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微博ID:橙子草莓酱_

 

捡到一只猫

——《漠北夜雪》番外

BGM是李宇春的《1987我不知会遇见你》,强推啊啊啊啊啊!本来打算初一更的,中途发生了很多意外就拖到了今天……自从有人投喂之后就一直做张嘴党懒得产出了,这更没什么亮点,下一更会比较精彩。

墨色渐渐布满天空,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来,在天幕上汇成一道色彩斑斓的光带。

西北荒漠的夜风却不温柔,刮过地面扬起阵阵沙土,顺带将白日的酷热卷走,只留下冷硬砂石和低寒温度。

好在于睿穿得多并不觉得冷,白天她听到不远处戈壁滩的地底似乎有兵戈相撞及战斗嘶吼之声,好奇心作祟想探个究竟,渐渐地远离了旅游团大部队,待发现不对劲时已经在沙漠里迷了路,到了夜间也没有和导游联系上。

手机仍然显示无信号,她怕耗电太快不敢打开照明,只能借着屏幕的微光吃力地辨认身旁木碑上一排像是少数名族文字的扭曲字体,目光下移看到右下角有石块划过的粗糙痕迹,连起来看是"歌朵兰沙漠"几个汉字。

大概是龙门地界附近一个不知名的小荒漠吧,于睿晃了晃手机,惊喜地发现屏幕上多出一格微弱的信号。

信息发出后导游和救援队让她务必在木碑旁等候,水囊里还有小半壶水,她倚着木碑坐下来,拧开盖子喝了一小口。

正无聊地辨认着星座,突然听到有细微人声顺着夜风飘过来,于睿以为是救援队到了,打开电筒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挥舞,灯光铺散开去,不远处的沙地上隐隐绰绰现出一个人影,"不会是和我一样迷路了的游客吧?"

逆风行走颇有些困难,于睿好不容易靠近,才发现地上躺着的哪里是人,分明是一只受伤的猫。

"难道是在沙漠呆久了,出现了幻觉?"于睿也没有多做纠结,俯下身查看猫的伤势。

这是一只体型偏大的灰猫,痛苦地蜷着身子缩在细软砂土上,背部的伤口已经结痂,干涸血迹混着细沙附着在皮毛上结成了块,许是因为疼痛身体微微颤抖,虽然看起来狼狈,但浑身上下竟透着一股杀意,仿佛它下一秒就会变成一只黑豹扑过来。

于睿眨了下眼再看过去,猫的眼里泛着琥珀色的微光,看起来格外柔软无害,哪里有什么杀气。

于睿心里也跟着柔软地一塌糊涂,她对猫狗之类的宠物有些过敏,平时根本不敢碰一下,但这只猫偏偏有种魔力,让她无端想要亲近。

她犹豫着伸出手抚摸它没有受伤的部位,猫儿挣扎了一下,扯动伤口血液又流了出来,发出一声嘶哑的猫叫声。

于睿不敢再碰它,安抚道:"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受伤了,我带你去治伤好不好?"问完自己也觉得好笑,猫怎么可能听懂她说的话。

然而出乎意料的,猫听到她的声音后,低低地"喵~"了一声,像是答应了她的提议。

于睿作为一个高智商的研究所教授,自然对高智商的生物充满好感,这只聪明的猫显然戳中了她的萌点。"喝点儿水吧?"于睿小心翼翼地把猫儿抱在怀中,倒了点水在手心里凑在它嘴边,它立刻乖乖伸出粉嫩的舌头来舔,舌面一下下擦过她掌心,微痒。

嘈杂的人声渐近,几束照明灯的光打过来,救援队到了。

龙门荒漠附近太过偏僻,没有正规的宠物医院,于睿只能自己给猫清洁和包扎。她从未照顾过宠物,做起这些来十分生疏,灰猫比她更紧张,洗澡的时候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痛,拼命躲开不肯让她碰。于睿抹了把脸上的水嗔道:"你刚刚差点刮伤我了。"它立刻缩起了挥舞的爪子,模样有些无措。

满身血渍和沙土被洗净,灰猫渐渐现出原样,耳朵、头颈、胸腹和右臂几处的毛色雪白,缀在一片黑中,威严中添上了几分可爱,倒也不违和。

于睿一圈一圈给它绕着绷带,说:"弄疼你了就告诉我一声,它抖了抖尾巴"喵"了一声,于睿被它的"善解人意"惊得手抖,差点浪费了一卷绷带。

折腾了许久才歇下来,于睿直接累倒,搂着猫趴在床上就睡了过去,黑暗中亮起两只琥珀色的眼睛。

第二日的安排是去大漠看日出,于睿起得有点晚,顶着导游责备的目光最后一个上车。她在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身边坐下,老人看了一眼篮子里的猫,问她这只猫是从哪里得来的。在于睿如实回答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于睿见他似乎很了解猫的习性,便问了一些照顾宠物的基本问题。

“你的这只猫倒是品种罕见,可惜眼睛坏了,不然可以卖个好价钱。”

“……您说笑了,我打算自己养着。”于睿凑近篮子盯着猫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琥珀色的瞳仁通透似水晶,但却没有焦距,她昨天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于睿怜惜地摸了摸它的脑袋,转头问老人:“您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医治吗?”

老人没有理她,对着猫说了几句话,是当地少数民族的语言,她听得云里雾里,过了许久,灰猫轻轻地“喵”了一声,老人点点头对她说:“天下三智之一的于睿,治好一只伤了眼睛的猫,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于睿被刚刚的情形吓到,没有注意到这个刚刚结识的老人似乎对她颇为了解,指着猫说:“您刚刚在和它对话,它……听得懂?”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不过是只略通人意的猫,小姑娘你要是害怕,就把它给我,要是治好了眼睛兴许能卖给一家好主人。”

篮子里的猫又低低地叫了一声,声音中有些哀求的意味,于睿把篮子往怀中捞了捞,拒绝了老人的提议。他又了然一笑,看向窗外的景色不再说话。

回到宾馆于睿打开落在沙发上的手机,立刻跳出来几十个未接电话和短信,震得手疼。她回拨过去,李忘生焦虑的声音传过来,说西北大漠有一股不知是敌是友的势力最近正在进行一些秘密活动,如果发现了她的身份可能会对她不利,让她尽快结束旅程回纯阳总部。

于睿好不容易才被放个年假自然不愿意提早回去,但熬不住李忘生三番几次地催,只能带着猫离开大漠。去公司报道的时候李忘生见她一脸疲累,良心发现给她延长了假期。

于睿抱着猫去宠物医院给它做了一遍全身检查,顺带消毒捉虫,它不知闹了什么脾气,表现得格外抵触,除了于睿之外不让任何人碰,她只得一路哄着,检查报告出来,除了眼睛被阳光灼伤再无其他异常,于睿终于舒了一口气。

她顺路买了些猫粮和宠物用具,住的是高层公寓,乘电梯上楼,幽闭的空间中猫紧张地伸长爪子攥紧她的袖子,电梯停下来立刻从她怀中跳下来向外窜,晕头转向地绕了半圈之后一头撞在了电梯上。

于睿把它抱起来进屋,倒了一盆猫粮,它凑过去闻了闻张嘴舔了一口,在电梯和猫食的双重打击下痛苦地扭着身子瘫倒在沙发上,好半天才缓过来。

住在对门的资深猫奴叶芷青被她拉过来帮忙,叶芷青看着手忙脚乱的于睿朝她伸出手:“欢迎于大教授加入光荣的铲屎官行列,它叫什么名字?”

“我倒是忘了给它起名字,就叫阿喵吧……”

“这名字还真是……清新通俗啊哈哈哈。”

“我是不是买错了猫食,它怎么不喜欢吃?”

“这是最好的猫粮,可能是它口味比较独特?”

“它好像比较喜欢牛奶和小鱼干。”

“恭喜你顺利捕获一只挑剔的猫。”

房间里多了一只猫,于睿的生活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它喜欢与她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注视着她,或者把自己隐藏在阴影里,安静沉默仿佛不存在一般。洗澡的时候也任命了一般不再挣扎,任由她捏扁搓圆,自己乖巧地爬出浴缸甩干皮毛上的水滴。

年终的时候公司和研究所的事情堆在一起,于睿忙得直不起腰来,把猫托付给了叶芷青,没过几天她把猫还了回来:“你的猫太难养了。”

于睿从一堆摇摇欲坠的文件中抬起头推了推滑下鼻梁的眼睛:“不可能吧,它很乖的。”

“不知为何我家的两只猫看到它就发抖都快要出精神问题了,洗澡的时候狂躁不安不让人碰,照你说的给它最好的牛奶和小鱼干根本不愿吃,更别说用三生悬叶丹敷眼,天天可怜兮兮地端坐在你家门口的方向等着你来接它……”

明显瘦了一圈的“阿喵”从宠物箱里窜上书桌趴在于睿身边,露出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简直令人无法拒绝的眼神,于睿在心中哀嚎一声栽倒在桌上朝叶芷青挥挥手:“辛苦你了,把阿喵留下来吧。”

于睿已经习惯了晚上搂着猫睡,她体质偏寒,抱着阿喵就如同抱了一只暖炉。她这几天睡得比较晚,压力大便有些浅眠,翻了个身伸出手没有摸到温热皮毛,立刻惊醒,披了衣服去寻。

找遍了客厅餐厅厨房的每一个角落都没有看到猫的影子,她打开卫生间的灯,看到一个男人的影子一闪而过,暗金色的光芒充斥着狭窄的空间,萤火般漂浮在半空中,笼住高大身形,光影明灭中,阿喵出现在一点点消散的金色暗芒中。

TBC

  48 15
评论(15)
热度(48)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