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微博ID:橙子草莓酱_

 

捡到一只猫(二)

眼前这一幕无论如何也不能再用幻觉来解释。

她望着阿喵由赤红逐渐变成浅琥珀色的眸子,四下静得可怕,可以听到自己快到不正常的心跳声,但她却异常冷静。

声音出口传到耳里不像是自己的,不知是问自己还是问猫:“不是说建国后不能成精么?”

阿喵往后退了一步,撞在浴室门上,尾巴竖起又垂下,看上去万分紧张。

于睿师从道学大家吕老先生,遇见过一些灵异事件也学过些捉妖的术法,她掏出一张道符步步紧逼:“你到底是人是猫还是猫妖,现出原形来!”

阿喵倒是很听话,暗红色光芒聚拢又散开,它乖乖现出了本来形貌。

于睿眼前出现一个异族男人,银灰色的长发披至背部,苍白到有些不正常的肤色,身上类似披风的衣物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右臂和胸腹裸露着,胸前的暗金色纹身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烁着危险的光芒。这样的装扮,有点像从古代穿越过来的某个游牧民族的男子。

他身形太过高大,于睿只能微微仰起头去看他的脸——他的脸被道符挡住了。

于睿以为他被术法定住,很是满意,又向他逼近一步扯着他脖子附近的一块黑色布料,陆续质问道:“妖怪?外星人?可以令人变成动物的黑科技?”

男人被她死死按在在浴室门上,好不容易才在她的压制下腾出一只手摘掉贴在脸上的符纸,露出一张英挺俊美的面容,赤红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于睿心中大骇,制住他换了一张道符点起脚尖贴上去,男人乖顺地低下头任由她动作,待道符贴好后复又轻而易举地撕了下来。

于睿感觉自己的智商和术法受到了双重碾压,这对她来说简直不能忍,两指并拢置于额前划出一道蓝光旋成太极形状,祭出一把长剑,还未出手被她困住的男人转眼便不见了踪影,她转了个身,逼仄的空间中竟然什么都没看到,正犹疑中背后一道暗影罩过来,杀气弥散在空气中只一瞬又全然不见,男子高大的身形显现出来,精准地抽走了她手中的剑,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又一把反扣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伸过来将她框住。

手机扔在房间,座机在相隔甚远的客厅,浴室的窗户太小没办法钻出去,大声喊叫更不是个好办法可能会被撕票……于睿的脑细胞飞快地转动了半圈也没有找出报警或者逃跑的可能性,正打算放弃挣扎和他好好谈一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告诉他即便是妖怪也不能随随便便绑架一个手无寸铁(并不)的单身女子,这边的猫先生倒是先开了口:“窝…是人”

于睿还在怔愣中没反应过来,他又补了一句,“窝是……好人。”

于睿突然觉得自己的智商有点不够用,动了动被他攥得生疼的手腕说:“你先放开窝,窝们再来谈。”

身后的人立刻放手,语气中带着歉意:“可是,窝的铺同话不太豪……”

“……我知道”于睿叹了口气走出卫生间,“我们去沙发上谈。”

“那个,窝看不见。”他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于睿折回去把他领到客厅坐下,问:“你叫什么名字?”

“窝叫卡卢比。”

于睿没崩住笑:“你和那只叫史努比的狗是什么关系?”

“什么?窝听不懂。”

“没,没什么……”

花了大约两小时,普通话夹杂少数民族语言,手势纸笔互联网资料全都用上,于睿才大致弄清楚这个名叫卡卢比的男人的来历。

照他的说法,他和族人生活在歌朵兰沙漠的地底,跋汗族人生来便有遇到特殊情况变身成猫的异能,他因为一些原因受了伤,从地底爬上沙漠表面又被烈日灼伤了眼睛,只能变成猫减轻痛苦,所幸被于睿救了下来。至于受伤的原因他只简略带过,她没听明白也没多问。

于睿听完以后觉得这简直是一个现代版的童话故事:公主在机缘巧合下救下一只受伤的猫,后来发现猫是被巫婆下了诅咒的王子,然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地——停,她打断自己的脑内小剧场问猫先生:“你是不是童话看多了?”

卡卢比十分好学:“童话是什么?”

于睿出于一种专业的职业素养,立刻回答:“一种文学体裁——天哪我到底在做什么。”

二十一岁的天才少女于睿同学第一次遇见了人生中搞不定的事情。

十分钟后叶芷青打着哈欠坐在于睿家客厅里,两人一猫相互大眼瞪小眼。

叶芷青见证了卡卢比变身的全过程,用手拖住快要掉下来的下巴,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兴奋地戳于睿的手臂:“天哪天哪,能把一块破布穿成模特的感觉这是顶级帅哥啊,长成这样简直和黑道那个小boss令狐伤有得一拼。还好当时你没听我的提议,心软了没给他做绝育手术,不然简直酿成一场人间惨剧。”

于睿想起来还有点后怕,隔开叶芷青的手让她矜持一点:“是,是有点帅……别花痴了,这个不是重点,快来帮我出出主意。”

“出这么大的事你第一时间找的人是我不是李忘生,不就已经自己拿下了主意吗?”

“我们研究所热衷于研究一些非正常事件,让师兄知道了,没准卡卢比会被送去做实验。”

叶芷青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其实你就是不舍得把他交给别人吧。”

“我只是对他的特异功能比较好奇,想带在身边研究。”

“反正以你的收入多养活一个人不成问题,把他带在身边的话,我比较担心这个卡什么比……还是叫阿喵比较顺口,他的生命安全。”

“为什么?你就不担心万一他心怀不轨,我的安全受到威胁?”

“有句话叫,好奇心杀死猫。”叶芷青拍拍她的肩,抽出她口袋里的几张道符扔在沙发上,看了一眼卡卢比手中闪着蓝光的太极剑,“你是当局者迷,不知道他看你的眼神,啧啧啧,反正他绝对不会伤害你。”

“说到眼神,你有没有觉得他有时候一露出猫一样的的无辜的眼神你就觉得心都化了。”

“没有。”叶芷青眼珠一转朝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睿睿啊我好像发现了点什么。”

“你什么都没发现。”

坐在一旁被忽略的猫先生听得如坠云间,忍不住插了一句嘴:“那个,窝想睡觉了。”

于睿脸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的红:“你你你你去睡客房。”

“可是,窝以前和你——”

“——闭嘴。”于睿脸红得滴血一般,过去她只当是抱着一只普通的猫睡觉,谁想到它会突然变成一个男人。

叶芷青在一旁火上浇油来了一句:“睿睿啊,我是真的发现了什么。”

于睿不愿多说,径直往客房走,卡卢比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睿睿啊,窝看不见。”

于睿终于忍不住纠正他:“这个字的读‘我’不是‘窝’,明天开始你就跟着我学普通话。”

“知道了,睿睿啊。”

“……你叫我于睿就好了。”

“于睿就好了?”

二十一岁的天才少女于睿同学第一次懂得欲哭无泪是什么感受,扶住额头说:“你还是叫我睿睿吧。”

“那窝……我可以留下来了吗?”

“嗯,你留下来吧。”

TBC

  49 14
评论(14)
热度(49)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