头。

“或者喉咙被堵住的感觉,有没有?”

于睿清了一下嗓子,摇了摇头。

“什么特别异常的感觉都没有?”

于睿皱了一下眉头说:“好像没有。”

叶芷青不死心接着问:“那你和我形容一下初恋是什么感觉。”

漠北凛冽的大雪呼啸而过,便利店前橙黄色光芒下,抬头看见那张硬朗的侧颜便觉得安心......于睿闭眼把脑海中的画面赶走,回答说:“不知道啊,没有谈过恋爱。”

叶芷青扶额叹了一口气:“我最近新开了一门女性心理教育课,你要不要来听听?”

“......”

叶芷青正色道:“你别忘了卡喵条件这么好,喜欢他的女人肯定不少。”

于睿眼神闪烁了一下,把保温桶塞回她手里:“麻烦你帮我送一下晚饭,我没休息好,回家睡一会儿。”

 

 

病房里,左思看着床头柜上一口没动的粥问卡卢比:“你不喝陈菁菁的粥,于睿又没给你送饭,我要是不过来送汤,你岂不是要一直饿着。”

卡卢比喝了口汤瞪他一眼:“要不是你告诉陈菁菁我住院了,也不会弄出这么多麻烦。”

“人家这么冷的天一直在我们研究院门口等着说要见你,路人都看不下去了,刚刚走的时候还说等你好了给你做西湖醋鱼呢,多好的妹子啊。可惜人家为你做了这么多也没用,你铁了心要吊死在一棵树上。”

“她只不过怕我出事拿不回碎星罢了,才会对我这么好。”

“人家小姑娘害羞,不好意思直接说喜欢你才一直拿碎星当借口,你就自欺欺人吧。”

卡卢比沉思了一下说:“我会和她说清楚的。”

左思凑到他身边说:“于睿没来给你送饭该不会是看到陈菁菁吃醋了吧?”

卡卢比想象了一下她吃醋的样子,实在想象不出来,淡淡摇了摇头。

“照我说,不然你稍微回应一下陈菁菁,说不定于睿就吃醋了,意识到了她其实也喜欢你,就答应和你在一起了。”

卡卢比用看神经病的眼神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左思想了一下自己刚刚脱口而出的话也觉得挺可怕的,默默闭上了嘴。

 

晚上的粥是叶芷青替于睿送来的,叶芷青看着卡卢比一脸失望的表情,安慰他:“我们家睿睿啊,你也知道的,小时候是孤儿,她爸妈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没把她送来我们七秀,扔到纯阳门口被吕前辈抱了回去。那时候纯阳又没有女孩子,她从小跟着一堆男孩长大的,少女时期又没个可以交流的闺蜜,心事都堆着,很多女孩家的事没人教,在感情方面肯定有缺陷。她从小又聪明,心高气傲的,觉得大家天天夸的谢云流学长肯定很厉害,虽然也没见过学长吧,照片总是见过的,然后一颗少女心就放错了地方——”

她看到卡卢比听到“谢云流”三个字脸色立刻变得暗沉,赶紧话题一转:“对不起刚刚有点扯远了,好在她后来遇见了又帅又温柔的你,把她一颗少女心扳正了,但是她那段时间觉得自己又喜欢学长又喜欢上了你,是不是很花心啊,实在想不通又不好意思问别人,你又趁乱来了个求婚,然后她一下就慌了。现在我们要做的呢,就是让她慢慢搞清楚自己的感情,她这方面白纸一样,我们得一点一点教,不过主要还是靠你啦。”

 

于睿心里乱糟糟的,索性在家呆了几天,每次给卡卢比送粥都央着叶芷青帮忙,只敢在他睡着的时候去看他,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那个漂亮的黄衣姑娘端着粥守在卡卢比病床前的情景。

那个女孩子看起来体贴大方也比她年轻,看着卡卢比的眼神里全是纯净的爱慕,不像她守着纯阳这么庞大的一个集团,肩上的责任再重也要硬撑着,没有办法把分出全部的心去好好地爱一个人。丐帮至今还以为是纯阳在当初枫华谷的那场地产拍卖会上刻意泄密暗中帮助明教;当初她在龙门荒漠救人时教训了当地的邪教,没料到间接帮助明教夺回了圣物,当时不知谁把卡卢比和她一起生活了两年的事情抖了出来,回纯阳后风言风语四起,她自己被人背后戳了脊梁骨不说,还连累了李忘生和整个纯阳。

如今那些风波过去,但纯阳和明教的关系仍旧微妙得可怕,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种情况下抛下纯阳和卡卢比在一起,就像卡卢比如今也绝不可能放弃他明教夜帝的身份一样。

他可以爱任何人,和任何人在一起,唯独不能是她。

 

卡卢比住了几天院,于睿一直都没有出现过,他实在呆不下去了,办了出院手续回来,到家已经是深夜。客厅里漆黑一片,他一眼就看见于睿屈膝坐在沙发上愣神,坐过去问她怎么了。

于睿抬头对着他的方向说:“你可以试着接受一下其他女孩,那天医院里的那个女孩就不错。”

卡卢比听到她这么说,露出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但是在黑暗中,于睿看不清他的脸。

她接着说:“和其他女孩接触后,你就会知道我非你想象中那么完美。我知道当时把你从漠北救回来,给你治眼睛教你中文,你很感激,感激到把我当成希望和光明,可是如果我不救你,也会有其他人救你,你看,我们的故事,只是一个很偶然的——”

“——没有那么多假设,偏偏就是你救了我,我爱上了你,这是宿命。于睿,你懂什么叫爱么?”

她的手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然后整个人被拥进一个温暖坚实的怀抱里。

“我不会这样握住另一个人的手,也不会这样拥抱另一个人,你懂么,于睿?”

  35 8
评论(8)
热度(35)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