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停云

随缘更新

 

新的双羊BG “LO主是个标题废”系列

不要问我为啥两只羊都姓叶,大概是太喜欢这个姓......

 

叶雪坐在一棵歪脖子老松树的树杈上,怒气冲冲的一张脸偏向一边,抱着双手不看树下站着的人。那棵树承重后抖得厉害,叶雪也跟着危险地摇晃着,晃得枝桠上蓄着的厚厚一层雪扑簌簌掉下来,落在叶祈安撑着的蓝色罗伞上。

轻薄的雪花很快就铺满了她一身,覆了满头,远远看去倒有些“暮雪白头”的意味。

叶祈安怕她冻着,将伞撑高了些,皱眉对她说:“下来。”本该是无奈温柔的语气,但从他口里说出来只能用冷硬二字形容。

叶雪没理他,仍是抱着双臂侧着脸,腿勾在树干上,冷哼了一声。叶祈安尽力把声音放柔:“你的功课还未做完,被罚抄的《道德经》只写了一半,下来随我去向师父道歉。”他自己觉得这句话语气柔缓,效果等同于“乖,听话,下来。”可是叶雪在听来他还是冷冷的责备她任性不听话,于是又不屑地哼了一声。

叶祈安站在冰天雪地里陪她耗了大半个时辰,再好的耐性也被耗光,向她伸出手说:“不要任性。”

任性任性就知道怪我任性,叶雪腹诽道,脸色又变黑了些,仍是对他不理不睬的样子。叶祈安被她的态度激怒,扔下伞冷声道:“信不信我出手拽你下来。”

叶雪挑眉,一脸我不信的表情,下一秒就被一阵蓝色气流推下了树。叶祈安即刻闪身去接她,但她本来就爬得不高,下坠的速度也快,叶祈安堪堪伸出一只手,她已经栽进了松树下柔软的雪堆里,嘭地发出一声闷响。

叶雪把自己从雪堆里刨出,不可置信地看着叶祈安,委屈道:“叶祈安,你居然九转推我!”,叶祈安不说话,握住她的手想把她从一地冰雪残渣中拉起来,她挣开,低着头看不到表情,自己狼狈地爬起来,拍拍身上的雪绕过他,发冠上的长坠子啪地一声扫过他脸侧,在他脸上擦出一道细微红痕,这才解恨地向前走。走了一半停下来背对着他:“你别追上来!”,然后偷偷侧身往叶祈安的方向瞄过去——他站在原地没动。

又自作多情了,她撇撇嘴,身上沾的雪块慢慢融化成冰凉的雪水,衣服湿透,长发上的水珠滴在背上湭湿一片,浸得一颗心也寒透。喉咙被朔风吹得干涩地疼,叶雪心里恨恨道:以后管她什么毒姑娘秀姑娘唐姑娘勾引你,都不关我的事,我再因为这个生气就跟你姓!

她回去换一身干净衣服牵了马冒着大雪下华山进了长安城。

 

叶雪娘亲见她挟着风雪进了屋,将脚下炭盆往她面前踢了踢,仍旧埋头整理她的一堆书稿,淡淡道:“下雪天怪冷的,急着从纯阳跑回来做什么?”

叶雪扯过座椅上的毯子把自己团成一团坐在炭火边,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地说“叶祈安欺负我!”

“小时候还稍微懂事些知道叫祈安哥哥,长大了越发不识礼数了。”

“他本来就不是我哥哥,”看到娘亲斜睨过来的眼神,改口道“我是说,他本来就不是我亲哥哥嘛。”

“我和你笑笑姨情同姐妹,你爹和祈安的爹是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兄弟,你自然要把祈安当亲哥哥看待;再者说,这些年在纯阳学艺都是祈安照顾你,人呐可不能这么没良心......”

又来了又来了,叶雪揉了揉快要被念叨出茧子的耳朵,一边听母亲训话一边翻开搁书桌上的话本子,扉页上印着大大的“七重雪”三个字,是娘亲的笔名。素雪快四十岁的人了,仍旧生着一颗清透的少女心,丈夫也宠着,不管她尝试什么风格都不遗余力地帮她出成书,叶雪这个做女儿的看在眼里都有些嫉妒。

反观她和叶祈安,两人相处的常态是他冷着一张脸恨铁不成钢地望着她,对她说:“这个无敌落歪了,再来一遍。”“生太极太慢,我随随便便就能断了你的气场。”“梯云纵飞太低,再飞一遍。”“师父说你功课不用心,重做。”“静下心来,就算恨我也要不动声色地恨,别一直恶狠狠盯着我的脸看”……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不过也没什么可比性,叶祈安只是把她当成需要教导的顽劣师妹而已,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叶雪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

娘亲的声音又幽幽传过来:“我看只有你欺负祈安的份,他欺负你我是不信的。”

遭遇到了传说中的胳膊肘往外拐,叶雪十分伤感,她跑回家不是为了来给自己寻伤感的,于是耷拉着脑袋说了声:“我去西市茶馆喝个茶。”起身理了理道袍就要出门散心。

“下雪天还往外跑,你爹生意马上谈完就快要回来了。”

“那我晚上回来吃饭。”

“不让人省心的丫头。”

叶雪娘亲见她出门,背影融在一片雪色里,撕下一张纸条写上:这丫头怎么又和你闹别扭了,她在东市酒馆,去劝劝吧。然后将字条绑在信鸽腿上,鸽子立刻飞向一片茫茫的灰色中。

叶雪娘亲深谙女儿的心理,此时叶雪果然不在她所说的茶楼,而是在酒馆灌酒。她爹自诩“千杯不醉小黄鸡”,大约是遗传,酒喝得越多她越是清醒。

早晨纯阳发生的一幕清清楚楚浮上眼前,美丽妖娆的异族姑娘坐在叶祈安身边一口一个“叶帮主”叫得亲热,叶祈安竟然还破天荒地对着那个姑娘微笑,她看见那个女人把粉末状的东西偷偷倒进叶祈安的茶水里,心下一惊,忘了自己是在门外偷看,冲进门去劈手就把他手里的茶盏夺过来问女人给叶祈安下药安的什么心,结果叶祈安居然不信茶水是被下过药的,拉扯之间茶水泼了一地,罪证被销毁,没法验证下药的真实性。她一气之下不愿再搭理他,到头来倒像是自己做错了事情无理取闹一般。

她越想越伤心,又往嘴里灌了口酒,一起生活了十多年,叶祈安竟宁愿相信外人也不相信她的话,不就是因为那个异族女子长得美吗,胸是胸腿是腿的,站在那里楚楚可怜地一笑一哭,都不用下药他的魂就被勾走了。

叶雪迷迷糊糊打量自己一眼,平板的身材裹在禁欲系低阶道袍里,脖子都没露出多少来,和“婀娜多姿”这个词沾不上半点关系。

对面突然坐下一个人,整张桌子狠狠摇晃一下,打断了她的思路,她抬眸看过去又惊得跳起来。

叶祈安看着桌上几个空了的酒瓶摇摇头,将手覆在她额头上,低声说:“笨蛋。”

TBC

 

 

最近卡睿写太多了,这对的同人真心有点难写,写个双羊调剂下心情。一回校就开始惯性犯懒orz正在补作业的某只我敲碗等着你投喂等很久了。

 

 

 

  16 16
评论(16)
热度(16)

© 苏停云 | Powered by LOFTER